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宗派主義與和平團體

 

原文: Sectarianism and Peace Groups

作者: Moussa Bashir

譯者: Justin

校對: Leonard

 

許多部落客本周發表宗派主義的相關文章,原因可能出自對宗派衝突的恐懼。不過,一如預期,部落客對此議題的定義眾說紛紜,處理的方式也不盡相同。有些人認為這僅是議題炒作,另一些人則認為置之不理將招致災禍,也有人將其視作黎巴嫩特有的情況,是一樁好事。然而在貝魯特(Beirut),許多反對宗派主義的青年團體紛紛冒出來,試圖拯救黎巴嫩免於內戰,以及避免黎巴嫩如周遭國家一般陷入動亂,除以上討論主題,黎巴嫩部落格還觸及其它範疇,如建造與修復橋樑、最佳攝影獎、以及314同盟(March 14 Coalition)的笑話和異議。以下是幾篇我蒐集的文章:

為數眾多的黎巴嫩團體及支派究竟對彼此了解多少?答案似乎是一無所知,部落客Abu Ali為文指出這就是憎恨和戰爭的根源:

最近一位好友告訴我:「我希望國內什葉派能扮演好黎巴嫩人應有的角色,這樣我們才能過生活和建設國家。」當我問及她是否了解什葉派以及黎南,她的回答很天真,都是什葉派鞭笞贖罪節等充滿偏見的刻板印象,我們的對話再度證實黎巴嫩人民的確不了解彼此。我們不容忽視一點:恐懼與不信任是激起宗派仇恨及內戰的火苗,而這火苗來自無知。 黎巴嫩是為宗派政治國家,民眾對他人一無所知,因此多疑。 我準備了一份關於什葉派及賈巴阿邁爾(Jabal Amel,黎南山區什葉派勢力地盤)的簡短文件……

根據部落客Walid Moukarzil文章指出,宗派等其他認同往往凌駕在黎巴嫩本土認同之上,黎巴嫩竟然沒有黎巴嫩人,這就是問題所在,除非黎巴嫩人出現,否則問題無法解決。

另一方面,部落客Sophia認為,宗派主義的作用就像是煙霧彈,用以威嚇中東溫和改革份子:

今日的黎巴嫩、伊拉克甚至迦薩走廊皆非宗派主義造成,我們應該這樣說,宗派主義僅是一種手段,藉由壓制社會溫和理性的一方來恐嚇人民,如此一來,政府無能、貪腐、在位者竊國等情形便能悄悄進行,因此每當激進人士喊著激昂的口號時,背後眾多溫和派聲音卻不受注意。

部落客Bech探討反宗派主義人士的矛盾行為(竟然支持宗派領袖),以及新興反宗派主義團體虛偽與不足的一面:

有趣的是,黎巴嫩人在政治立場、團結及請願運動等方面總是充滿創意,「不結盟」運動是最有趣的一種,因為實際上,這類型的運動總是傾向一方(314同盟便傾向政府)。

部落格Sietske in Beirut羅列並指出幾個新興和平團體的特色:

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黎巴嫩人發起政治運動的次數,顯示出他們不滿當前的政治人物。目前黎巴嫩國內各項政治運動有如雨後春筍,難道黎巴嫩人終於開始參與政治?

部落客MFL對3月14日的圍堵行動(政府派對抗反敘利亞派)有不同看法,其文章指出Rafi Madayan與314同盟會分道揚鑣,並且指控該會政治操弄314殉難者,摧毀了黎巴嫩青年的夢想。

Lebanese部落格有一篇文章,內容有關於美國和伊朗經濟援助黎巴嫩,重建去年夏天以黎衝突中約90座遭毀損的橋樑。

來個輕鬆一點的消息,我們來看看Ahmad寫的一篇笑話,標題叫做政客、小偷及程式工程師:

話說有三個人死後到了地獄,他們分別是政客、小偷和程式工程師。政客說:「我真想念我的國家,好想打電話回去,看看大家好不好。」於是她撥了電話,講了約五分鐘。然後她問魔鬼:「打這通電話要付多少錢?」魔鬼說:「5百萬。」政客開了一張支票給魔鬼,心滿意足地回到椅子上。小偷十分羨慕,於是他叫喊著:「該我了,我也想打給我那些狐群狗黨,看他們過的好不好。」他也撥了電話,大概講了兩分鐘。接著他問魔鬼:「這通多少?」魔鬼說:「一千萬。」小偷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開了一張支票給魔鬼,然後心滿意足地回座。這會兒,程式工程師更是羨慕了,他大叫著:「我也想打給我那群資訊產業的朋友。」他跟資訊產業的朋友講了20小時,對象包括各項科技產業及企劃經理人,電話說個不停。然後他問:「我的多少錢?」魔鬼說:「20元。」工程師一臉不可置信,他問:「真的只要20元?」魔鬼回答說:「地獄網內互打比較便宜。」

文末,finkployd在部落格上貼了一些2006年世界媒體攝影競賽的得獎作品,裡頭特別包括那些以黎衝突當下及劫後的鏡頭。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