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一月, 2007

11 一月 2007

尋人啟事:在柬埔寨失蹤的Eddie Gibson

原文鏈結:Missing in Cambodia: Eddie Gibson作者:Tharum Bun翻譯:rungheng 校對:Portnoy 在2004年10月,19歲的Eddie Gibson在從泰國前往柬埔寨的途中失蹤了。直至今日還沒有人知到這位英國的旅人(背包客)在哪裡。他的雙親目前在柬埔寨,提供了獎賞給任何有Eddie Gibson消息的人。 他在10月24日最後一封給媽媽, Jo的電子郵件中,提到了他正在東薩西克斯郡,準備要回家。但當他的家人去機場接他時,卻沒看見Eddie Gibson,該班飛機為11月1日從曼谷起飛。 兩年後,他的母親仍舊渴望著任何關於她摯愛的兒子的消息。“我認為柬埔寨人知道他在哪,而且我仍然相信在那國家裡有人知道Eddie發生了什麼事,”她在網站上寫了許多這位神秘失蹤的前里茲大學生的相關訊息。 他的雙親,Mike和Jo,已經設置了一個網站Eddie Gibson Missing in Cambodia以提供必需資訊給協助搜尋的當地官方、私家偵探和英國警方。 圖說:失蹤的英國國民Eddie Gibson的尋人啟事海報已分派到柬埔寨各地。 攝影:Sopheak 以谷美爾語寫作的柬埔寨部落客Sopheak,詳述這則新聞: 21 歲的英國國民Eddie...

10 一月 2007

部落客談伊朗政府致力於強制部落格及網站註冊

原文:Bloggers on the Iran government’s efforts to enforce registration of blogs and web sites作者:Hamid Tehrani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伊朗的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正試圖跟隨中國政府的腳步管制部落格和網站。部落格和網站的所有者被要求在二個月內註冊他們的部落格和網站。在註冊的同時,個人資訊,包括了姓名,身份證號及電話號碼也必需登記。部落客強烈反對,並且大肆嘲笑該法案,伊朗政府不久後也發現,要求數以萬計的部落格進行註冊是不可能的事。伊朗政府宣布,要求網站(包括部落格)註冊的規定不適用於次網域。這表示大多數的部落格不需要註冊,但某些擁有自己網域的部落格仍適用新的法律。 讓我們來看看一些部落客如何回應這個法律: Nikabang是一位出名的漫畫家,部落客和記者,他以一幅漫畫總結了許多人對此新法的感受。圖中的波斯語的意思是:「你的許可或執照呢?」 Cyrusonline提供了過去一年網路過濾和審核如何漸趨嚴厲化的歷程表。這位部落客表示政府要求我們在這個網站上註冊自己的身份和隱私資訊,但看起來這個網站的主機位在美國。這個部落客接著說,所有伊朗人的個人資訊將被外國掌握(Fa)。 Jomhour提到一點,相對於民主國家,獨裁政權以法律控制公民(Fa),且這些法律保障的是國家利益,而不是公民的權利;他也表示: 我們應該看看部落客們的反應。也許有一小部份傾向政府的部落客會歡迎這項新法律,但大部份獨立部落客會持續中立或提出異議反對它。 Shirazi報導說, 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的網站遭到駭客入侵。這個部落客說,這個政府部門不但不能保護自己的網站,而且它的主機設在美國及中國。然後這個部落客又說,「我們不知道我們的資訊有無保障」(Fa)。 Khorshid Khanoum...

