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塞爾維亞:聯合國代表 Ahtisaari,與 Kosovo、Metohia 的未來

原文:Serbia: Ahtisaari and the Future of Kosovo & Metohia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Ilya
校對:

塞爾維亞論壇的網友在聯合國代表 Martti Ahtisaari 作出聲明之後,感到困惑與害怕。Martti Ahtisaari 被授權來處理與決定 Kosovo 與 Metohia(科索伏與美托希雅,接下來都將以 K&M 代表)最後狀態的國際談判。八月八日在維也納舉行的這一回合談判中,Ahtisaari 宣佈塞爾維亞人應該要為米洛塞維奇統治期間在 K&M 地區的政治行為(譯者按:應指對於阿爾巴尼亞裔前南斯拉夫民眾的種族清洗 ethnic cleansing)付出代價。

在塞爾維亞的 SerbianCafe.com 論壇(SRP)中,Magare 找出先前回合關於「停止北約 1999 年轟炸塞爾維亞」的談判。聯合國代表 Ahtisaari 當時的調停,導致了在馬奇頓邊界鄉鎮 Kumanovo 協議的簽署,讓塞國軍隊從 K&M 撤離,以及成千上萬塞國難民逃離該區域。很令人驚訝地,我們又看到了如此偏頗的外交事務代表再次地介入:

「Martti Ahtisaari,是用談判桌當例子告訴米洛塞維奇,說如果你不簽 Kumanovo 協定,貝爾格萊德就會跟這張談判桌一樣被削平的同一個人嗎?[…]」「談判的情況就像這樣:假設我正在跟想要搶劫我家的人談判。我們只有我、我太太、還有孫女兒住在一起;而至少有三十個罪犯在我門外徘徊。談判的方式是:數人頭,我輸了;然後大家找仲裁專家 Martti Ahtisaari 來搞定,因為他很公正(fair and square)….」

T_I 補充:

「[…] 他完全不了解我們國家長久以來付出了如此的代價:喪失了大片的土地、塞爾維亞人被種族清洗。它導致了超過一百萬人離開祖先長年所居住的家園。我認為像 Ahtisaari 這樣的邪惡傢伙,鼓動著阿爾巴尼亞與塞爾維亞人們之間的對立與不確定的關係。[…] 塞爾維亞真正需要的,是聯合國決議文 1244 號的徹底執行;我所說的是支持塞爾維亞安全部隊佔領這個國家的某些地方。如果這不可能,政府應該做出關於佔領的正式宣示。

蜂擁地批判這個應該要來幫忙解決爭議的聯合國代表之後,部落客們爭執著 K&M 狀態問題的可能解決方案。

在 index.hr 這個集體部落格上,克羅埃西亞部落客們分析著塞爾維亞已經過世的前總理 Zoran Djindjic 寫給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英國首相布萊爾與美國總統喬治布希的信件;在 2002 年他被暗殺之前,Djindjic談到了 K&M 問題。他警告這個區域已經漸漸往獨立的方向滑動;在信中他呼籲,針對關於這個區域問題的談判應該要儘速舉行。他提議科索伏需要被切割為兩塊來考慮。底下是信件的部份摘錄

「我假定在三年多科索伏國際維和部隊(KFOR)進駐之後,徹底地思考這個長期難題的解決方案時刻已經到來。事實上,K&M 將不會正式地獨立。朝向貝爾格萊德與普利斯提納(Pristina,聯合國控制的科索伏首府)的壓力被期待要形成某種邦聯。這也許看起來像是一個優雅的解決方案,但是實際上它卻是個即將爆炸的定時炸彈。

首先,塞爾維亞目前對於他的領土沒有正式的影響力這件事,將被視為塞爾維亞人民的一種挫敗、於是也等同於支持民主、改革取向的塞爾維亞政府的一種挫敗。

再來,維繫 K&M 與塞爾維亞之間這種虛擬的聯盟,將會讓我們的國家無法達致與歐洲更深的整合,因為我們要加入歐盟的努力結果,將會取決於與南方省份之間的市場和諧程度(而這是不可行的)。這兩種場景將會讓極端主義者崛起,導致歐洲導向的部份傾圮,對塞爾維亞與整個區域帶來長期許多負面的結果。這也可能甚至導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osnia & Herzegovina)與馬其頓可能的連鎖反應。」

Backstreet 同意故前總理 Zoran Djindjic 的看法,並且註明 K&M 長期以來是一個低度開發的區域:

