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聞業

Timur Aliev – LJ用戶名為timur_aliev ,是平面/線上週刊《車臣社會》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總編輯及戰爭與和平研究報告機構(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車臣編輯,他參與一個新聞學教育計劃,於高加索各地和當地新聞專業人員舉辦討論會。在上次造訪卡拉恰伊-切爾克斯共和國的首府後,他做出的結論是:「在北高加索,新聞工作實際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們剛舉辦完討論會從Cherkessk回來。在離開時差一點遇上麻煩–因為市中心完全被封鎖,幸好我們住在市郊,費了不少工夫從人家後院開車到公車站。然而一行人還是在公車站被警察攔下,帶到警局,並被要求寫下他們在Cherkessk做了什麼。我的記者證讓我免於成為那些警察的幫手,他們只是假裝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尋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們安然離開,順利到家。

討論會最後實在使人精疲力盡。只有我們二個人主持,那是一個很吃力的任務。

在討論會之前的圓桌論壇,我提議大家一起來討論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聞型式是什麼-互動的公民新聞、傳統資訊式的新聞、後蘇維埃新聞,或其它的型式。我接著提議討論這種型式的新聞是否符合當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該是怎麼樣才對。

但到了後來,每個人都提到了他們的「難處」-缺乏對資訊的接近權、新聞檢查…等等。討論並沒有用。我們做出的結論僅僅是:因為對資訊接近權的問題,資訊式的新聞產製有其困難,而因為社會的被動,也幾乎沒有收到來自讀者的回饋。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最後認為,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當我們討論到未來的展望時,其中一名與會者提出,我們應開始在字裡行間隱藏意義(如同他們在蘇維埃時代經常做的事)。棒呆了。

總括而言,我們發現北高加索新聞業並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那裡的記者是他們的刊物的喉舌。從實際故事來看比較清楚,舉例來說,Daghestani的〈自由共和報〉便是植基於讀者的回饋。它們一開始就重視這些回饋–在報紙的不同版面,編輯會列出自己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信箱,以便讀者能傳達某些新聞線索,或是對新聞的抱怨。

我暫停訓練員的角色一會兒,告訴他們我起初認為《車臣社會》是份報紙,有著和英國報紙一樣的文類,像是新聞分析,深度報導,評論,就這些。

在兩個案例中,都有些許成果。

其它的媒體工作者說他們的編輯要求在報導中有些記者的想法或意見是重要的,即使是一般新聞報導。

這裡有關於北高加索言論自由和新聞業的另一個想法:

民族性語言(非官方語言)的報紙的擁有較多的自由度

在另一個Cherkessk圓桌論壇,與會者得到的結論是: 以民族語言發行的報紙擁有較高的自由。

首先,沒有太多人為的控制,因為讀者也不多,管制者也多半不知其內容。有時候很可笑的是,這些管制者要求民族性語言的報紙自己提供內容的概述。

其次,總是有些人準備好提供或洩露某些議題的資訊,為的就是要幫助以自己的母語發行的報紙,如此才能與以國內其它民族語言發行的報紙對抗。

這兩個理由的說明,請參考Karachay-Cherkess RepublicKabardino-Balkar Republic

***

sorex:網路報章雜誌更自由。

timur_aliev: 這是實話…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