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布希在巴西:部落客看外交與乙醇協議

校對: PipperL

Bush in Sao Paulo 
「我們有酒精能給能賣」-用乙醇汽油彈對準紐約佬-圖片來源CMI Brasil

上週,美國總統布希旋風式的造訪巴西,為當地的部落格圈帶來了廣泛且不同的回應。在Paulista大道上的示威及抗議活動(由David Sasaki所報導)是報導一開始最受到重視的觀點,但我們在以下的文章也將看到,其它的面向也被呈現及辯論著。生物燃料公司的協議最後變成這次訪問的主要議題,這也影響了網路上對話的情緒。也因此,評論者很快的找到又新又有趣,異於以往攻擊布希的那些的議題串來探究。委瑞內拉總統查維茲再一次的試圖成為主角,即使在遠處,盡可能的讓他英雄一般的表現在媒體上出現,但我們可以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部落格要求以較為實用主義的意識型態取向來處理對外國的事務,特別是美國,以及其它世界的一般性事務。盧拉總統似乎也聽到這些聲音

在這種動亂中,如同我們在報紙所讀到和電視新聞上所看到,我注意到一些不連貫...。我印象深刻的看到巴西人在街上焚燒美國總統的肖像,向同胞的警衛丟擲石塊和木條,以及藉由以示威和抗議關於殘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激起憤怒的情緒(在巴西?),以及突顯我們和鄰居查維茲的不同...我想如果美國總統的到訪是為了商業,我們應該給予他掌聲,並支持他的行動...我們應該節省那些時間和精力,支持我們的國家,不要反對美國總統的到訪。沒有人會在美國或是歐洲看到巴西在抗議著饑荒和失業的問題。讓我們關心我們自己的現況,如此,有那麼一天我們可以幫助別人,而不是扮演過時的激進份子。擁抱所有人,利用外國人的來訪:打開你的心胸!沒有旗幟的激進份子Carlos M. Cunha 部落格

那些反對布希的人真是可憐。當他們焚燒美國國旗的時候,這些左派想燒掉的並不是資本主義的旗幟,他們想燒的,是美國式民主的大旗,但那個才是真正有用的。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對於今天在Paulista大道上那些呆瓜不感到同情。今天,我對這個城市感到到羞恥,羞於這個地方向世界所表現的,羞於於看到那些笨蛋言之無物的抗議,抗爭著某些他們不是真正了解的事,因為他們不知道美國實際上是什麼。那些愚蠢的年青人,是被大人們以可疑的議題帶領著。給巴西政治上的成熟Notas de Maurício C. Serafim

沒人懷疑布希的選舉和和他的宗教同夥們在美國勢力的上升,對於整個世界來說是一件壞事。但我們應該變得實際以及思考關於我們的國家:如果布希藉由商業的協議帶來任何好的政策(明顯的,是個笑話),那很好。如果不是,那麼和盧拉喝杯啤酒後就可以回家去照顧伊拉克了。只是很難相信,時至2007年的今日,我們還在為我們自己的無能和墮落責怪「邪惡的帝國主義者」。拉丁美洲已經變成一種諷刺,為我們帶來恥辱。當我們燃燒美國國旗、抗議標語時,亞洲國家正試圖進行發展而不是抱怨自己的軟弱。當喧鬧的左派激進份子在麥當勞前集結,而忽略了右派的政治交易,Emerald女士將一直住在希爾頓飯店旁的貧民窟。關於無休止的偽善A nova corja (譯註:布希經常表現其虔誠的基督教信仰,獲得共和黨內基督教保守派人士的支持,選民也認為,明確個人的宗教信仰代表人格及道德的指標。而保守派的黑白善惡價值觀,使布希自視替天行道,強加其政策於人,這也是當年競選對手凱利所批判的)

不同的是,這次美國總統的特別造訪,對於巴西的歷史是頭一遭,我們引進了科技,變成世界上找尋替代性能源的解決方案中,具策略性的資產。當我們在這方面被視為領先於其它國家(除了美國之外),這樣還是不錯的。從現在開始,思考它的好處以及研究如何利用它,看來是一件重要且必須被探索的議題。

