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葡語系部落圈報導東帝汶的第一輪選舉

校稿:chy7211

Timor Elections 
“你投票給誰?”
“我不會說的…”
“為什麼?”
“我才不笨…”
東帝汶正舉行它成為獨立國家後的首次全國選舉,目前的投票統計顯示:為了決定下屆總統有舉行第二輪投票的必要。先前於四月九日舉行的投票在計票過程中產生某些令人困惑的問題,這對一個先前沒有選舉經驗的國家來說是可預期的,較意外的是國家選舉委員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種語言發佈記者會 — 德頓語、葡萄牙語、印尼語及英語,在以個人身分對選票處理的不合邏輯結果表達質疑並提出強烈關切後,古斯芒神父遭免職並由其他官員發表聲明。葡萄牙語的消息來源報導:

東帝汶國家選委會(CNE)在完成選舉報告分析及排除無效投票後,今天將宣布四月九日總統選舉的暫定結果,包考地區(Baucau)所統計的誇張投票數被認為是在一小選區Vae-Gae的紀錄有技術錯誤,在東帝汶選委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神父暗示確實存在‘不合邏輯’與‘無法解釋’的情況後,隔天選委會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釋:檢閱報告及判定705個地區無效票數的程序已於昨天當地時間早上四點三十分結束,這是一段‘漫長且小心翼翼的’過程,由於技術錯誤阻礙了許多地區的選票計算與紀錄… 官方將於週五發佈第一回總統選舉的票數總計,第二回則預定在五月八日。
東帝汶今日發表暫定結果”引自部落格Timor Online

東帝汶正歷經某些錯綜複雜的時刻,在這(仍然)是葡語系的國家,選票增加的奇跡有了新的解釋,難以明白發生什麼事,不論是來自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或來自歐盟(UE)的國際觀察員,在星期一三五有一個解釋,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個解釋;這是如此的巧,當他們發覺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的候選人盧奧洛(Lu Olo)將會是第一回的贏家時,問題就開始了,巧合… 事實是隨著計票過程展開,漸趨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與霍塔(Ramos Horta)企圖給予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致命一擊的最大目標已完全失敗;我不知道這對東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盧奧洛的最終勝利使澳洲人如鯁在喉,而這是澳洲政府絕不接受的。我為我的坦白致歉,但對我而言,越讓澳洲人難受越好。
澳洲製造混亂打擊東帝汶”引自部落格Alto Hama

與所臆測相反,包考地區(Baucau)並未有選舉舞弊;最終在一個登記6萬一千個選民的地區並沒有30萬票,雖然我不明白疑問是什麼,因為登記在任一地區的東帝汶選民可自由地選擇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實上所發生的只是邏輯謬誤,稽核員僅計算各地區的選民數量,而沒有將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識別區,‘因為缺乏合格的人力資源而導致計算錯誤’真是過錯,但這些是可使南方鄰國驚恐的錯誤,而當他們驚恐時… 雖然查核結束但仍未有最終結果,他們是在等待五位候選人即將向上訴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訴形式化嗎?他們是在等待澳洲人許可嗎?一定不是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之一…
最終沒有任何舞弊”引自部落格Pululu

事實上,這個世界最年輕的國家可能已明白要為這次就職選舉經驗做更好的準備,在一個受文化上、語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閡動盪的國家裡,縈繞著初次投票程序與計票的不確定因素必定對進行過程帶來額外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

有些人認為星期一的選舉是成功的,就此來說,只有選舉期間相對平靜是如此。因為假如我們檢視其他方面,我們不能不誇張地說這次的選舉是場真正的慘敗,有這麼多來自各方面的異常、失敗、矛盾、抱怨及抗議而無任何可行的解決方法: 儘管有許多國際觀察員參與,這場總統選舉並未因此轉向透明化,且並未抬高任何主權機構、首長、人民、政黨領導人或觀察員的聲譽,誰也沒有。明知2001年的選舉因其透明度而遭詬病,難道不能期待我們會為東帝汶即將舉行的首次選舉做更好的準備嗎?
我們要去哪?”引自部落格Timor 2006

Boletim 2. Volta混著各種垃圾,一張印著微笑的霍塔(Ramos Horta)和盧奧洛(Lu Olo)照片的第二輪總統選舉公告的印刷品,不小心被放在滿是其他種廢物的垃圾桶之外,是的,每個看過的行人幾乎都把它扔到垃圾桶。
總統選舉的其他方面”引自部落格Timor 2006

