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06

報導 來自 十月, 2006

哥倫比亞:飲用Coka Sek

  16 十月 2006

原文: Columbia: Drinking Coka Sek 作者: Eduardo Avila 譯者: TRUST 校者: Portnoy 國際政策中心的Adam Isaacson最近採樣到一種叫作Coka Sek的來自古柯葉的機能飲料 ,由哥倫比亞當地公司所製造。雖然這個合法飲料可以提供很晚才吃飯的人所需的精力,Isaacson說:「但是若要作藥檢的話,我現在一定會得到很明顯的”+”號(陽性)。」

塞內加爾:電力公司領導辭職

原文:Senegal: Head of senelec resigned 作者:Alice Backer 譯者:TRUST 校者:Portnoy Le Blog Politique du Senegal相信,國營電力公司Senelec的領導是被總統瓦德要求辭職,以作為總統無法達成其不可能的承諾的替罪羊。同時,同一篇文章中也懷疑,私人資本在該國所做的電力分配會比政府做得更好。

阿根廷:不安全的高速公路

  16 十月 2006

原文鏈接:Argentina: Unsafe Highways 作者:Eduardo Avila 翻譯:scchiang 校稿:TRUST Good Airs對阿根廷高速公路的意外事故數量感到震驚。最近的一次事故奪走了12條人命,其中包含了10位兒童,而肇事駕駛與他的乘客們顯然都喝醉了。每年7000人死亡,高速公路已失去控制是顯而易見的。

多哥:法國禁菸

原文:France, Togo: No Smoking 記者:Alice Backer 譯者:TRUST 校者:Portnoy 在法國的多哥籍部落客Kangni Alem寫道(法文):「法國正全面積極地禁止在公共場合抽菸。謝天謝地。若要我說不在乎別人在公共場合抽菸,是騙人的。」對此blog留言的Tony說(法文):「在非洲,抽菸者至少還會有一個世紀可以繼續過癮的日子。」

留尼旺:仍在抽菸

原文:Reunion: Still Smoking 記者:Alice Backer 譯者:TRUST 校者:Portnoy Pierrot Dupuy感嘆即使策略性地將菸價提高三毛錢,(法屬)留尼旺島上的香菸消耗量仍未減低(法文)。他下結論說:「由於菸價提高的目的是降低香菸消耗量,我們必須承認這個努力是失敗了。」 (譯案:Reunion -法屬留尼旺島,地處東非外海)

哥倫比亞:發現新鳥類

  15 十月 2006

原文鏈接:Colombia: New Bird Species Found 作者:Eduardo Avila 翻譯:scchiang 校稿:TRUST Proyacto Colombia慶祝在聖坦德(Santander)省的雲霧林中一種新鳥類物種的發現;這種鳥類很驕傲地展示牠那與哥倫比亞國旗相同的顏色。

印度:小型金融與諾貝爾獎

  14 十月 2006

原文:India: Microfinance and the Nobel prize 記者:Neha Viswanathan 譯者:TRUST 校者:Portnoy Dina討論Yunus博士所獲得的諾貝爾獎項,為什麼會是和平獎(譯按:而不是經濟學獎),以及這個獎項對印度婦女的重要性(譯案:Yunus創的葛拉敏銀行是在孟加拉)。「他的模型在印度也被跟進…而自助團體(Self-Help-Groups,SHG's,是被授予小型信貸[microcredit]用以作小生意的婦女的團體)的擴增也讓婦女有更多權力,讓她們能在經濟上作決定,並且增加家庭收入。」

巴勒斯坦:以色列在加薩走廊使用新武器原型

  12 十月 2006

原文:Palestine: Israel used new weapon prototype in Gaza Strip作者:Haitham Sabbah翻譯:Portnoy 被殺害的巴勒斯坦人數量每天都在增加,已到達警告程度,所以憑著以色列政府這些穴居人的智慧,他們開始改而使用實驗性的新武器,這些武器將會讓人下半輩子都成為殘廢,而不取他們的性命。我猜在他們的想法中,在海牙,讓人殘廢會比直接把人殺掉來得沒那麼罪孽深重,DesertPeace這麼說。

阿美尼亞:法國的大屠殺法案

  12 十月 2006

原文:Armenia: Genocide Bill in France 作者:Nathan Hamm 翻譯:Portnoy Raffi K以及阿美尼亞生活blog的讀者討論了法國提出的法案,這個法案將把否認土耳其對阿美尼亞人的大屠殺視為犯罪。

