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蒙特內哥羅:「看樣子歐洲要有新國家了」

montenegro上週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國之一(人口約六十多萬)的蒙特內哥羅,在獨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點四的票數比例決定邁向獨立–在投票率極高的情況下,雙方差距僅百分之零點四。

以下是一些部落客針對五月21日公投結果的反應。

一把歐元的Doug Muir指出這次公投過程算是平和–「以巴爾幹的標準來看」–但是雙方陣營領導份子的動機與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部落格的老讀者都知道我對蒙特內哥羅總理久卡諾維其的看法;我認為他是個沒道德的投機份子,鼓吹獨立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繼續掌權。然而,統派的反對黨也不是甚麼勇敢的民主派;他們被塞爾維亞的國族主義者給支配了,其中許多人都曾經和米洛塞維奇一起出遊過。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後的文章這麼開頭:

看樣子歐洲要有個新國家了。

他繼續敘述塞爾維亞今年將要面臨的重大衝擊(不只一個):

這對總理科什圖尼察來說是個重大打擊。他極力反對公投,連模糊的惡意威脅都使了出來,像是如果公投通過,那他的政府會對蒙特內哥羅怎樣怎樣之類的。但現在公投已經通過,儘管蒙特內哥羅的分離事實上沒有甚麼大影響–這兩個國家早就分離好一陣子了–但在心理層面上,這是個衝擊。

Belgrade 部落格的 Viktor不認為短期內會有甚麼重大改變–不管蒙特內哥羅獨立與否:

如果蒙特內哥羅成為獨立國家–塞爾維亞也會成為獨立國家,而我們都將回家過我們自己的生活。如果我們維持統一,那情況就和以前一樣,我們還是回家去過自己的生活。想一想,這其實是個雙贏的情況。我們應該常常辦公投才對。

總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內哥羅人民好運,要冷靜、有智慧、而且別惹上麻煩,不管你選擇甚麼,我都為你祝賀–因為不管怎樣都不會有甚麼改變。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結果之一也是塞爾維亞將面臨的獨立–他對此樂觀以待:

…老實說,我真的很高興他們獨立了。現在起,塞爾維亞終於再次是個獨立的國家了,經過那麼多年,天知道中間有多少個聯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樣,我祝福蒙特內哥羅,我更祝福塞爾維亞。這兩個國家一直以來都有(某種)聯繫,我相信未來也將如此。而且,或許在五年之內,我們都會進入歐洲聯盟,所以到最後還是老樣子。或許我能拿到兩本護照(事實上兩國可能更快加入歐盟),因為我媽來自蒙特內哥羅!

他唯一關切的是科索沃:

這整件事當中令人煩惱的就是科索沃將自蒙特內哥羅的獨立中獲得最大好處,因為有關科索沃的獨立公投已經討論許久。很不幸地,這是個壞消息。

跨大西洋議會部落格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個面向常常在主流媒體中被混淆–「族群差異的幻象」:

…外國記者掉入了陷阱,以為蒙特內哥羅的政治分歧是因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為觀察家在蒙特內哥羅待了很長一陣子,她希望分離不會使得賽爾維雅人與蒙特內哥羅人反目成仇。她批評蒙特內哥羅執政黨在票數粗略估計都還不清楚時就開始慶祝–並解釋為什麼她在獨立議題上維持中立:

我不願意對這件事發表意見,因為我認識兩方陣營的許多人–支持獨立的蒙特內哥羅人以及反對者,瞭解蒙特內哥羅人為什麼要獨立的塞爾維亞人以及不瞭解者。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個問題,所以我只能誠實說,我對於那個決定比較好沒有意見,因為我能理解大多數人說法中的邏輯。

Pustolovina:塞爾維亞歷險記 的Rachel有強烈的意見:她反對蒙特內哥羅的獨立–原因是:

我在這裡唯一愛喝的啤酒是蒙特內哥羅產的。為了這自私、瘋狂的原因,我希望兩國能維持統一。是的,我很沒說服力,我對廣大人民自決的意見僅取決於我對好啤酒的需求。

一位回應者–Rachel的「來自貝爾格雷得的迷」–這麼說:

別擔心,所有的事情都沒改變。「Niksicko 」啤酒也是。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Montenegro: 「It Looks Like Europe Has a New Country」我覺得我好像在翻台灣的新聞。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