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四月 2007

報導 來自 26 四月 2007

(短訊)阿根廷:圍牆能否解決問題?

部落格GoodAirs的Ian提到,愈來愈多人選擇住在「區域型住宅」,在房屋群落外築起圍牆與鐵絲網,雖然看似較有保障,但這種住宅區平均每三天就會出現一椿搶案,所以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安全,而且這種設計還有另一項缺點,在區域型住宅內,孩童生活在自行建構的泡泡之中,完全與現實世界隔絕。

(短訊)墨西哥:墮胎討論再起

墨西哥國會最近決定讓墮胎合法,由於許多民眾信奉天主教,這項決議讓他們大為光火,Ciudad de Mexico[ES]等部落客同時呈現兩造說法,但也質疑「為何不讓此事開放公眾論辯?」,或直接透過公投讓人民裁決,也有些部落客如Goleech[ES]「支持墮胎除罪化,但不代表支持墮胎」,也希望社會對此有更多討論與論辯空間。

(短訊)卡達:社會七大奇蹟

卡達部落客Hamlet提及國內七大奇蹟,其中包括:「第二號奇蹟:『人脈決定一切』,就算你擁有對的證照、工作資歷、教育背景…等等,但如果沒有認識對的人,一切都是罔然,根本不可能得到合理的職位,這個現象非常普遍,阿拉伯人甚至還為此創造新字『wasta』。」 --- (譯註)原文內所提到的七大奇蹟包括:第一,出身地決定一切,只要來自西方英語國家,再差的人都是寶,只要來自亞洲或非洲,再好的人都是草;第二,人脈決定一切;第三,性別決定一切,女性薪資一定比男性低,就算資歷、背景、身份、教育旗鼓相當,只要性別不正確,同工當然不同酬;第四,做得愈多,領得愈少,最好的工作地方是政府單位,因為做得最少,領得最多;第五,待得愈久,領得愈少,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剛自海外前來卡達的同事薪水當然比較高;第六,勞工法,沒有人仔細看過勞工法,公務員的福利好得令人眼紅,民營企業的待遇簡直像19世紀奴隸法重現;第七,從沒有人想改變上述奇蹟!

葡語系部落圈報導東帝汶的第一輪選舉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給誰?” “我不會說的…” “為什麼?” “我才不笨…”東帝汶正舉行它成為獨立國家後的首次全國選舉,目前的投票統計顯示:為了決定下屆總統有舉行第二輪投票的必要。先前於四月九日舉行的投票在計票過程中產生某些令人困惑的問題,這對一個先前沒有選舉經驗的國家來說是可預期的,較意外的是國家選舉委員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種語言發佈記者會 — 德頓語、葡萄牙語、印尼語及英語,在以個人身分對選票處理的不合邏輯結果表達質疑並提出強烈關切後,古斯芒神父遭免職並由其他官員發表聲明。葡萄牙語的消息來源報導: 東帝汶國家選委會(CNE)在完成選舉報告分析及排除無效投票後,今天將宣布四月九日總統選舉的暫定結果,包考地區(Baucau)所統計的誇張投票數被認為是在一小選區Vae-Gae的紀錄有技術錯誤,在東帝汶選委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神父暗示確實存在‘不合邏輯’與‘無法解釋’的情況後,隔天選委會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釋:檢閱報告及判定705個地區無效票數的程序已於昨天當地時間早上四點三十分結束,這是一段‘漫長且小心翼翼的’過程,由於技術錯誤阻礙了許多地區的選票計算與紀錄… 官方將於週五發佈第一回總統選舉的票數總計,第二回則預定在五月八日。 “東帝汶今日發表暫定結果”引自部落格Timor Online 東帝汶正歷經某些錯綜複雜的時刻,在這(仍然)是葡語系的國家,選票增加的奇跡有了新的解釋,難以明白發生什麼事,不論是來自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或來自歐盟(UE)的國際觀察員,在星期一三五有一個解釋,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個解釋;這是如此的巧,當他們發覺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的候選人盧奧洛(Lu Olo)將會是第一回的贏家時,問題就開始了,巧合… 事實是隨著計票過程展開,漸趨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與霍塔(Ramos Horta)企圖給予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致命一擊的最大目標已完全失敗;我不知道這對東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盧奧洛的最終勝利使澳洲人如鯁在喉,而這是澳洲政府絕不接受的。我為我的坦白致歉,但對我而言,越讓澳洲人難受越好。 “澳洲製造混亂打擊東帝汶”引自部落格Alto Hama 與所臆測相反,包考地區(Baucau)並未有選舉舞弊;最終在一個登記6萬一千個選民的地區並沒有30萬票,雖然我不明白疑問是什麼,因為登記在任一地區的東帝汶選民可自由地選擇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實上所發生的只是邏輯謬誤,稽核員僅計算各地區的選民數量,而沒有將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識別區,‘因為缺乏合格的人力資源而導致計算錯誤’真是過錯,但這些是可使南方鄰國驚恐的錯誤,而當他們驚恐時… 雖然查核結束但仍未有最終結果,他們是在等待五位候選人即將向上訴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訴形式化嗎?他們是在等待澳洲人許可嗎?一定不是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之一… “最終沒有任何舞弊”引自部落格Pululu 事實上,這個世界最年輕的國家可能已明白要為這次就職選舉經驗做更好的準備,在一個受文化上、語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閡動盪的國家裡,縈繞著初次投票程序與計票的不確定因素必定對進行過程帶來額外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 有些人認為星期一的選舉是成功的,就此來說,只有選舉期間相對平靜是如此。因為假如我們檢視其他方面,我們不能不誇張地說這次的選舉是場真正的慘敗,有這麼多來自各方面的異常、失敗、矛盾、抱怨及抗議而無任何可行的解決方法:...

