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哥沙班巴的輓歌: 玻利維亞部落客的回應

原文:Cochabamba in Mourning – Bolivian Bloggers React
作者:Eduardo Avila
翻譯:yourpapa
校對:Portnoy

paz.jpg
照片:PAZ(和平)經過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後轉貼

“人民vs.人民” (Pueblo vs. Pueblo) 這段發表在Voz Boliviana部落格裡的文章,描述了發生在哥沙班巴,這座在玻利維亞境內第四大城裡人民團體間的衝突。事件過後所留下的是兩具冰冷的遺體,傷者近200人,以及無盡的仇恨與哀傷。悲劇起因於發生在哥沙班巴市中心廣場(14 de septiembre)的抗議活動,抗議群眾要求反抗中央政府的該邦(高於省級)首長:Manfred Reyes Villa下台。這位首長曾經要求在自治議題上舉辦全邦性的公民投票,因為他認為邦政府應該在政治與經濟上有更高的自主權。在2006年年中,多數該邦選民在此次全國性公投裡,在自治議題上投下了否決票,而全國九個邦當中,則有四個邦投下了贊成票。在政府許多社會運動派人士以及古柯農聯盟將這次公投結果視為對中央政府的挑釁。

大部分古柯農民來自於Chapare省的鄉村地區,他們南下進入該邦首府:哥沙班巴。而在那裡的大部份選民正巧在上次大選支持地方政府自治。古柯葉農民開始在廣場聚集,並且與警方發生衝突。雙方互相指責對方是激起這次暴動的元兇,最後演變到市政府遭焚的地步。此時,城市中幾個重要的節點被封鎖,所有的車輛與貨物禁止進入市區。正當情勢逐漸加溫之際,一個自稱 “民主青年” (Juventud por la Democracia)的團體宣稱將舉辦和平遊行,然而這項活動馬上變質為群眾間的對立。民主青年團表示如果聚集在市中心廣場的群眾(古柯農聯盟)不自行撤離,他們將以武力方式驅散這些民眾。到了星期四傍晚,兩方人馬在El Prado大道上相遇,衝突於焉展開。事後,現場遺留下兩具死屍,一個遭槍殺,另一個身上有多處砍傷並遭勒息至死。

這件事在玻利維亞部落圈裡激起許多迴響,許多部落客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試圖解釋該衝突。人們開始問:是誰挑起了這場衝突、以及誰該為這項悲劇負責。Alvaro Ruiz Navajas 在他的部落格Off-Topic裡以自己的觀點寫下了 “常被問到的問題” 這篇文章.

而在部落格Voz Boliviana裡,該部落主則堅稱這是一次:中產階級與貧民之間的對立。

無疑的,昨天發生在哥沙班巴的慘劇源自於兩個不同政治傾向的團體。中上階層的人們與窮人間展開對立,到最後,事情演變到封街、暴力衝突、示威成為理所當然…由於他們(窮人)悲慘的經濟處境,使他們甘冒失去一切的風險與對方拼命:他們已沒有什麼好輸的了。

而對於那些中上階層的人們,他們思考的處境其實也相去不遠;他們發覺從該政府取得權力以來,其實自己就一直在玩選邊加碼的遊戲。在分析這件事情時,如果只看到這些中高階層民眾支持反對勢力,便將他們視為右翼份子,顯然沒有掌握到事件的核心。這些民眾表現在外的是一副左翼份子的模樣,然而他們所支持的對象卻是代表穩定與和諧的勢力,而這正好是機伶的右翼份子會有的作為。

一股希望情勢能盡快穩定下來的浪潮,在玻利維亞部落圈裡四處翻騰。許多部落客在第一時間紀錄下此時人們對這件事的反應。 Gabriel Iriarte 藉由一通他當天下午所接到的電話,概述了人們當時沸騰的情緒。

今天下午四點四十五分,我的手機接到一通來電,到現在我都還留著那通電話號碼-70741740。那個男子告訴了我他的名字,他姓Coronel,他說:”Gabo! 我們去參加民主青年團舉辦的遊行,順便教訓教訓那些鄉巴佬!”我不知道這傢伙是怎樣拿到我的手機號碼以及他是怎麼知道我名字的。在驚訝之餘,我不知道該如何回他話,於是我開始跟他胡謅說我從來就沒聽說過有Gabo這個人,接著,我掛斷了電話。我想他大概覺得莫名其妙吧,反正那不是重點。配備了擴音器的車陣開始向北一路召喚群眾,事發後,傷者約百名,死者二人。總歸一句話:這個城市的首長真是個無恥之徒! 他竟然放任民眾動手驅離那些在廣場上的農民!(這些農民不也是居住在同一個邦的公民?難道他們就沒有權利在城裡表達他們的訴求?)

