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新加坡的線上生活

原文:Online Life in Singapore
作者:Preetam Rai
翻譯:yourpapa
校對:Portnoy

在新加坡,便捷的頻寬加上對於線上科技操作的熟練使得人們得以嘗試各種新開發的科技潮流。每幾個月,我們就可以看到新加坡的部落客登上在Technorati(一種專門用來搜尋部落格的引擎)裡的最高點擊率,此外,在以新加坡人為主的社群會員人數也常常多過其他更大城市所組成的社群。因此,一款由林登實驗室(Linden Labs)所完成的3-D網路虛擬世界(線上遊戲):”第二生活”(Second Life 以下簡稱SL),很快的成了許多新加坡人新的居所。蕊娜茲(Rinaz), 一位來自新加坡的SL居民張貼了以下這段影片介紹她在這個虛擬世界裡的新家。

凱文(Kevin)在他的部落格裡(theory.isthereason)寫了一篇文章:介紹第二生活(an introduction to Second Life) 回應了這篇在新加坡的部落格聯播站:Tomorrow.sg 裡頭關於林登實驗室主持人(Chief Technology Officer)訪問新加坡的文章(a post about Linden Lab's CTO visiting Singapore)。

我個人將這些網路虛擬實境視作為”新網路”(New Web)的一種. 感謝所有SL玩家持續的付出,SL世界不斷變化且多元的特質在我看來是目前所有多人虛擬實境(multi-user virtual environment MUVE)例子中最特出的。SL的實用性已經開始與現實生活中多種領域結合:教育、研究(如社會學 心理學)、商業等等。當然SL並不是最終極的答案,正如同馬賽克(Mosaic第一個可以顯示圖片的遊覽器)剛出現時所為我們帶來對於體驗圖像網路的意義,SF則是為我們開啟了實質網路社交空間的新頁,而這個領域在未來還有許多值得挑戰的空間。

在凡頓(Vantan)部落格裡紀錄了首次新加坡的玩家在SF世界裡的聚會,同時也張貼了些活動照片

在這個月初,一個在新加坡的青少年因為佔用了鄰居的無線網路頻寬而遭到起訴。在新加坡,由於不設防的無線網路節點相當普及,人們便理所當然的登錄到電腦所搜尋到的無線網路上,珍 安潔拉在Tomorrow.sg上開始了這項討論

因為在無線網路一開始啟用的時候,共享網路節點就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你甚至可以在等公車的時候利用無線網路上網,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使用他人的無線網路節點根本就沒啥大不了的。但現在迫害開始了,什麼事情構成了”侵犯”?你又要怎麼證明它?

在izreloaded上有篇文章回應了這件事情,內容中要求無線網路節點擁有者封鎖自己的節點

我們現在知道了如果我們未經他人同意佔用他人無線網路頻寬,我們有可能被警察抓走。但因為使用他人無線網路而換來三年的牢獄?這太荒謬了!我不認為需要在這件事上立法規範,而懲罰也不符合法律的比例原則。

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教育。那些擁有私人無線網路的人們應該要知道設定使用者登入權限的重要性,很多人根本不在乎這些,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們可以封鎖除了自己以外的使用者登入到自己無線網路上,或者,不知道該如何設定。因此,當他們發現自己的頻寬被他人佔用後便感到憤恨不平,而在這個例子裡,這個人最後報了警。

在新加坡某些特定區域的居民不需要用鄰近住戶的無線網路來降低自己的開銷,因為新加坡政府正推動在兩年的時間內,提供免費無線上網的服務。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