-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 https://zht.globalvoices.org -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類別: 中東與北非,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 Algeria 阿爾及利亞, Angola 安哥拉, Belgium 比利時, Benin 貝南, Botswana 波札那, Burkina Faso 布吉納法索, Burundi 蒲隆地, Cameroon 喀麥隆, Cape Verde 維德角,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中非共和國, Chad 查德, Coromos 葛摩聯盟, Cote d'Ivoire 象牙海岸, D.R. of Congo 剛果民主共和國, Djibouti 吉布地, Egypt 埃及, Equatorial Guinea 赤道幾內亞, Eritrea 厄利垂亞, Ethiopia 衣索比亞, Gabon 加彭, Gambia 甘比亞, Ghana 迦納, Guinea Bissau 幾內亞比索, Guinea 幾內亞, Kenya 肯亞, Lesotho 賴索托, Liberia 賴比瑞亞, Madagascar 馬達加斯加, Malawi 馬拉威, Mali 馬利, Mauritania 茅利塔尼亞, Mauritius 模里西斯, Mayotte 馬約特, Morocco 摩洛哥, Mozambique 莫三比克, Namibia 納米比亞, Niger 尼日, Nigeria 奈及利亞, Republic of Congo 剛果, Reunion 法屬留尼旺, Rwanda 盧安達, Saint Helena 聖赫倫那, Sao Tome and Principe 聖多美普林西比, Senegal 塞內加爾, Seychelles 塞席爾, Sierra Leone 獅子山, Somalia 索馬利亞, Somaliland 索馬利蘭, Sudan 蘇丹, Swaziland 史瓦濟蘭, Tanzania 坦尚尼亞, Togo 多哥, Tunisia 突尼西亞, Uganda 烏干達, Zambia 尚比亞, Zimbabwe 辛巴威, 法國, Ethnicity & Rac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國際關係, Labor 勞工, Migration & Immigration, Protest 抗爭, 人權, 政治

African Diaspora: Hard times for Africans in France and Belgium [1]
幾個法語的部落格,皆提到非裔移民在法國與比利時最近遭遇的困境:
篩選移民
Le Pangolin批評法國內務部長薩爾科奇(Nicolas Sarkozy) [2]最新移民政策,他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轉移那些因首次僱傭契約 [3](青年僱傭法)而起身的抗議者,對真正的社會議題的注意力。Le Pangolin認為,薩爾科奇主張將透過這嚴厲的新政篩選移民只是假象 [4]

法國一直以來都篩選著移民。還記得法國曾從塞內加爾和馬利引進工友,及Renault和Peugeot(汽車廠牌)從馬格里布地區 [5]帶回工人以打擊共產黨和CGT聯盟在1950到1970年間的影響力。

Le Pangolin譏笑法國政府,認為他們為解除失業的青年抗議者的焦慮,而拚命地尋找代罪羔羊,也就是非裔移民:

那些訊息是很顯而易見的,我們不會再讓那些人留下來。我們需要的是,在他們母國受過教育,具備技能的移民。從現在開始,你們將得到這些工作…大部分的無專業技能者受到首次僱傭契約 [3]的影響,從現在開始,法國的雇主及精英階級將為你們保留這些原本提供給移民的工作:工友、僕役、保全人員、看護、建築工人、信差。

Love France or Leave It
Forum Realisance,部落客Musengeshi Katata批評薩爾科奇的「愛法國,或離開法國」的言論,並挖苦法國不願意團結非裔移民或提供他們與法國白人相等的機會:

薩爾科奇的法國,並非在潦倒時不得不掀起衣裙的婊子,也不是只要說聲「阿們」就可以接受一切罪惡的教堂,更不是一個採取神秘雙重標準的國家;她跟上述所說的完全不一樣:她是全世界最有野心的國家。在她溫暖而充滿生氣的心中,懷著人類存在以來最偉大的理想,她是我們所愛著的,熱切而貞潔的避難所。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們都將繼續捍衛和愛著她,因為我們確信,她所展現的那纖細而真誠的靈魂,代表著人類最美的夢。
(譯按:這段超機車的 XD)

在比利時孤立無援
在比利時,Le Renouveau Congolais『的作者Etienne Ngandu,描寫一群非洲移民被威脅驅逐出境,即便是已被Sint Antoniuskerk教堂收容。他們住在Gand好幾年了,孩子們也在那裡上學,但那部落客說,移民們被拒絕提供住所。他描述 [6]道:

我想見見他們,這群除了尊嚴和生存權再也別無所求的男女。生活在社會邊緣的他們,失去了與生命的連結,這些困境皆源自於他們無法取得合法的居留權。每個人都深陷在恐懼與痛苦中,他們隨時都有可被能驅逐出境。


私心延伸閱讀:

移民法的詳細內容:
法國新移民法草案更加”挑剔” 擬定移民評級系統-國際在線-新聞中心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