秘魯:造訪部落格村

校稿:abstract   “阿瑪斯廣場及背景中的聖多明尼哥教堂”由Juan Arellano拍攝 今次我們將造訪一些我們過去未曾見過的部落格,另一種類型的部落格:如果你的興趣放在政治或網路行動,也許在第一眼瞥見時不會引起你注意;但這類部落格同樣地有他們自己的一片天與其追隨者。我們必須時時刻刻帶著謹慎的目光走進,有時候,鑽石在我們最意想不到之處,那麼讓我們稍微探險一下吧。 無疑地,緊鄰太平洋的利馬是最大的拉丁美洲城市。如同大多數其他類似的首都,公共運輸系統總是一片混亂,許多人有著自己的觀點責備小巴士是罪魁禍首;但一般而言,政府致力於公共運輸的規劃總還是留下許多地方讓民眾對其有所要求。假如你有所懷疑,那麼看看這些Juan de Dios 在文章「輪子在哪裡?」中發表的照片吧,幸好,不用哀悼任何傷亡。 既然我們已經提過小巴士和他們的壞名聲,我不禁想指出一則幾個星期以前部落格「我是瑪莉亞(Sutiyqa Mariam)」發表的文章「多語系的小巴士(Polyglot Combi)」,這則趣聞使我們思考:「並非每一件事都如此糟糕,總是有可改善的空間」。 事實上,真正糟糕的是祕魯人的足球。不是因為球員的才能,而是聯盟的管理者對於這場風波實在有許多事得處理。瞧瞧這則於網站「中場」發表且標題名為「夜幕落下:祕魯足球被擊倒」的報導。 如每個人所知,由於一項導致損失四分的決議且將該球隊降至次級聯盟,安卡什隊被除去今後比賽的參賽資格;更有甚者,其餘的11家(足球)俱樂部則將決定參與角逐季末的錦標賽。但祕魯足球聯盟理事會所駁回的裁決引起職業俱樂部嚴重的焦慮,為何如此?世界杯委員會委員Jose Malqui領軍的安卡什隊,如這樣一支在一級聯盟廣受喜愛的勁旅是否會被排除在外,好讓Julio Vasquez Giacarini先生得到職業足球工會(ADFP)的大位? 部落格“A boca de jarro”於這篇「祕魯足球聯盟:一個腐敗的組織」中,稍微回顧祕魯足球領導人的低劣操守所引起的後果。 我的意思是假如明天我們發現有人收買裁判,假如我們發現領隊賄賂其他隊的球員以讓他們「輕鬆地比賽」,就設想你可能會面對的處罰…別擔心,假如你是個沒靈魂的作弊者,無論做了什麼事,祕魯足球聯盟(PFP)有個能解決你問題的方法…「特赦」。 祕魯足球的美好時代已經啟程,或至少我們這麼期望著。如同這句格言所說:「壞事不會持續百年,否則也沒人能抵抗它」,一切終會逝去,這就是人生。關於一些處世哲理,部落格「旅者評論(Comentarios de 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