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墨西哥:瓦哈卡城內的衝突與誤解

原文鍊結: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Fool Fitz
校對:benorken

位於墨西哥南部,平靜的旅遊小鎮瓦哈卡,從五月下旬的教師罷工行動開始,在過去幾個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壓力鍋。而將這鍋蓋掀起的,是包圍整個城市的墨西哥聯邦警察,他們鎮壓了在Juarez大學和城市各地設置路障的抗議者與學生。

blockade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語學校的主任,以他慣有的反左派刻薄語氣,嘲諷地報導日漸擴大的暴動。他寫道:「罷工的教師表決通過他們將在下週一,也就是10/30返回課堂。那將會是個很短的工作周,因為週四和週五是亡靈節。」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聞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寫道,總統當選人Felipe Calderón「天殺地讓激進團體接管了瓦哈卡的廣播電台;他提供一個平穩的姿態,讓州內回歸平靜。總統Vicente Fox呼籲瓦哈卡的人民冷靜,共同尋求解決當地沖突的良方。因為『時間到了』」。Salazar也提醒讀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議會,威脅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長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壞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職典禮。

很少Blogger認為Fox總統「時間到了」的發言,是聯邦警察在一兩天后就會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聯邦武裝部隊的到達的原因,可能與情勢於星期五有三項重大進展相關。首先,憑藉著教師聯盟決定返回課堂,州長Ulises Ruiz Ortiz在Código 2006節目的採訪[西語] 中表示,聯邦警察會確實地介入這長達數月的抗爭,並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回覆秩序。Ruiz Ortiz表示,那時聯邦警官將卸下武裝,並由人權觀察員和新聞工作者陪同。他也對政府僱用軍隊的說法做出回應,就如以下在Mark in Mexico中的回響:

當被問到某些反抗者指控政府以軍隊威脅他們,州長回應道,他的政府並不需要軍隊,因為「我的政府已
經有警察了」。嗯嗯嗯…這可以解釋成兩種意義,他指的可能是,「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維持法治,因為警察會做」;他也可能是說,「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開著車
四處殺人,因為警察會做。」

兩項更糟的進展緊接在Ruiz的訪問後發生。先是公民議會的市民電台報導一位名叫Emilio Alonso
Fabián教師的死訊,她的遺體在城外1.5哩處被發現。同時,由Sameer Padania以證件證明美國獨立記者Brad
Will遭到鎮壓瓦哈卡公民議會的軍隊射殺。(Bradley Will的生平,可以在NYC IndymediaThe Narco News BuelletinNew Market Machines上找到。)

知名的左翼blog,El Sendero del Peje,從El Proceso那兒轉載了一些片段,敘述星期五氛圍:

當美國駐墨西哥大使Antonio O. Garza對Bradley Will遭暗殺一事表示遺憾--他的死是「無意義的,Garza說,並強調在此事件中對於法制的需求」--的同時,瓦哈卡公民議會報導了那教師 Emilio Alonso Fabián的死訊。Bradley,也就是獨立媒體中心Indymedia New York的記者,其死訊佔據全世界網路新聞、廣播及電視報導頭條,因為這關係到一名美國記者;而報導指出,抗爭運動的成員中有16人受傷、一人失蹤,有三人遭到綁架。而州政府確認了三名死者。

隔天早晨,Vicente Fox總統指示聯邦警察和瓦哈卡公民議會要對遍及整個城市的路障負責。星期天早上,當武裝聯盟光明正大地走向關閉的機場前往市內時,Mark in Mexico也走了一小段路進行觀察:

回到了Juarez大學。我大約在早上8:15時走了一小段路到學校,我看到更多激進的學生挾持一台ADO巴士(一種豪華的遊覽車),並讓它橫停放在大馬路中。他們不會待在哪裡太久。瓦哈卡公民議會「要求瓦哈卡的市民走上街頭抗議聯邦的壓迫」,而其回應少之又少。瓦哈卡公民議會也需要「大軍」在今日下午的4:00,對「打壓我們的人權」進行抗議。看來,如果有五十個人參加,他們就該謝天謝地了。