菲律賓的自由媒體屢遭攻擊

原文: Philippine free press under attack作者: Mong Palatino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自馬可仕獨裁政權於1986年傾覆後,外界都認為菲律賓的媒體自由在全球名列前茅,但近年來不少團體都注意到,該國媒體屢屢遭到攻擊,許多地方記者遭殺害,政府去年也強制關閉報社近一週,第一家庭更頻頻騷擾記者,上法院控告媒體記者誹謗。 Pinoy Press引述記者的聯合聲明,指控第一先生濫用誹謗訴訟: 「我們深切憂心第一先生麥克.艾洛優提出誹謗告訴的用意,並不是為了獲得合理賠償,而是利用誹謗罪污辱菲律賓媒體,我們都知道, 誹謗罪是否成立,取決於犯行者是否存有惡意,但艾洛優先生卻蔑視該項基本原則,濫用誹謗官司恫嚇媒體、使媒體噤聲。艾洛優先生試圖讓媒體相信,任何批判第一先生或不利其活動的報導皆屬誹謗,但他實則阻斷民眾對公共事務知的權利。」 Freedom Watch詳述記者如何反擊: 「第一先生總共控告45名編輯、專欄作家、編輯與發行人誹謗,其中逾半數被告決定聯合起來,集體反控第一先生,這是菲律賓史上首例,這是一場民事訴訟,原告指控司法過程對他們所造成精神與物質損失,並要求第一先生賠償,他們指陳誹謗官司不僅讓自己夜夜難以成眠,更造成媒體界的寒蟬效應。」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另報導,律師接受記者委託控告第一先生後,接到了死亡威脅。 一群記者發動連署,要求誹謗除罪化: 艾洛優先生提出的訴訟案件數創下歷史新高,也反映出菲律賓權貴人士如何濫用誹謗法,阻止媒體運用其民主權力,妨礙媒體挖掘公共事務背後的真相、保障人民知的權利。我們應趁此絕佳機會,將如此過時法律除罪化,因為該法無力保護無辜民眾,反而替有罪者遮掩犯行,我們要求國會立即著手廢止誹謗法,並將誹謗除罪化,才能強化我國搖搖欲墜、坐困愁城的民主制度。...

8 一月 2007

薩爾瓦多部落客望新年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about the new year 作者: Tim Muth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趁著2007年初,薩爾瓦多部落客呼籲務實看待國家面臨的局勢,許多人對於總統薩卡(Tony Saca)的歲末談話[ES]有所回應,其中總統強調國家經濟成長穩健,並宣布2007年為「社會和平年」。 Hunnapuh部落格的JJmar認為政府其實是自我安慰[ES],他指出官方宣稱經濟成長率達4.7%並非事實,其實只有3.5%,況且經濟前進動力來自於海外僑胞匯款增加,而非國內經濟復甦;出口額雖有增加,但主要與海外僑胞購買家鄉食品一解鄉愁有關。 Ixquic則反思許多薩國民眾的希望和夢想[ES],她亦聽聞政府表示經濟有所成長,但表示一般民眾生活未見改善,認為人民未因經濟起色而獲利,顯示國家經濟資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樣地,政府宣稱國內犯罪率在過去12個月沒有增加,Ixquic強調犯罪率早已過高,這種說詞無法安慰犯罪問題下的受害者。 Ixquic亦寫道,她對於國家缺乏公民精神與政治、正義、公民行動參與感到格外憂慮,相關運動人士又思想過時,缺乏創意作為,雖然下屆大選仍遠在2009年,她已見到舊有政黨各自表達強硬立場,使國家統治更加困難。 Jjmar與Izquic也呼籲人們以樂觀與務實態度看待新年,記者Juan Jose Dalton亦有類似說法[ES],他表示:...

蘇丹: 海珊也有好的一面與維和部隊的性侵害醜聞

原文: Sudan: Saddam's Good Side and Sexual Abuse by Peacekeepers 作者: Sudanese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本週我們再度關注蘇丹部落圈,你可能猜到了,本週主要焦點在於海珊遭到處決,以及有消息指稱聯合國維和部隊在蘇丹南部強暴孩童。另外也有部落客祝賀蘇丹獨立51週年。 首先是人們對於海珊絞刑的反應,Sudanese Thinker很高興聽到這項消息,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則藉此機會,提醒人們海珊在生前有何政績善舉: 以往從沒有人說過,海珊其實積極推動伊拉克現代化,其中包括: 他從國際企業手中奪回伊拉克石油權,讓國家能享受石油帶來的收益,促進經濟大幅成長。 伊拉克政府開始提供社會服務,在中東地區前所未見。 他努力減少國內文盲比例,全面實施免費義務教育。...