根據上回民調結果,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的候選人古特雷斯‧盧奧洛(Francisco Guterres Lu Olu)贏得大約26%的票數,據推測實為東帝汶民族抵抗評議會(CNRT)的無黨籍候選人-拉莫斯·霍塔(José Ramos Horta)贏得22%,民主黨的費迪南‧阿勞若(Ferdinand de Araujo)又名拉斯瑪(LaSama)民調約19%位居第三,這一次沒人爭論盧奧洛(Lu Olo)與拉莫斯·霍塔(Ramos Horta)將於五月面對二輪選舉的事實。無庸置疑地,葡語部落客們傾向將霍塔(Ramos Horta)與古斯茂(Xanana Gusmao)連同他的澳洲夫人視同東帝汶葡語爭端的仇敵,並給予更大量的關注。這次的選舉肯定會反映並擴大文化上與語言上的衝突。

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澳洲是美國及全世界各地金融精英的代表,這些人寄望霍塔(Ramos Horta)與古斯茂(Xanana Gusmao)雙手奉上東帝汶,這是他們千方百計想達成的… 他們會逐漸履行踐踏在繁多屍體上的計畫,假如任他們在本地橫行,我們可將此稱為“賣國”!這看起來像賣國,因為它的確是賣國。當談論到阿卡提利(Alkatiri)… 他打算將東帝汶利益賣給誰?給中國?你瞧,他也將(國家利益)賣給那些狗娘養的… 那些以中世紀農奴制度剝削中國人民!可是不可以啊… 阿卡提利(Alkatiri)有一個他希望可以在東帝汶施行的社會型態的個人計畫,而這或許會成功,他所需要的是肅清不良支持者的政黨及清除那些反對他計畫的行動。
米尼奧省至東帝汶的土地上“似什麼是什麼””引用自部落格Página Um

盧奧洛(Lu Olo)聲稱希達麗亞(Cidália)對這個國家而言會是一位美好的第一夫人。盧奧洛(Lu Olo)說:“希達麗亞(Cidália)是東帝汶土生土長的女性,她並會是我們歷史知名的第一夫人,她了解文化的價值與傳統,希達麗亞是個深情的女性,充滿愛心、智慧及擁有寬宏的心胸,而且她將運用她的智慧及知識增進我身為東帝汶共和國總統的角色”。 “一個居家的男人將促進家庭價值”引用自部落格Lu Olo para Presidente

東帝汶的葡語部落客同時提供了一些話,以促進我國人口統計型態內的多樣文化與語言背景的共存,他們論及近代東帝汶混亂的歷史所留下的傷疤 — 傷害必須經由寬容與相互尊重而治癒。

在我這個世代,沒有人學葡萄牙語,因為我們出生於印尼佔領期間;葡萄牙語僅使用在天主教的禮拜儀式中-大多數東帝汶人是天主教徒,我們在學校學習印尼語而在家說我們的母語-德頓語,對我們東帝汶人來說,學習如葡萄牙語之類的拉丁歐洲語言,由於我們習慣更為簡單的文法規則,更加努力與投入是必須的… 我希望我們能從過去犯的錯誤和失敗中學習,以更好地解決我們的問題,並成熟地面對未來將來臨的新挑戰… 東帝汶人是率直且謙遜的,並驕傲地維護從他們親人所傳承的文化與傳統,人民既友善且以社會分享的公有概念生活著,雖然與路西塔尼亞島分隔數千公里,東帝汶與葡萄牙共同分享許多事物,由於葡萄牙人出現於這個島已歷經四個世紀半,該島並以“鱷魚島”聞名。
草藥醫生的談話”引自部落格Area de Projectos 2007 ESSPS

我們從過去長期為葡萄牙人殖民及印尼人佔領的民族裡繼承了什麼?從葡萄牙,我們繼承天主教信仰,與保羅、馬利亞和安東尼奧這些姓名,以及構成我國目前政治精英的小圈子所使用的葡萄牙語。從印尼,我們所繼承最糟的事是治理國家的腐敗思想(僅有的制度是為了在社會名望上提供更好的地位),但在人力資源訓練方面,印尼做的好多了,而且沒人懷疑這點。過去五年,我們見到某些領導者的某些不恰當的言論,他們稱呼那些在印尼完成學業的人為‘速食麵學者(Sarjana Supermi)’,這類措辭變相地告訴那些人:我們國家不需要你,這幾乎是一巴掌打在這沒機會為自己與國家去選擇最好的世代臉上,甚至與我們心願相左地,我們必須承認存在於兩個世代間的距離,在印尼受教的人們和曾流亡的領導者同樣偉大,快速地來看為了進行立憲會議選舉的新政黨編制,考量到所有我們自過去承襲的事物,摩擦與歧異依舊存在,但當前各政黨與代表兩個世代的政客們之間的政治爭端,必定得由互相尊重來裁定,這是為了讓我們剛獲獨立的民主之路能不偏不倚地依循正軌。
承襲了什麼?”引用自部落格Notas Soltas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