Flickr 使用者 jorge,也就是 miskifotos 當時在現場,在他的個人相簿裡放入了許多當時的照片,同時也加進了一些描述文字。這張照片紀錄了當時民主青年團在解放者玻利維亞大道上遊行的狀況。Youtube使用者Araoza也拍下了當時街頭衝突的

march1.jpg

因為這次團體間的衝突,造成了雙方各一條人命損失的遺憾: Nicomedes Gutierrez (34歲) / Urresti Ferrel(17歲 基督徒)。Andres Puccie公佈了一封信件,來源不明,但作者據傳曾經是那位少年罹難者的同學。這位自稱是Morir Antes Esclavos Vivir的匿名作者用寫作表達了他對這位年輕基督徒的崇敬

許多部落客提到了大部分支持政府的是這些種植古柯葉的農民,而他們所支持的最高領導人就是這個國家的總統: Evo Morales。現任的玻利維亞總統曾經是這些團體中的最高領導人,甚至在拿下了這個國家的最高職位後,還繼續被選為團體領導人。Hugo Miranda在他的部落格Angel Caido寫下了他的看法,他認為總統要為這場衝突負責。因為他大可以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要求這些支持他的農民撤離廣場,如果他作了這樣的決定,事情也不會演變到今天這個地步。

批評總統的聲音從未止歇,但也有一些人認為他是這個國家裡少數幾位能夠真正止息暴力紛爭的人。當Morales參加完尼加拉瓜總統Daniel Ortega的就職典禮後,他參與了一場記者招待會。許多人期待他能夠在那個場合上說一些正確的話,Sebastian Molina在他的部落格:Plan B裡總結了Morales說了些什麼以及沒說些什麼。Molina認為該場演說遺漏了這場衝突所帶來的死傷、暴民對記者的攻擊、以及國家應該要回歸和平的承諾。也有些人認為Morales在爆發衝突的這天,被提名為2007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是項莫大的諷刺。Willy Andres認為Morales在「促進和平」上做的夠多了

一些部落客則在自己能力範圍內以和平的方式,為團結這個國家做些努力。Estido在部落格Cronicas Urbandinas 上製作了一個象徵團結的標誌,讓其他人能夠將它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上。Sergio Asturizaga在部落格Asi como me ves me tienes裡則承認總統Morales正逐漸失去民心。他說道:“這個政府認為自己還擁有百分之五十四選民的支持,但他們似乎忘記了投給他們的選票並非全部來自鄉村,許多人投給他們是相信能藉由政黨的轉變來改善人們現在的生活。”

march2.jpg

(照片經過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後轉貼)

一些部落客則認為他們支持Reyes Villa的理由不是因為別人是否也支持他,而是因為他是透過民主選舉選出來的首長。Isabella Fuente在部落格Ergoth寫道:

Reyes是透過民主選舉選出的官員。無論我個人是否喜歡他,他身為一位具民意基礎首長的事實都不會改變。正如Jose Gramunt所說:”不是我們要別人去同情這位首長,而是我們不能否認他的確是由公正選舉選出來的官員。”認為Manfred Reye作為首長的合法性不足是項錯誤的認知,認為他的理念與自己不合便想盡辦法趕他下台更是大錯特錯。認為他的鬍子長的很遜,所以開始焚燒首長官邸,以及在城市街道上做亂,則是最等而下之的。”

然而,Ciudadano在他的部落格K.裡則是要求Reyes Villa辭職下台,他的文章也隨之引來了許多反對的評論。

不論誰應該被譴責,Santa Cruz的前任首長Carlos Hugo Molina選擇了將過錯擔在自己身上。他在自己的部落格Agora上寫到:他覺得自己要對這場悲劇負責。他以作為一位基督徒而非前任首長的身分寫下這篇文章:

因為我沒有更加堅持成為一位熱愛和平的市民。
因為我開始屈服於那些隱藏在官方說法下的愚昧。
因為在面對宣稱暴力是唯一政治手段的徒眾時我選擇沉默。
因為當事件演變成”悲劇延長賽”時自己沒有任何作為。
因為當加諸在原住民身上的修辭與偏執開始發生仇恨,卻沒有意識到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身為”白人”的我們身上。
因為認為自己無需對那些傲慢的修辭負責。
因為自己沒有打從根本消除以下曾說過或想過的辭句:”印地安人全是狗屎”/ “死古柯農”/”原住民那些狗娘養的”。
因為自己沒有嚴正指責那些試圖用隱而不顯的辭句來製造仇恨與對立的人們。
如果我能夠更堅持一些,那麼今天34歲的Nicomedes Gutierrez與17歲的基督徒Urresti Ferrel都還與我們活在同一個世界上。
我乞求原諒.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