北印度語部落格圈: 失蹤兒童的遺骨與新年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作者:Amit Gupta譯者:Fool Fitz校對:Portnoy 在NOIDA工業區的Nithari村裡,當地所有居民和新聞媒體,都因為失蹤兒童的議題及之後發現這些兒童的遺骨而陷入一片騷動,這時北印度語部落圈當然也不忘表示他們的意見。Tarun批評北方邦的首長Mulayam Singh甚至沒有到訪Nithari,慰問那些哀傷的父母,他們的孩子被綁架、性騷擾,而後被殘忍地殺害,他們的屍骸在失蹤後數月才被發現。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悵,並表示,Nithari象徵著腐敗的印度制度亟欲隱藏的一張臉,儘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說,當我們瞭解這些事實,我們才能找出這些弊病,並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這些嚴肅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語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氣裡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並活著回來,訴說他們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時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團隊就策劃了公開票選,要選出「2006 北印度語部落客」,這活動幾天前才剛結束,而結果也已經出來了。Tarakash團隊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體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報Divya Bhaskar就特別報導了這次票選,以此行動認可北印度語跟Gujarati部落客。而說到頒獎,Eswami將「2006 Eswami 漠不關心獎」頒給了印度警方,以「表揚」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並完美體現了這句俗話: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se nahin maante.對某些人來說,棍子是比文字更容易理解的語言。...

6 一月 2007

海珊的幽靈

原文: The Ghost of Saddam Hussain作者: Salam Adil譯者: dreamf校對: Portnoy 巴西漫畫家 Latuff描繪輿論對處決海珊的反動 對於海珊遭處決,每個人,以及,他們的,阿姨,似乎都寫了自己的加上其他人對海珊遭到處決的看法。 不過我們現在需要一些分析,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些粗淺的整理,希望能呈現伊拉克部落客的意見,不用多說,這篇文章是有立場,但我這篇文章的讀者能將自己的意見張貼在下面的回應區中,但是首先… 如果你還沒看過其他文章,請先看這裡。 Baghdad Connect針對這項處決與死刑,做出極精彩的分析。 如果你想知道海珊處決過程中,沒有呈現在CNN影片裡的情形,請到直接將這些紀錄放上部落格的Riverbend那兒去觀賞,她將影片中海珊和目擊者之間的屈辱言談自己翻譯了出來,並加上個人意見: 作為世界上最進步的國家之一,美國竟未協助重建伊拉克,他們沒有幫忙建立一部像樣的憲法,不過倒的確對私設的法庭和私刑相當友善—一項會以美國在伊拉克最大的成就而留名青史的私刑。所以,接下來輪到誰?誰來為因開戰、家園遭佔據而犧牲的數十萬受害者負責、被處決? Konfused Kid也將伊拉克內戰的情形獨特的描繪了出來,他講述了他一位朋友的故事,他的這名朋友在宗教派系殺手的掃蕩中存活下來,才得以說出這個故事,必讀。 繼續展示意見 如果有人回顧部落客如何報導消滅Zarqawi事件(譯按:扎卡維,藏匿於伊拉克的恐怖組織領導人,在一次美軍與伊拉克的聯合空襲中遭炸死),並與海珊遭處決的方式比較,會相當驚訝。在該事件中人們彷彿只有一種情緒,就是喜悅。這次的情緒反應顯然有很大的落差,一邊是政治部落客,另一邊則是其他人,在Iraq the Model部落客Mohammed、英國部落客Eye-Raki、與非政治部落客少女HNK之間的對話中,可看見這深化的對立:...

海珊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廢爭議

人權影片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的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

5 一月 2007

秘魯: 亞馬遜水果飲品

原文鏈接:Peru: Amazonian Fruit Drinks作者:David Sasaki翻譯:PipperL校對:Portnoy Alejandro是一位住在加州的秘魯人廚師,他把他的好幾個部落格稱作是「加州、秘魯、世界和我的橋樑,它們是我的稜鏡」。他最近回到秘魯,首次拜訪亞馬遜河流域的東北一帶,並且為他那個讓人垂涎三尺的秘魯美食部落格拍下了一些當地街上美食的照片 。 這個傢伙正賣著冰涼的熱帶水果飲品,對又熱又溼的亞馬遜氣候來說真是絕配。粉紅色的飲料是由一種叫作 camu camu (Myrciaria dubia)的當地水果所製,美味而且清爽。黃色的飲料是由aguaje palm的果實所製,aguaje palm在英文中被稱之為Moriche palm (Mauritia flexuosa)。我愛死了 camu camu 強烈的香氣,並且用幾種不同的方式享受它:冷飲、冰淇淋、和冰砂。 還有,請確定你沒有漏掉關於 juanes, yucca 脆片, 與guajes...