繼續舉出在一整天中,聯邦勢力欲除去瓦哈卡公民議會的武裝分子的證明。幾個墨西哥blogger批評主流媒體上矛盾的報導。在「瓦哈卡的存亡之秋:我們該相信誰?」一文中,Rodrigo Javier 展示了兩張從熱門新聞擷取下來的影像,分別來自ReformaEl Universal。根據Reforma的報導,警察正將路障移除,解放各個通往文明遐邇的瓦哈卡市中心之入口。而El Universal堅決認為,高速公路已經被封鎖了,而瓦哈卡公民議會的防禦工事會越來越牢固。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論述激發了comments section [ES] 上的爭論,媒體不是向激進團體靠攏,就是站到政府那邊。

bus

瓦哈卡 – 燃燒的巴士以及在街角等候的聯邦警察」 by Ilanhelman

多產的左派blogger José Daniel Fierro更進一步地提出他的主張

在報導昨天發生且持續進行著的武力鎮壓時,所謂的「自由媒體」不僅限制自己報導聯邦政府的言論,更隱瞞城中的真相,將報導「拼裝」成他們想要的樣子而非事實;所有被正當化的暴行,都是不合理且違法的。

一家報社,Milenio,表示「嚴刑峻法」有確實地被執行,而非描述未經法官指示便非法入侵民宅,隨意將大量民眾拘留並將其監禁於軍營中的事實。

Humanidad Breve Espacio De Vida Mortal在一篇題為<媒體或謊言>的文章中,持續其對Azteca電視台節目優先順序的批評

如眾所皆知的,今天Azteca電視台在墨西哥城的Zocalo組織了一場事件,將墨西哥人民的信念賣給娛樂界,這根本是欠罵。當然,我指的是那場若望保祿二世雕像的表演,一如往常地,Azteca電視台希望我們對於那些發生在瓦哈卡的事情保持無知(除了一些短短的路障外),藉此保護觀眾。

今天,當Norberto Rivera先生為進駐瓦哈卡的政治勢力鼓掌時,墨西哥城內的Zocalo也有數千名信徒為若望保祿二世的雕像歡呼(那據稱是「由墨西哥人民的心所構成的」,前提是墨西哥人裡沒有新教徒、穆斯林或徹底的無神論者),一旁還有墨西哥國家行動黨La Academia(譯按:偶像選秀節目,一如American Idol)的馬戲團與其夥伴們。

星期一早上,當國家行動黨和民主革命黨在眾議院,起草要求州長Ulises Ruiz Ortiz下台的法案時,蓄勢待發的州長迅速地向最高法院提出決議無效的請願書。

瓦哈卡公民議會和聯邦警察繼續對峙於街頭,David Moreno仍對Fox總統派遣聯邦部隊的決議抱持悲觀。他寫道:

(Fox)將以暴動結束他的任期,並伴隨著一個國家的瓦解。他從不了解/不想了解那急需被解決的龐大社會問題。Vicente Fox和他的追隨者犯了一個錯誤:聯邦警察的入侵,並不能解決這場動亂;而區域性的動盪若更加惡化,卻將成為全國性的問題,此為弔詭之處。Fox和與其黨羽(包括Calderon),愚昧到無法察覺國內的緊張情勢。自7/2大選之後,便曾掀起大範圍的抗爭,而那使他們雙手沾染血污的決策,卻只會讓國內複雜的情勢更加惡化。

瓦哈卡公民會議肯接受挫敗嗎?Ruiz Ortiz州長會辭職嗎?會有更多無辜在雙方的教火中犧牲嗎?這答案太簡單,以至於說不出口。而情勢的進展,會在發生的同時被公布於網路,例如Mark in Mexico幾乎每個小時都會更新他的blog,Rodrigo Javier [ES]也是一樣。你可以將收音機轉到瓦哈卡公民議會的Rodrigo Javier 電台 [ES],收聽即時的廣播;或隨時注意瓦哈卡獨立媒體網站 [ES] 的定期更新。La Hora del Pueblo [ES],一個「不合作主義的部落格」,發布著手邊關於瓦哈卡的動態影像。

1 則留言

  • 若原文所摘要連結的網頁是非英語系的
    那麼GVO就會在後面註明該網頁所使用的語系
    例如[ES]是西班牙語、[ZH]是中文、[FR]法語、等等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