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29 三月 2007

報導 來自 29 三月 2007

菲律賓:部落客談論在家自學教育

校對:Leonard 在菲律賓某些部落格上出現了有趣的討論:讓孩子在家學習或是送到學校去? A Passerby's Trail部落格寫道: 身為教育者,我累積了許多在各級學校的教學經驗,然而作為一名母親,我倒希望孩子能夠在家學習。我知道這樣做會很麻煩,尤其是要從無到有擬定學習課表,但我願意投入所有時間、精力、創造力及專業,這是為了自己孩子好,所以值得。 另一名菲律賓教育家部落客Tito Rolly與A Passerby's Trail想法一致,並表示科技可為在家學習提供良好平台。 現在科技日新月異,我覺得在家學習已非遙不可及,舉例來說,從前我們可能需要買一些百科全書,才能對特定主題有所了解,但如今網路便能滿足相同需求。 Tito繼續談論在家學習的好處: 在家學習可讓孩子免於上學所帶來的危險,例如穿越馬路時被車輛輾過、通勤舟車勞頓、綁架、街頭霸凌、逃學等,另外,還可減少學雜費支出及不必再面對愛抱怨的老師。(不過就沒有颱風假可放了)在家學習的孩子只需登入某網站,就能開始學習,這意味著學習將沒有國界限制,我們的孩子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學校上課,哈,這真是充滿無限可能。 部落客Noypetes回應Tito的文章表示,在家學習可能使得同學會成為過去式,若孩子不到學校和其他人混在一起,他們可能無法培養社交技巧。 在家學習固然是個不錯的想法,不過我擔心這種方式缺乏社交互動,同儕互動對於訓練孩子獨立自主以及融入社會十分重要,我認為應保留部分基本的教學方法,雖然資訊科技及網路足以為師,但仍無法提供同儕之間的密切互動及取代老師的角色。 A Passerby's Trail有帶過大型班級的經驗,她早就知道「社交技巧」的重要。她寫道: 身為教育者,我相信學校不是唯一培養社交技巧的場域,孩子不需要身邊一堆人才能夠發展社交能力,有時在團體當中,孩子的社交反應反而不佳,因為我帶過大型班級,所以我深諳箇中道理。 假如不需待在教室學習,孩子就不會有沒安全感、自我意識及緊張等情緒反應。學校是一個讓人深感威脅的場所,對部分孩子而言,可能會造成心靈創傷,真令人難過……不過這是事實。 Tito心目中的未來學校期望是: 我對未來學校的願景是:傳統學校在不久的未來將有重大改變,從前我們所認知的學校將從此絕跡,未來的學校雖仍由建築物構成,不過教室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多間電腦教室,而在教室電腦前面的是老師,學生只需待在家裡。教學內容將分為許多單元,因材施教,培養學生獨立自主,由於同儕不需面對面相處,而且學生可自行決定課程進度,所以學習速度較慢的學生不會再因為課業落後而遭同儕訕笑。

伊朗:對民眾而言,《三百壯士》不只是電影

譯者:Nausicaa 校對:twmax 由Project 300的Afshin Sabouki 所作的一張卡通圖片,回應《三百壯士》這部電影 根據Frank Miller的漫畫改編而成的電影《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不但票房成績亮眼,還成為伊朗媒體間的熱門話題。在Zack Snyder執導的片裡,三百位斯巴達武士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以抵抗波斯王Xerxes 和他的百萬大軍。 許多伊朗人對這部電影感到非常憤怒。日報Ayande No指出,這部片「要告訴人們,現在成了邪惡軸心的伊朗,一直都是罪惡的根源,而且現代伊朗人的祖先,就像在電影裡看到的那樣,是既醜陋、愚笨且野蠻的謀殺者。」製片商華納兄弟(Warner Brothers)旋即澄清,強調這是部「以歷史事件做為藍本的虛構作品」。 伊朗的部落客們對於這部電影則有不同的反應。 憤怒與希望 Lego Fish製作了一個名為「Project 300」(300指電影名稱)的googel炸彈(Google bomb),導引在線上搜尋這部電影資訊的人們到一個有各種以「古代波斯」作為主題之藝術品的網站。他說可以「藉這波電影風潮,把真正的訊息傳達出去,也就是,伊朗人並非片中所描述的那樣。」 Lego Fish表示,Project 300並不像有些人所猜想的,是拿來報復和做為對抗的。它是通力合作下的成果,目的在於展現波斯人不為人知、且在現今媒體上缺乏能見度的藝術面。 部落客The Spirit of...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關聯

校對: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部落客分享許多關於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問題。 酒精 Onne Parl告訴我們為什麼酒類去年秋天會從市場上消失。這位部落客說: 根據消息靈通人士指出,酒類去年秋天從市場上消失之因有二種說法。有人說,伊斯蘭政府對於酒類易得性的關注。另一種說法是關於錢的問題。從價錢低廉來看,顯然過去酒類免課稅。當政府開始對酒類徵稅,商家不願支付。於是,酒類就從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來。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訴說著關於3月8日國際婦女節以及阿富汗婦女的處境。他寫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無故毆打他們的妻子,只為向家人展示他的權力和憤怒。當他想毆打妻子時,就立刻動手。許多父母將女兒嫁給六、七十歲的有錢人。坎達哈有個小新娘四歲出嫁,但這驚人故事只是數千案例之一而已。許多父母將女兒當作物品一樣販售,也不管女兒的去向以及將來是否會發生什麼。大約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結婚年齡16歲之前就結婚,而大約60-80%是被迫結婚。 Safrang說著幾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說: 在國際婦女節來臨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運自塔利班垮台後並未明顯改善,無論是媒體報導,或是聯合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及許多組織的報告也一致認為如此,家暴、強迫結婚、缺乏適當的醫療服務(以及立即照護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擔憂。 人道無國界 由於伊朗的IT專家及部落客Jadi,我們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發起活動,抗議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們可以在此看到許多抗議活動的照片,其中一張標語寫著「人道無國界」,另一個標語寫著「當不公不義變成法律,反抗即為責任」。

尼泊爾:對網路斷線的怒吼

校對:Justin 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最近決定,要在上下午各斷線一小時,對當地部落客顯然不是好消息,這些企業家以這項行動表達抗議,譴責毛派份子毆打旅館老闆事件,部落客一方面抨擊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網路斷線而怒,雖然後來服務商在白天恢復連線,尼泊爾部落客還是有許多意見不得不發表。 My Sansar得知斷線原因後寫道: 今日下午四點起網路便已斷線,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表示,一小時斷線行動是企業家團結抗議的表現,這是國內首度由服務商主動斷線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銳文字批評斷線是愚蠢決定,要求業者應補償消費者,並應承諾未來絕不重演。 到底是誰認為斷線是「必要行動」?我們不需要另一位賈南德拉(Gyanendra Shah)來剝奪人民的網路權力,(賈南德拉為毛派領袖,去年二月發動政變接管政府時,曾斷絕尼泊爾全國網路一個星期),我們拒絕再因任何藉口讓資訊與通訊癱瘓,絕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為斷線而無法進行重要工作,後來得知斷線是服務商人為造成,他簡直無法置信: 身為用戶,我都定期付費,為什麼他們的行動要把用戶拖下水?…這種抗爭行動真是可恥。 The Radiant Star同樣抗議網路斷線,強調任何一方都未從斷線中獲益: 難道他們這樣不算侵害消費者權力嗎?簽約時就已說過,除非出現人為無法抗拒因素,服務商都應提供24小時網路連線… 我們一起來譴責此次事件! 直到服務商決定結束抗議之前,每日兩小時斷線還是會無限期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