北韓:核子試爆

  10 十月 2006

原文:Northeast Asia: nurclear test作者:Oiwan Lam譯者:PipperL校對:ilyaSun bin 寫了部落格文章,在Google map 上標示了北韓核子試爆的位置,簡介了 試爆的資訊。 在南韓,部落圈中有許多的討論(雖然我只能閱讀英文部落格)。 Jodi 觀察了她南韓朋友對於試爆的反應: 然而,不讓人驚訝的,真正的危險並非北韓,而是會用危險的方式應對北韓的美國。不止一個人昨天用了這個字眼「受害者」來形容南韓的處境。 Oranckay事實上說了他很高興(試爆)發生了: 首先,這不僅證明盧(武鉉)和布希失敗了,也/或證明了騙局已經結束,不再有更多的驚喜。我已經對這無止盡的地獄邊緣感到厭倦,盧政府在促使重啟六邊會談無止盡的努力,彷彿這六邊會談會有什麼作為。也許我已經老了,但是我很高興看到某些事件發生。 Timothy Savage 在 Ohmynews International 有篇分析,針對右翼意見的回應: 首先受害的,對於喜愛好戰的批評,可能是南韓的陽光政策還剩下什麼。雖然常常被指責為「姑息」,陽光法案實際上是一個良善意圖但是執行糟糕的嘗試,目的要緩慢地統一,藉著增加平壤對南韓的依賴。 在日本,Japundit 的 Alexpappas 預言試爆將會改變日本外交和軍事的政策: 北韓以世界第五大軍事強權而自豪,並且擁有近一百八十萬的武裝部隊。如果有什麼對戰後近代的日本來說是個威脅,那就是(北韓)了….. 今天,歷史的新頁再一次地被寫下。當日本決定要和它核子強鄰相處,一定有困難的抉擇要作,並且無疑地將會影響到整個世界。 日本公民記者 Lily Yulianti 報導了Ohmynews 上民眾的反應: 在電車上,民眾仔細地閱讀著安倍晉三的解釋並且看著位於北韓山底的地下通道的照片,據說試爆是在此進行的。人們搶著拿起報紙並且到最後發出類似的評語:譴責北韓的這個動作。這不僅僅是媒體上的頭條,更是街上日常的話題。 對許多傳統的日本民眾而言,北韓議題例如綁架、飛彈、和核子計畫都已經非常熟悉。撇開許多日本人並不關心政治和安全議題的老調,當提到北韓議題時,並不難在街上發現想要大談一番的人們。 在中國大陸,許多關於試爆的討論出現在論壇上, 中國公民記者,Wyan Hsu 在 ohmynews 整理了一些討論: 北韓民眾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這次的試爆在中國的網路世界裡觸發了議論,我閱讀了數篇論壇上的文章。許多人說北韓的動作並不符合中國的利益,而且會置中國於進退兩難的處境。 他們說一方面中國應該致力於朝鮮半島的非分裂,並且作為國際社會更負責的一份子。另一方面中國又應該珍惜與北韓之間傳統友好的關係。 kdnet (BBS 論壇)的 Taison 開玩笑地說,中國政府這次真的生氣了:...

剛果布拉薩:殖民者應該被視為建國者嗎?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譯:Portnoy (總覺得這篇文章跟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校對:TRUST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讀者 這週,法國-義大利探險家與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還有他的家人的遺物在阿爾及利亞被挖掘出來,並且重新安置在剛果共和國首都布拉薩一座花費數百萬打造的壯麗陵墓中,就連首都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國際主流媒體鮮少提及重新安靈這件事,他們的報導大多強調De Brazza的人道事蹟與反奴隸偉業。然而許多剛果人,包括其他法語系非洲國家的公民,都將De Brazza視為一個殖民者,並且對於布拉薩將他當成國父的決定非常震驚。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引發了複雜的歷史記憶、國家認同與主體建構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國家的根本存在還被同一批試圖主宰跟摧毀他們原本文化的外國勢力所掌握時。 法國剛果民主黨員組織發行的雜誌Mwinda Press針對De Brazza刊出了幾篇文章,激發了如疾風般橫掃的讀者回應。以下,我會翻譯Mwinda Press上對話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見(法語)。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剛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計畫的人強調De Brazza跟其他歐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個人道主義者與和平主義者,他對抗奴隸制度、為了捍衛非洲人的利益而奮鬥。許多人竭盡全力反駁這種歷史詮釋。 在Mwinda Press網站上,一位讀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上Mbé皇室宮廷的立場,該法庭將國家主權以聲名狼籍的條款讓給了法國,而這條款是De Brazza跟不識字的國王協商之後的結果。 《跟某些「污衊」llo l與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間友誼的歷史學者所說的相反,De Brazza並非為了主宰或殖民才來到我們的國家,而是為了人道理由、為了寬恕、正義、與平等。這才是皇室宮廷慶祝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勵了剛果的領導人Gabon與法國開始思考將這段歷史放入學校課程與文化組織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宮廷第一家臣這麼說。 Moi 懷疑: 他們是拿了多少錢才念出這些彷彿失去記憶的胡言亂語?…還有太多剛果人依舊準備好把父母賣掉,以換得一點錢(譯按:寡廉鮮恥之意)。真是可恥!Ngailino! 讀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個諷刺的角度來詮釋De Brazza的「利他行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臨多少惡意,他都不傷害任何人類一毫–他只傷害黑鬼!...

俄羅斯:新聞記者 Anne Politkovskaya 被謀殺

  8 十月 2006

標題:俄羅斯:新聞記者 Anne Politkovskaya 被謀殺作者:Veronica Khokhlova譯者:Ilya校對:PipperL關鍵字:Eastern & Central Europe, Russia, Weblog, Freedom of Speech, Finance, Governance, History, Human Rights, Humanitarian, Media, War & Conflict, Politics 一位因為對車臣(Chechnya)問題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政策的批判報導而著名的俄羅斯新聞記者 Anna Politkovskaya,週六在莫斯科被射殺身亡。俄羅斯語的當地部落格,充斥著猜測誰是謀殺案幕後黑手的聲浪。 Anton Nossik(LiveJournal 使用者 dolboeb, 或被稱為「俄羅斯網際網路大師」)雖然沒直接指名道姓,但已經將兇手指向(俄文)車臣的總理 Ramzan Kadyrov 。俄羅斯的 Yandex 部落格入口網站目前將這篇部落格文章列為俄國部落圈中最熱門文章的第三名:  謀殺 Politkovskaya:cui prodest 下令謀殺的那個人名字絕對是呼之慾出 – 只需要知道某些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就夠了。 我在這裡把它們列出來,訴諸公論也作為紀錄。 第一個事實:當車臣前總理 Sergei Abramov 緊密地調查車臣如何與在何處非法取得資金「重建(車臣)共和國」時,他不斷地遭受攻擊。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上次的車禍撞車事件是第五起的攻擊事件;並且幾乎是最成功的一次。Abramov 因此重傷,宣佈退出政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