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十月 2006

報導 來自 9 十月 2006

剛果布拉薩:殖民者應該被視為建國者嗎?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譯:Portnoy (總覺得這篇文章跟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校對:TRUST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讀者 這週,法國-義大利探險家與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還有他的家人的遺物在阿爾及利亞被挖掘出來,並且重新安置在剛果共和國首都布拉薩一座花費數百萬打造的壯麗陵墓中,就連首都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國際主流媒體鮮少提及重新安靈這件事,他們的報導大多強調De Brazza的人道事蹟與反奴隸偉業。然而許多剛果人,包括其他法語系非洲國家的公民,都將De Brazza視為一個殖民者,並且對於布拉薩將他當成國父的決定非常震驚。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引發了複雜的歷史記憶、國家認同與主體建構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國家的根本存在還被同一批試圖主宰跟摧毀他們原本文化的外國勢力所掌握時。 法國剛果民主黨員組織發行的雜誌Mwinda Press針對De Brazza刊出了幾篇文章,激發了如疾風般橫掃的讀者回應。以下,我會翻譯Mwinda Press上對話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見(法語)。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剛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計畫的人強調De Brazza跟其他歐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個人道主義者與和平主義者,他對抗奴隸制度、為了捍衛非洲人的利益而奮鬥。許多人竭盡全力反駁這種歷史詮釋。 在Mwinda Press網站上,一位讀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上Mbé皇室宮廷的立場,該法庭將國家主權以聲名狼籍的條款讓給了法國,而這條款是De Brazza跟不識字的國王協商之後的結果。 《跟某些「污衊」llo l與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間友誼的歷史學者所說的相反,De Brazza並非為了主宰或殖民才來到我們的國家,而是為了人道理由、為了寬恕、正義、與平等。這才是皇室宮廷慶祝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勵了剛果的領導人Gabon與法國開始思考將這段歷史放入學校課程與文化組織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宮廷第一家臣這麼說。 Moi 懷疑: 他們是拿了多少錢才念出這些彷彿失去記憶的胡言亂語?…還有太多剛果人依舊準備好把父母賣掉,以換得一點錢(譯按:寡廉鮮恥之意)。真是可恥!Ngailino! 讀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個諷刺的角度來詮釋De Brazza的「利他行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臨多少惡意,他都不傷害任何人類一毫–他只傷害黑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