「K&M 是塞爾維亞財政與其他議題上的一個無底洞。如果沒有兩百萬的阿爾巴尼亞人瓜分了一部份土地居住下來,我們的未來會更加光明。塞爾維亞式的傳統神話狂(myth-mania),明顯地影響了這個議題,甚至可以回溯至 1389 年,塞爾維亞人對抗奧圖曼帝國的戰役。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沒有人可以可以輕易地宣佈獨立。如果阿爾巴尼亞人真正想要他們自己的國家,那麼他們該付代價給塞爾維亞。目前為止,正義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因為聯合國安理會的 K&M 獨立案,中國與俄羅斯代表表示,如果普利斯提納與貝爾格萊德都不同意的話,他們都將投下否決票。」

克羅埃西亞的 Agron 質疑俄羅斯在 K&M 的主權案的回應與否,是被迫的:

「我閱讀了網路上一些文章,提到塞爾維亞是否準備好放棄 K&M 來交換幾億美金。我個人的意見是,我相信你們的政客們將會賭下去。俄羅斯是塞爾維亞的友好同盟?就我的記憶,莫斯科並沒有擋下北約對你們國家的轟炸。俄羅斯有它自己國內一百多個少數民族的燙手山芋要處理,這代表著他們也許不夠有力能夠照顧塞爾維亞的狀況。」

Vlastimir 警告關於 K&M 仍然留在塞爾維亞國內時,阿爾巴尼亞民族將會得到的權利:這意味著阿爾巴尼亞民族的高出生率將會被塞爾維亞所補助:

「最佳程度的自治將會包括議會與政府部長中的阿爾巴尼亞席次數量、以及人民與資金的自由流動。舉例來說,阿爾巴尼亞人在 Morava 南方區域購買任何財產;就像一個來自 Banat 的農夫納稅給政府支持 Djakovica 的阿爾巴尼亞婦人獲得『第六胎生育補助』。」

Shogun79 比較了塞爾維亞的事務與西班牙的處境,與 Vlastimir 意見相反,他支持最佳程度的自治:

「加泰隆尼亞,一個大部份民眾都是非西班牙裔族群的省份,是否是現代西班牙國家進步的一個主要建築師?是的!我花了一年待在加泰隆尼亞,這是我的最深刻的印象。他們的問題跟 K&M 非常類似。如果塞爾維亞提供給他們最佳程度的自治,他們將變成1999年被迫要逃離家園、超過三十萬塞爾維亞難民,以及過去六十年以上其他的流亡人們返鄉時的最豐腴的基地。而且,我不會介意看到阿爾巴尼亞人坐在塞爾維亞議會中,只要他們都認同塞爾維亞作為他們自己的國家。當然,他們將會擁有所有公民所享有的權利,但是他們首先也必須要遵守法律。」

回到塞爾維亞的 SerbianCafe.com 論壇,網際網路的社群關切這個議題,寫著如果 Kosovo 獲得獨立,將會發生甚麼樣的事情:

Serbianac 很情緒化地寫著:

「歐洲、美國與俄羅斯,別離開我們!我們同樣是民主世界與文明的一員!我們的靈魂與身體正在面臨截肢手術,K&M 將被從我們當中切除、帶走!」

Bezier 接著寫著:

「我們需要耐心來解決這個複雜問題。當然,很重要的原則是不要簽署任何文件。即便某個瘋狂政客真正簽署了 K&M 的獨立,塞爾維亞議會必須要否認它!」

Rudnicki Soko 認為阿爾巴尼亞人最終出線只是因為:

「你們為何不面對現實?K&M 已經變成了一個我們幾世紀以來、直到今日塞爾維亞國族的墳場了。因為我知道這個情形,塞爾維亞人已經在賣出他們的不動產、逃離開這塊土地。誠實地說,阿爾巴尼亞人的確公平地付給所有塞爾維亞人一大筆金額。」

Olja 陳述著反駁 Rudnicki Soko 的意見:

「你說塞爾維亞賣掉了他們在 K&M 的財產,這也許是事實。如果每天你都得要擔心孩子有被殺、被強暴或者活活燒死的危險時,你會怎麼作呢?舉例來說,我過世的父親並沒有賣掉任何財產。但是某個人走到他的土地上搶劫、並且毀掉了我的家。我們該找誰來算帳?誰該負責?政府,美國還是歐盟?」

另外一個有新資訊的相關討論主題,是由一個暱稱叫做 TOSHIBA 的新聞記者所提出的:

「在 Kragujevac 舉行的一個活動中,K&M 地區代理民意調查員(ombudsman) Ljubinko Todorovic 表示,在這個區域的塞爾維亞人生病無法看醫生、更遑論見到民意調查員投訴問題了。在這種狀況下,我們所談論的到底是怎麼樣的『友好鄰里關係』、什麼樣的人權?

我得到另外一個有趣的表白,奇蹟地被任何我所服務的塞爾維亞媒體拒絕出版:

前 K&M 民意調查員 Marko Novicki 表示:當聯合國談判代表 Ahtisaari 的陳述在媒體曝光之後,K&M 地區所發生的意外事件數明顯增加。」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