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24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譯:Portnoy
校對:

今天的文章多半充滿著各種揭露。找出隱藏在伊拉克暴力危機背後的到底是什麼…伊拉克政府這些天來到哪裡去了…對於教宗批評伊斯蘭言論的第一手反應…拯救敗壞國度的方法…如果猶太人跟穆斯林真的能和平相處…為什麼有位部落客對美國士兵極為憤怒,如果你讀完這篇,會見到很不得了的揭露。

一開始,我要熱切歡迎新的伊拉克部落客Marshmallow26,她的部落格名稱伊拉克玫瑰就跟她的的文章一樣甜美。為什麼叫做伊拉克玫瑰呢?Marshmallow這麼解釋

我來自伊拉克,而儘管伊拉克人正經歷戰爭以及悲傷;在戰場中依舊有盛開的玫瑰,這些玫瑰就是伊拉克人民:擁抱著希望、和平、英雄、以及愛。伊拉克萬歲!

如果你這禮拜只看一篇blog,就看這篇:

Konfused Kids寫下他個人的悲劇。他把那天稱為6/11。在六月十一號那天,Kid在伊拉克的暴力攻擊中失去了他的好友。他寫到:

我的四名好朋友,在六月十一號星期日,被Karada街上的巨大雙重炸彈殺死了。沒錯,四個人,數數…也就是,如果你能認得出他們的屍體的話。永遠不會回來了–你能想像嗎?因為你們都待在舒適的空調房間裡,坐在搖椅上,吸著百事可樂或是Kool-Aid、或是任何你們想要喝的飲料,因為你們的兒女可以安安全全地上大學,你們的配偶睡在遠離我這裡數百萬英里遠的臥室,我很想提供你們機會,讓你們也來體會看看身處伊拉克的無間地獄有多麼瘋狂,不論是因為天氣,還是因為人。我希望我能塞滿剩下的文章…他們都是再好不過的好人。其中兩位,我最好的朋友,一位是什葉派;另一位是遜尼派,還有一位則是天主教徒 –這個團結一心的例子再過幾百萬年都不會出現在那些偽善的、虛假的、麻痺我們的電視廣告上。

而他回溯了四人中的三位在現場死去的痛苦故事,以及第四個人又是怎麼掙扎求生了五天,並且描述了爆炸時的情景。Kid的結論是:

我很抱歉,但是沒有一個神智健全的人能夠生活在這裡…我們伊拉克人太習於在泥巴地上被踹、被拖著走,我們甚至無法理解我們是怎麼讓自己墮入這個無底深淵。但是,當你環伺周遭的世界,而且再也無法承受任何一點的時候..(…)今天的伊拉克人是詭異且不健全的生物–迷惑、總是偏執、充滿著不信任以及仇恨。

這周的政治

有些時候你恰巧看見一個能夠稍稍釐清這個瘋狂世界的句子。這是一段Konfused Kids他部落格上的某篇迴響的回應,他簡要地總結了整個伊拉克的暴力情況。

很清楚,看來你對於伊拉克內部的權力爭奪只有膚淺的知識,事實的複雜遠超過你能想像的。你說的對,暴力大多是貪婪的伊拉克人犯下的,但是這些伊拉克人扮演的是伊朗、美國、或基地組織的前鋒部隊。伊拉克是世界戰爭的戰場。

在大部分其他的城市裡,警察保護學校讓家長稍微放心了點。但是巴格達沒有那麼好。Zappy解釋道

[伊拉克的教育部長]的確說過今年教育部的施政要旨就是「學童反恐」,他打算派伊拉克國家警備隊以及警察來守衛學校,這讓他們成為再好不過的狙擊目標…我好奇他的小孩上哪間學校?當然不在伊拉克內。愚蠢的聲明引來了更多注意;請遠離我們的孩子。