從另一個觀點來看,我認為我們可以說這個和巴西的生化燃料協議,會變成美國總統在它任內對於環境議題不良紀錄的政治救贖。許多布希的批評者認為,他固執於石油的政策是他在白宮任期裡的最大錯誤之一,而突然的轉向生化燃料,可能是他邁向第二個任期的主要變革。的確,查維茲也許正想著,對美國而言,和巴西建立伙伴關係是很方便的,而且好處還包括讓玻利維亞改革的主要資產(委內瑞拉的石油),多了一個直接競爭的對手(透過全面性授權的乙醇燃料)。然而,要全面大規模地試驗生化燃料,在經濟和環境議題上仍然沒有被論及。專家們知道,政治的爭議會抹去技術取向的討論(譯註:在查維茲掘起後,巴西有和委內瑞拉在拉丁美洲有互別苖頭的趨勢,但二者也協議共同開發能源,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但查維茲也利用該國的石油優勢與拉美其他國家結盟,玻利維亞即是一例)

在某次美國總統正式訪問阿根廷時,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對布希的拉丁美洲之旅做出了嚴厲的批評。根據查維茲的觀點,美國計劃擴散其乙醇產品是「不合理且不道德的」。他說:「很難想像,把給人和動物的食物變成給運輸工具的燃料,只是為了用來支持美國式的生活」。這也是為什麼「布希一直在找尋擁有有大量可供農作培育用土地和用水的國家,像是阿根廷、巴西、印度和中國。」查維茲也說,布希值得因他的偽善而得到獎章:「這位從北方來的先生發現了拉丁美洲的貧困。」查維茲嘲笑的說,這是布希用來合理化發展乙醇計劃的理由。「我們應該頒給美國總統偽善的獎章以表彰他關於對拉丁美洲貧窮問題的擔憂。」難以對付的查維茲說乙醇產品是不道德的(Chávez goes nuts and says that ethanol production is unethical)Acerto de Contas

「假如布希降低巴西乙醇的關稅,以及假如日本也確認他們將成為生物燃料的重要進口者,這將會使得我們的論點得到確認的機會。已經有國際大集團在巴西購買乙醇工業的工廠。如果從種植甘蔗中可以得到較多的獲利,然後生產糧食用的農地將會減少。較少的糧食供應會使得其價格上漲。」我們可以說生化燃料的運動最後不會變成泡沫化嗎(盧拉渴望根除的計劃)?這到最後會變成最大的饑荒嗎?我不能說這是杞人憂天,偏執狂或只是困惑不解。偏執狂、困惑不解和因酒精中毒引起的震顫性譫妄(Paranoia, mystification and delirium tremens)Futebol, política e cachaça

有些人說,巴西要在這場替代性能源之戰中成功,必須在進入美國的乙醇市場上得到協助。在美國,乙醇是從玉米提鍊出來的。但這只對了一半。對的部份是,關稅降低是當前會談中巴西需要的,這將會實質上在出口獲得成長。但巴西所生產的量,要滿足美國在乙醇上的潛在需求,是遠遠落後的,更不用說要滿足世界上其它地方。當雙方的伙伴關係建立於發展新的生化燃料提鍊方法-例如使用蔬菜的殘餘物,這會比降低關稅來得有意思多了。這個研究意謂著在科學家和研究者創造更多論文發表,或只是增加雇用更多甘蔗的切割者而已之間的不同。這些人努力的結果,能讓我們加以利用只能在赤道以下發現的自然優勢。Hard game in the tankesabafo Brasil

所以,布希這個王八蛋,對,從石油公司來的,被整個地球稱為敵人的傢伙。現在,他想減少對石油的依賴,迫使那些販賣石油給美國的受壓迫國家,如委內瑞拉,伊朗、安哥拉,陷於貧窮的處境。然後結果是讓甘蔗和玉米的價格上升,讓數以百萬人因缺乏糧食而陷於饑餓,還直接的影響到cachaça這種在巴西十分普遍的酒精飲料和爆米花的價格。這個窮凶惡極的人一直在想些邪惡的計劃。幸好,我們仍然有來自四面八方準備讉責他的聲音,特別是來自卡拉卡斯(委內瑞拉首都)的霸主。向乙醇說不,向委內瑞拉的石油歡呼!乙醇是保守的,石油是革命的。和布希與乙醇一起失敗O Triunfo dos Porcos

