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在第三週的以色列戰爭中,黎巴嫩的卡拿 II

翻譯:PipperL

黎以戰爭持續成為大多數黎巴嫩部落客的焦點。在這第三週裡文章的主題包括經驗、期待和對情勢的反映。本週的高潮是以色列對卡拿(Qana)一間避難所的轟炸悲劇。這個意外引起許多部落客的憤怒,並反映在他們的文章中。

Amal 一如既往地表達了他的憤怒和悲傷,在下面這張素描中訴說了降臨在卡拿的不幸:

Sophie 在她的一篇文章中問了個問題:當卡拿的孩子死於賴斯催生「新中東」的陣痛,他們會哭叫嗎?

Pierre Tristam 寫了一篇名為《卡拿的大屠殺,當「再也不重蹈覆轍」不適用於黎巴嫩人時》」的文章;在分析本週發生的大屠殺前,先以十年前在卡拿發生,同樣是由以色列造成的大屠殺事件來引起讀者的注意。

Victorino醫生 對於這起意外的反應

今日,在清晨稍早時分,Tzahal 的光榮騎士們駛著閃亮的美國製造、美式配備和美國買單的戰鬥機越過了 卡拿。週日是天主教異教徒禮拜的日子。而卡拿是這些「奇異的耶穌教儀」的發源地,當時統治以色列的正是受人敬愛的希律王。

Fouad 警告:今日所撒的仇恨和憤怒的種子 明日將會長成危險的果實:

你們這些該死的白痴,在我傻傻地居住的這個機遇之地,你們和你們的繼父顯得多麼空虛。道德上、情感和政治上,你們都一無所有。你們真的認為這樣的轟炸可以讓你們獲得所求嗎?當我們的生命只是你們的棄渣,我們的小孩是你們的攻擊目標,整個世界都在你們的射程中時,你們竟敢談論著民主和自由?真是大膽啊!你們小小的自大邪惡戲碼是卑劣的存在,繼續啊!繼續翻攪著土壤,種下仇恨和憤怒的種子;很快地農作就會成長,到時就可以收成了。到時收穫會很豐碩的,我期待我能活到看到那天的到來。

從卡拿傳來的影像:這裡這裡 (不適合脆弱心靈的人觀賞);以及黎巴嫩人的反應關於這場事件的影像,由 黎巴嫩部落客論壇所發佈。

反戰示威的照片由Z發表。

Sophia 描述了她去年前往卡拿的狀況

著名的聖經婚禮的舉行,象徵著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苦難的結束。以色列深知他們轟炸卡拿的行為,是要確保這些傷口永不會癒合。但是我跟以色列保證,這個傷口拖得愈久——就算某天它癒合了——也不會有對以色列戰爭罪行和那些背德的背後支持者如布什、布萊爾,賴斯和同謀者的寬恕!!

Michael Totten 作了如下的政治觀察,看到了攻擊卡拿的後果:

這是近十年來第二次對卡拿發動攻擊,殺死一堆平民,卻將黎巴嫩大眾和真主黨緊緊繫在一起。有線電視新聞報導指出,現在有82%的黎巴嫩人支持真主黨。總理 Fouad Seniora——不論他私底下的意見是怎樣——目前已經傾向較以前更為公開支持真主黨。 314運動 (Cedar 革命) (譯註:更多資訊請見這裡)最多只是昏迷,尚未完全死透。

Firas 建議我們多想一層

我們不要把自己視為受害者。我認為問題不在於我們感覺怎樣或是誰應該受到譴責,而是我們如何維持自身的存在,成為明智的、有威嚴的、和有建設性的人。當面對這種事件時,我們需要多想一層,而不是忽視 IDF(譯註:Israeli Defense Force) 這樣的行動正好提供我們更多更多對我們國家困境和團結上的明確事證。在保持理性和不喪失我們的人性之下,我們最終將會贏得和平。

Ahmad 發表了由以色列提供,他表示決無疏漏的一份關於暴行和屠殺的長長名單

Abu kais 發表了人權觀察組織的聲明,內容譴責以色列國防部造成卡拿平民的死傷。

Doha 從還在進行的戰爭開始,以黎巴嫩青年破碎的夢想和生活作為結束,描述了戰爭如何影響他們:

又是另一起在卡拿的大屠殺。57個人死亡,其中27個是孩童….人數還在增加。 如果這是黎巴嫩南部的故事,那麼其他的黎巴嫩人有著許多破碎的夢想要收拾並重建。 許多逝去的破碎夢想。這就是戰爭幹的好事。以色列在戰事中重擊了黎巴嫩和所有黎巴嫩人。 當戰士們面對著以色列的戰爭機器時,也有年輕人帶著他們的護照準備離開,離開到未知的地方,為了生活下去。 我將會重新看待某些事件,貼近家園的故事。

Mustapha 在文章中嘗試著 回答一些黎巴嫩人所面對的艱難的道德問題

Anarchistian 寫下了在以色列宣布的48小時空襲停火中,前24小時的空襲;還有黎巴嫩的日常生活裡,預期中的汽油短缺和及其影響

這個國家已經幾乎無油可用,而且我們可能整週都沒有電力供應。但是日子仍然要過下去,我們會找到方式以適應「新生活」。首先這提醒了我們,我們理所當然取用某些東西、且不了解當生活中缺少它們時,會變成什麼樣子。當我2003年八月在多倫多時,一場停電使得城市的大部份陷入停擺,且造成了廣泛的恐慌和混亂。在黎巴嫩我們並沒有那麼地理所當然,這些事件讓我們思考,並更感恩我們目前所擁有的。

A. A. Khalil 教授收到了一封來自以色列的信件 ,聲稱:

我住在以色列,我是個猶太人。我們並不支持奧爾默特或是勞工黨的政策。在我們當中,許多人為這些在黎巴嫩逝去的生命感到悲痛,而且巴勒斯坦就如同你們一樣悲痛。對於你們的國家發生這樣的事,我感到相當遺憾,我希望並祈禱你們的家庭和朋友安全,我也希望不要有更多的巴勒斯坦人死於以色列這個國家的罪行。

最後 EDB 發表了一篇文章,訴說當戰事在進行時,享樂主義的生活形態仍然在黎巴嫩的其他地方繼續著。

我沒有聽到任何消息;沒有任何電視報導,不管是在 Al-Manar 或甚至 Al Jazeera;不管在家裡、在酒吧裡、在泳池裡、或是在夜店裡都沒有。在這裡,你聽不到轟炸,你看不到濃煙。我唯一得到的外界消息來自於一個在泳池邊作著日光浴的西班牙女孩。她突然從手機收到了一份新聞摘要,小心地不要弄糟她剛塗好的指甲油,然後大聲地唸了出來: 喔喔~~ 以塞..列 ????(Ooh, Isra-ayl wizdrooh fram Bint Jbeil…」) 然後接著說:「喔喔…偶想偶塞傷了,咱們來齁伏特加湯你。現在素點了,是怪樂時間!」(「Ooh, I zink I got sahnbernt. Let's dreenk Vodka Toneec. It's foh o'clock. Heppi hour!」)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