而這篇文章也帶起了其他伊拉克部落客心中對於伊拉克警方類似的怨恨。Miraj寫道:「Mansour跟Yermouk地區,在伊拉克國家警備隊以及警車到處入駐之前好的很,來了之後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現在整個地區都毀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商店不是在威脅之下關門,就是自願這麼作,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性命。」MarshMallow26補充說:「我們這兒的街道等著鋪設道路等了四年,終於在上個月清除了所有石子,然後鋪好了兩邊的道路,但是自從警察聽說了這件事,他們就佔領了一棟附近的空大廈,並且駐守在裡頭,把路給封了」。

政府到底上哪去了?巴格達連線報導了他們最近的一次會議:

當內閣成員本週開會時,內閣秘書長發現總理竟然在伊朗,另外兩名內閣成員-一位庫德族,另一位阿拉伯人,都在國外旅遊,共和黨的兩位副總理也在國外。最後,秘書長驚訝地發現「31位內閣官員(有男有女)中,22個都在國外,最後會議自然是延期了!」

Ishtar列出了一張長長的名單,上頭是伊拉克政府在安全問題上犯下的錯誤,他寫到「世界上任何一個政府要是有像伊拉克每天這麼高的謀殺率,一定會馬上宣佈總辭,承認執政失敗,承認他們無法提供人民基本的生活所需,讓人們能像個人般活下去…但是所有的內閣官員,從總理到各部部長,這些總是爭吵不休的人,統統把位子抓的緊緊的」

而政府也沒有從模範伊拉克(Iraq the Model)得到任何喘息的機會。教宗對伊斯蘭的評論傳出之後,巴格達教堂被炸的新聞緊接而來,Omar寫道:「先不論攻擊的動機為何,政府以及維安部隊必須要為沒能提供天主教祈禱場所足夠的保障而被譴責,尤其是在恐怖份子已經公開宣示他們將針對這些地點展開一波波攻擊之後。諷刺的是,相反地,內政部反而公佈要提供清真寺以及什葉派的教堂更多保護的計畫。」

談到羅馬教宗引起的爭議教宗最近談論伊斯蘭的言論以及後續反應,在伊拉克部落客之間引起了許多激烈的詰問。Iraqi Pundit對那些只顧抗議教宗言論,而卻對伊拉克內部犯罪的沒甚反應的穆斯林感到十分生氣

要不要上街頭去抗議那些以無辜者的無盡鮮血汙辱我們的宗教的殺人犯?這週四,有一個汽車炸彈在巴格達的孤兒院外頭爆炸。難道說整條穆斯林的街坊真的沒有半個人對這件事感到噁心難過,沒有人願意站出來說說話嗎?

伊拉克模範的Mohammed從伊斯蘭的歷史中挖出了一些骨骸,他說:「不管教宗說了什麼,阿拉伯以及穆斯林世界又再次經由緊繃而侵略性的反應,展示出這些領導人如何無能,沒辦法用文明的方式回應批評。」

Hala_s對於那些穿戴宗教頭飾的人越來越敏感。像是圍著頭巾的女性(在家鄉我們開玩笑說頭巾是智慧的阻斷器)或是戴著主教禮冠的教宗。Hala強調我們應該試著連結兩方,並且藉由承認自己的錯誤開始接受彼此:

教宗如果多說一些天主教自己的暴力歷史或許會讓他的話更有意義;除了他提及伊斯蘭的部份,還可以多提十字軍,宗教裁決所,歐洲的宗教戰爭。我們都在尋找一個接合的點避免更大的衝突。

但他會嗎?他總是戴著某些東西在頭上,不是嗎?