在這些爭議之中,我們可以看到盧拉總統在他的第二個任期內,關於挑戰性的外交和民主問題,顯的日益輕鬆。雖然當地媒體總是準備好的要對他做出更嚴厲的批評,但民調持續顯示正面的反應。

這顯示近來關於在巴西的外交事務上實踐反美意識形態的熱門爭論,己經成為老死的新聞。

Ipsos這個民調機構所公布的調查指出,作為一國元首,盧拉總統得到越來越多的正面的評價,而布希則在拉丁美洲的民意中受到拒絕。「O Estado de S. Paulo」取得這份報告後指出,該組織認為布希藉著盧拉的聲望以擴展他的拉丁美洲之行。這份民調顯示,盧拉的形象剩餘(正面形象減去負面形象),在巴西,有36%,在玻利維亞有39%,在秘魯有37%。然而,布希則無處不顯示其負面形象:在玻璃維亞的形象剩餘是-43%,在巴西則是-55%,在秘魯是-3%。盧拉和布希,在受訪者之中,則各有55%和32%支持度。Real BBBBlog do Roberto Leite

他們在那裡,每個人都可以看的到,盧拉的第二個總統任期的外交政策受制於與第一個四年任期有關的調整。那些跟隨著反美國主義(大於民調機構的通常層次所能及)的假設是錯誤的。相反的事正在發生,和美國的策略性整合是理所當然的。第一個所顯示出來的訊息是美國和巴西親密的貼近,以形成國家集團,在聯合國上支持國際制裁伊朗的核武問題。現在看起來是巴西和華盛頓方面在生化燃料上的結盟。巴西將會是美國在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上重要的中心支柱。或者我們是不是應該說,減少(美國)對中東、尼日和委瑞內拉的依賴。什麼是反美主義Blog do Alon

在經過了二年對於巴西外交政策的反美國主義的批評後,現在整個遊戲己經改變了:我們會看到對於盧拉美國主義的外交政策的批評,在未來的二年或以上的時間。我們應該警告盧拉不要試圖用中立來處理議題,因為這將會是又二年的對他在外交政策上沒有決斷能力的批評。如果你停下來,怪獸會抓住你- Nassif Online

作為最後的綜合報導,我們將把注意的焦點帶到將會引導美國和巴西之間生化燃料協議結果的實質決定性因素。其風險和利益基於評估誰可以參與決策的政策上。

布希來到拉丁美洲為了二個理由,這二個理由在他的外交政策上同等的重要,但二者之間沒有什麼關聯。第一個理由是,他需要關於乙醇的會談。第二個則是中和查維茲現身在這個區域所造成的影響。這是高層的會談。布希將會來去匆匆。有人會比他先到,且在他走之後繼續會談,這就是另一個布希,他的弟弟,傑布(Jeb),前佛羅里達州州長。乙醇變成家族議題,最優先考慮的事。美國佬回家?- no mínimo weblog

此次促成生化燃料協議的形成,包括了以下的人士參與:Luis Alberto Moreno,哥倫比亞外交官,曾於2006年在美國的施壓之下,被選為美洲開發銀行主席、Roberto Rodrigues,盧拉第一個任期內的農業部長,同時也是著名跨國生物及化學企業孟山都(中文/英文),在巴西引進基因改進產品時的重要策略決定人物、Donna Hrinak,前巴西駐美國大使、Jeb Bush,現任美國總統之弟,前任佛羅里達州州長、小泉純一朗,日本前首相。藉由這些對乙醇全球擴展、具象徵性的支持者們,可以想像的是這些參與者的層級和他們各自的國家之間的關係。巴西-聯盟Outra Globalização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