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六月 2006

報導 來自 25 六月 2006

敘利亞一週部落格氛圍

25 六月 2006

Ammar Abdulhamid問了這個炙手可熱的政治議題: 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政權到底有多可靠? 很多敘利亞事務的觀察家在看到Brammertz含糊其辭的報導及敘利亞同伊朗日益加強的同盟關係後認為,阿薩德政權比前幾個月更有安全感,更可靠了,雖然國際社會對此的批評聲不絕於耳.不管這是阿薩德的策略還是只是他的運氣,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他的政權是那麼的不可觸及。 在Tony Badran最新的<敘利亞觀察>The Syria Monitor簡報上關於敘利亞異議分子被脅迫和審判的最新報導… 被拘捕的作家Ali Abdallah和他的兒子Muhammad週二被轉押到了軍事法庭,他們獎被以誹謗國家官員罪被起訴。(合眾國際社 6/20/06) 中東政策Middle East Policy的Nassim Yazji呼籲大家行動起來以保護敘利亞及阿拉伯的自由主義者。 自由意見的存在和表達都是對中東地區獨裁政治有效和必要的改變,有越多的自由意見,就越能削減專制餘孽,反之亦然。對自由意見的寬容是中東政治改革的基石。 同樣關心政治的<敘利亞經濟>Syrian Economy也發表了一篇題為”腐敗的經濟“的文章. 敘利亞的腐敗問題長期存在,並值得人們高度注意。政府對腐敗的控制並不有效,我們不得不懷疑敘利亞是否有’腐敗基因’,因為似乎他們的自我價值是以能收到多少錢的賄賂來體現的。有什麼能教敘利亞人變得誠實嗎? Abu Fares上發布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有關Tartous城的歷史… 羅馬人,阿拉伯人,拜占庭人,法蒂瑪人,十字軍戰士,土耳其人和法國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歷經多個世紀,和Tartous城玩著溜溜球(yoyo),而這座城見證並吸收著不同的文化,得力於其身為海岸都市的傳統。 Across Syria and Inside Homs的Amr對’到底什麼是阿拉伯人‘有個非常徹底的解釋. ‘阿拉伯’在聖經裡是指在敘利亞和阿拉伯沙漠中的原始部落的人們.在那時,現在被叫做阿拉伯世界的地方,棲息著以下這些人… 最後,<軸心>In The Axis的BrianAnthony對他探索’Yabraq酋長‘(Sheikh Yabraq)是什麼的任務寫了篇有趣的文章… Yabraq酋長已經成了我的瓦加杜古(布吉那法索的首都)。Yabraq酋長是侯賽因(Hamdan al-Khuseibi)的筆名。侯賽因是秘密神秘阿拉維教首要的一名建立者之一,是我敬佩的一位神學的變節者,他的假名字也很有意思,似乎暗示著如”他照亮了…”之類的意思,據說他的神社在阿勒頗Allepo(敘利亞西北部城市),那裡曾經是前哈拇丹王朝 的立基,而該王朝支持 Khuseibi… 作者:Yazan Badran 翻譯:Kuo Yen-Hung 校對: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