非洲:這就是非洲

4 一月 2007

沒那麼簡單!–玻利維亞要求美國人申請簽證入國

原文: Not So Fast! – Bolivia to Require Visas from U.S. Citizens 作者: Eduardo Avila 譯者: Leonard校對: dreamf 玻利維亞政府宣布,未來美國公民不得自由出入該國,必須事先向領事館申請簽證,讓許多人大感意外,玻國政府以對等及安全考量為由,要求所有美國公民未來都必須申請簽證才能入境該國,無雙重國籍的玻裔美國人及歸化他國的玻國民眾亦在限制範圍內。由於玻利維亞民眾欲入境美國必須持有簽證,美國也常拒絕發出簽證,再加上先前一名美國男子於首都拉巴斯旅館犯下爆炸案,雖然這只是個案,犯案者後來也診斷為精神異常,但玻國政府仍基於以上因素,決定於本月底實施這項新政策。 許多部落客並不支持這項政策,有些人認為美國觀光客在玻利維亞消費頻繁,新政策將嚴重衝擊旅遊業,網路帳號為Angel Caido的Hugo Miranda表示,玻利維亞的吸引力沒那麼大,很多旅客會因需申請簽證而決定不來玻國[ES],他也相信鄰國智利與秘魯會另籌辦嘉年華會,趁此機會將觀光人潮吸引過去。居住於El Alto的Mario Duran在部落格Palabras Libres裡不禁想問:「玻利維亞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懂,觀光業創造的利潤其實比天然氣還多?[ES]」...

3 一月 2007

俄羅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聞業

Timur Aliev – LJ用戶名為timur_aliev ,是平面/線上週刊《車臣社會》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總編輯及戰爭與和平研究報告機構(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車臣編輯,他參與一個新聞學教育計劃,於高加索各地和當地新聞專業人員舉辦討論會。在上次造訪卡拉恰伊-切爾克斯共和國的首府後,他做出的結論是:「在北高加索,新聞工作實際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們剛舉辦完討論會從Cherkessk回來。在離開時差一點遇上麻煩–因為市中心完全被封鎖,幸好我們住在市郊,費了不少工夫從人家後院開車到公車站。然而一行人還是在公車站被警察攔下,帶到警局,並被要求寫下他們在Cherkessk做了什麼。我的記者證讓我免於成為那些警察的幫手,他們只是假裝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尋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們安然離開,順利到家。 討論會最後實在使人精疲力盡。只有我們二個人主持,那是一個很吃力的任務。 在討論會之前的圓桌論壇,我提議大家一起來討論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聞型式是什麼-互動的公民新聞、傳統資訊式的新聞、後蘇維埃新聞,或其它的型式。我接著提議討論這種型式的新聞是否符合當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該是怎麼樣才對。 但到了後來,每個人都提到了他們的「難處」-缺乏對資訊的接近權、新聞檢查…等等。討論並沒有用。我們做出的結論僅僅是:因為對資訊接近權的問題,資訊式的新聞產製有其困難,而因為社會的被動,也幾乎沒有收到來自讀者的回饋。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最後認為,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當我們討論到未來的展望時,其中一名與會者提出,我們應開始在字裡行間隱藏意義(如同他們在蘇維埃時代經常做的事)。棒呆了。 總括而言,我們發現北高加索新聞業並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那裡的記者是他們的刊物的喉舌。從實際故事來看比較清楚,舉例來說,Daghestani的〈自由共和報〉便是植基於讀者的回饋。它們一開始就重視這些回饋–在報紙的不同版面,編輯會列出自己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信箱,以便讀者能傳達某些新聞線索,或是對新聞的抱怨。 我暫停訓練員的角色一會兒,告訴他們我起初認為《車臣社會》是份報紙,有著和英國報紙一樣的文類,像是新聞分析,深度報導,評論,就這些。 在兩個案例中,都有些許成果。 其它的媒體工作者說他們的編輯要求在報導中有些記者的想法或意見是重要的,即使是一般新聞報導。 這裡有關於北高加索言論自由和新聞業的另一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