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25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25 一月 2007

阿拉伯:包著穆斯林頭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亞引起爭議

這是身著穆斯林婦女頭巾(Hijab)的芺拉(Fulla,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種茉莉花,是敘利亞「新男孩」玩具設計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從墮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來。 這個芭比身著穆斯林頭巾(Hijab)以及伊斯蘭服飾-有著長袖的長袍。她對許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長而言如同恩賜般,因為他們樂見他們的孩子玩著符合社會傳統和宗教責任的娃娃。但在此時,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對於突尼西亞當局不樂見此一娃娃,並以一些證據不足的理由將這些娃娃從商店裡沒收,寫下他的厭惡: 芺拉是幾年前由玩具公司從著名的芭比改良而來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來就是阿拉伯模樣,或是更明確的說,是海灣阿拉伯模樣,身著海灣阿拉伯世界的人們慣常穿著的服飾(譯註:海灣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見Wiki的介紹)。 娃娃的製造商確保娃娃娃穿著穆斯林婦女的頭巾以及沒有遮住臉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亞當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義為理由,逕行查禁和沒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書包)。有一位記者說,他擔心小朋友提著印有芺拉照片的書包將會遭到逮捕或訊問。 (譯註:依照區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裝也有不同。Hijab是從阿拉伯文而來,意指頭巾,,在西方社會最常見的一種,是包裹住頭和頸部,但不遮掩臉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屬沙烏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臉部和身體,但露出眼睛;後者常見於阿富汗,在眼部則有網狀開孔。在服裝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長袍以及符合 頭型包裹至頸部的頭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稱海灣阿拉伯型式,長袍以及一條長方型的頭巾圍住頭部,頭巾的下襬則固定或圍繞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頭巾常見於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頭,手,肩膀,但露出整個臉部;chador是伊朗婦女出外穿著從頭長及腳踝的一種罩袍。而突尼西亞當局則鼓勵婦女依照當地傳統衣著莊重即可不必穿著頭巾。更多關於Hijab的資料以及穆斯林婦女為何要穿著Hijab,可參考WIKI以及BBC的介紹) 在埃及,同時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網路上書寫褻瀆伊斯蘭和造成教派衝突而逮捕,他在1月25號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歲的Suleiman由於他在網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褻瀆伊斯蘭以和誹謗埃及總統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伙伴Wa7da Masrya在法庭,告訴我們發什了什麼事。Kareem的律師,記者和其它的部落客,Wa7da Masrya則在早上九點來到法院: 她說,今天我們等了很久,在把電視台的採訪拍攝開庭過程的人員趕出法庭後,我們也快要被趕出去了。法庭方面也禁止任何人拍 照。 Dream TV的一位採訪人員出席在庭上,但也被禁止拍攝開庭的過程。Kareem從車庫偷溜進法庭但沒有人看到他。法庭方面甚至禁止我們坐在法庭之內,直到 Kareem的案件宣判。 Wa7da Masrya繼續說, 法庭休息時,我們聚集在一起坐在法院外面等待判決的結果。當時,一些記者找我們談,試圖知道我們是否同意...

伊朗核武危機

原文:The Iranian Nuclear Crisis作者:Hamid Tehrani翻譯: Justin校對: PipperL 由於伊朗拒絕終止提煉濃縮鈾計畫,聯合國安理會已於去年12月23日記名投票,通過對伊朗制裁案。 儘管事態嚴重,伊朗總統 阿曼尼內賈德(Mahmound Ahmadinejad) 卻認為安理會的決議無關緊要,矢言繼續發展核武。 這也使得伊朗與美國關係愈趨緊張,許多人擔心中東將引發另一場戰爭,伊朗部落客們憂心忡忡,紛紛在部落格討論此議題,表達對伊朗未來發展的關心。 在 Forever Under Construction 網站上,出現一個名為 「Enough fear」 的反戰網路活動,該活動是由一群拒絕戰爭的民眾自動自發創立,此網站正網羅來自美國、伊朗及其他國家的民眾照片,這些民眾在照片中舉著手,比著全球通用的手勢:「停! Robo在他的部落格中寫道:「這些日子以來,你、我都十分憂心,甚至擔心到無法專注自身的日常事務。我只是個平凡的花農,經不起戰爭蹂躪。至今我仍記得童年是在『馬鈴薯年代』(我對80年代的別稱)中渡過。我無法忍受失去身邊朋友及同胞之苦,所以我反對戰爭。我不想帶著悔恨離開人世。」 Pouya在部落格說,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a Rice) 的中東之旅十分成功,足以聯合阿拉伯世界大小國家對抗伊朗。...

烏克蘭:尤申科上任屆滿兩年

原文: Ukraine: Two Years of Yushchenko's Presidency 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 譯者: Leonard 兩年前的1月23日,數十萬民眾湧入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獨立廣場,聆聽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的就職演說,撰寫部落格「橘色烏克蘭」的Dan Mcminn和Lesya McMinn也在人群之中,他們和許多人一樣,都得跨越重重阻礙才能得窺活動片刻,他們拍攝有關群眾的相片,也寫下了圖說,例如: …所有人都得繞著廣場打轉,因為人實在太多,我們在大街上步行,根本無法靠近清楚看見什麼東西。 …我們一度爬上廢墟的冰坡,為了歷史重要時刻,什麼才算是冒險? …最驚人的是有這麼多人在後街徘徊,廣場各個方向的入口都被人群堵住,光是看到周邊道路有這麼多人,就可以想像主幹道上更是人山人海。 本週二尤申科上任屆滿兩年,但大多數人都沒有注意到,焦點集中在權力鬥爭與希望破滅,基輔的記者兼部落客Abdymok在一篇簡短文章裡,稱尤申科是位「失敗的總統」。 時光倒回2006年8月,didaio指出,烏克蘭部落圈現在不再視尤申科為國家「英雄」,而是「反英雄」,今年1月23日時,他也是烏克蘭少數部落客還願意思索[UKR]週年紀念的意義,以及為何尤申科無法符合人民期待: 兩年前,我站在獨立廣場上,身上穿著橘紅色雨衣、綁滿橘紅色絲帶,因為眼前景象而滿懷驕傲與愉悅,身旁數萬名烏克蘭人與我心有同感,當時我們看著一位人民總統就職,每個人都希望烏克蘭能擁有新生命、新生活水準等等。 我現在無意分析過去兩年發生的每一件事,反正還有很多人會寫,尤申科的總統職權即將隨新法生效而縮小,可能迫使他花費很多時間,努力想擺脫「烏克蘭人民傻瓜」的封號。 因此我比較想談談,兩年前與我並肩的群眾到了今日有何態度與反應。 上週我恰好聽到兩個人說了同一句話:「從前人們有那麼多希望…」,其中一位女士在總統大選時投票給前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