最後交給AL Tarrar來說,他直接了當地譴責了教宗,還有Takfiris(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因為他們為黑暗世紀提供了範例。

最後,Miraj說出了伊拉克人民過去30年來被餵食的食譜

在國家上頭加點薩達姆,然後再加一小撮自我、鼓勵、謊言,配上一小碟的挑釁跟武器,這樣國家就能分崩離析,而薩達姆會變得更大。接著跟伊朗一起放在爐子裡八年。拿出來之後你就會看見薩達姆整個鼓了起來,兩個國家則裂開得更多。

放在陰涼處兩年,然後拿第三個國家來撞擊第一個混合物,加上一些媒體還有四分之一的武器,以及一碟愚蠢。

用你所有的力氣去擠壓這個混合物。

加上制裁,放在旁邊十五年,直到混合物完全壞掉。

在壞掉的混合物上加上另一場戰爭,一些化學武器和其他剩下的武器,直到麵糰完全爛掉,而且軟得可以讓我們想作怎麼形狀就做什麼形狀。注意薩達姆,伸出你的手,把它拿起來然後丟出去垃圾堆,因為它沒有用了。它在作麵糰的第一階段還有點用。繼續擠壓你手上的麵糰,然後陸續將其他材料加進去,持續四年(請見附表)

我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容易控制的混合物叫做「新伊拉克」,我們可以加入任何東西並且把它變成任何形狀。

最後一個步驟是在麵糰表面都灑上一些冷血,就可以上菜了。

Sim u Za8naboot.(最接近的翻譯–「毒藥與毒藥」)

P.S:請稍待下一道菜,伊朗與敘利亞。

街頭的絮語:從紐約到巴格達

到自由的24步住在紐約,並且受一位朋友的邀約,參加猶太人週五的晚宴。身為一個伊拉克人與穆斯林,24步有點緊張,不敢說出他的身份。但是他的朋友還是跟在場的每個人說了。其他人的反應讓他很驚訝:

「Al Salamu Alaikum」猶太人中心,也就是晚宴舉辦場地的經理說,願和平降臨你。「非常歡迎你來,」他繼續說著,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我認為他是真心的。….
我吃他們的食物。我喝他們的水跟果汁。我感覺他們根本不在意我是不是在場。他們舉止很正常。…我希望Ehud Olmert,Hassan Nasrallah,Ismael Haniyeh,Jihasists,還有許多其他的大人物…能看看我們昨晚的情形。他們應該要看的。他們看了就會知道中東無法達成和平的原因是他們,不是我們!

Ibn_Airafidain蒐集了20年來在伊拉克發生的戰爭中,落在他家周遭的榴彈碎片。最近他量了量總重量,發現超過了半公斤。他為盒子裡頭的每一個碎片各說了一個故事

Sunshine簡要地介紹了她在伊拉克的每一天。從看見她爺爺奶奶的喜悅到目擊自家房子外頭發生槍戰的驚恐。除此之外,她也感到生氣。為什麼?因為當她的爺爺向一名美國士兵詢問一個簡單的問題時,士兵叫他「閉嘴!」。Sunshine寫道:

我超生氣的,因為這名士兵的態度,嚴重影響了我對軍隊的尊敬,因為這名士兵應該要展示出他們國家的道德,並且留給我們好印象,這位差勁的士兵太無禮而且野蠻,我跟我奶奶說「放心,奶奶,這位士兵的父母並不會跟他一樣,這是假設他有父母,但我很確定他一定住在橋下的箱子裡頭,並且在坦克車的庇佑下睡著!」我現在依舊這麼認為,我的爺爺很有教養且受人尊敬,每個人都愛戴他,我的爺爺是一位土木工程師,曾在美國求學,他去過世界各個地方,因為他替「阿拉伯工業發展組織」工作,那名士兵不應該這麼跟爺爺說話。

最後:

風雨欲來El Delilah污辱了一位最有名望的伊拉克部落客,Zeyad

我讀了他的部落格,我得到得映像是一個年輕人的終生夢想就是能住在大蘋果紐約,適應那裡,成功受到那個社會的接納。但是在這過程中,他拋棄了他的身份,我老實說吧,我對這種人除了藐視以外沒有其他想法了。Zeyad透過替他人擦鞋照亮自己,拜託…有太多太多的自我不斷擴張,然後卡在喉嚨發不出來。很棒的部落客?或許吧。別再吹捧自己了,儘管每個人都這麼作。喔!還有一件事…美國是文化混和物,試著維持你自己的文化吧。

嘖!還好Zeyad遠離了這場泥巴戰。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