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法國總統選舉:非法國的外界觀點

譯者:chy7211

本週末,超過六千萬法國人在第一回合法國總統選舉裡投下他們的一票,範圍限縮至候選人名單上的兩位:保守黨右翼人民運動聯盟(UMP)候選人尼可拉斯.薩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會黨(Socialist Party)候選人瑟珙蓮娜.賀雅爾(Ségolène Royal)。將同時面對五月六日的決勝大選。

自從五年前的總統大選後,特別是經過2005年暴動以及頭巾爭議(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後,移民及種族已成為政治辯論的核心議題。 這次選舉並結合了法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女性總統候選人,可能在星期日獲得自1965年以來,史無前例最高的投票數。

這裡有個對於這次選舉的界外觀點,來自法國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國殖民地裡關注此議題的部落客們、以及比例持續成長的半法國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語系圈 對薩克奇鮮少好感 如同許多法語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對於薩克奇是否能在處理法國種族問題以及促進法語系世界的和諧關係,抱持懷疑態度

晚上八點半聽到薩克奇,我馬上淚盈眼眶。他想要保護我,想要這個大法國家庭的兄弟情誼,他反對“黃金降落傘(golden parachutes).”當下只要閉一隻眼似乎他幾乎能夠成為一個社會民主黨員了!薩克奇最後以反對終身監禁刑罰,並提出退休年齡保障在65-70之間等政見結束。下個要面對的是:RCJ Coassgen宣佈的歐洲公投…。 …對於喜好賀雅爾有其他論點:受歡迎的陪審團、在國會裡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請願的權利、將少年犯送至軍事訓練管制、在地的住宿學校、彈性安全制(註)、以及可能對於其他法語系族群更為關注,因為她來自塞內加爾。

剛果-布拉薩市明日的剛果布拉薩(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裡,Mouvimat很清楚他對薩克奇絕無好感,認為世事無絕對;但如果贊成薩克奇贏,不知到時法國是否會操控在薩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們度過了第一輪初選,那麼再也沒有什麼是肯定的了,就算我們承認投票是精準地預測其結果。投票已成為一種精確的科學嗎?當然不是!但我們曉得它對於心志擺蕩不定的人的影響,以及那些沒有意見、會說出:「多數人是正確的,所以我也會投給大多數人的支持者!」

如果薩克奇贏了,他將使法國人後悔。但這些人本身就充滿矛盾,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寧願出兵,然後沈溺在自己的矛盾中…如果他贏了,在15天內他將擁有所有力量…

Mouvimat 繼續在文中稱薩克奇是資產階級的”典範(standard bearer)”,距離最高權力僅一步之遙,並聲稱猶太人是”全球金融之主。”


摩洛哥:壓倒性支持賀雅爾

社區網站yabiladi.com設置的網路民調顯示,如同其他少數族裔,法國摩洛哥人仍然懷疑薩克奇(Nicolas Sarkozy),他在總票數1057票裡僅獲得7%的支持率。中間派候選人貝魯(Francois Bayrou)獲得25%支持率,賀雅爾(Segolene Royal)最受歡迎,獲得48%支持率。賀雅爾和貝魯都受益,Yabiladi解釋,從法國摩洛哥社群的角度來看,”除了薩克,什麼都好(Anything but Sarko)”。


黎巴嫩:一個中間偏右部落客哀悼賀雅爾與薩克奇

對於選舉結果,法裔黎巴嫩部落客 Frencheagle-一個偏好貝魯而非薩克奇的右翼份子-寫道:法國已選擇了”平庸與自大“。賀雅爾是個平庸的候選人,僅吐出無法兌現的承諾,而薩克奇則是自大傲慢的那一位,由他處理2005年暴動可見一著。

Frencheagle,看來他偏好選擇貝魯,認為這些結果象徵法國明顯右傾。他自身作為一個右翼份子,Frencheagle認為這是一個好的跡象,但他並不希望薩克出任總統。

如果你計算貝魯、薩克奇及勒龐的總得票數,你會發現法國從未如今日一般保守。超國60%的法國人認為只有右派能夠解決目前這個國家所遭遇的種種問題。這只會讓我感到高興,因為我正是個右翼份子。然而,我很遺憾薩克奇進入第二輪選戰。這讓我想到未來這樣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可能成為這個共和國的總統。他曉得如何摧毀評論、如何煽動,但他絕對不曉得如何從全體利益角度,作為所有法國人民的媒介者。

突尼西亞

全球之聲作者Samsoum將突尼西亞部落格圈對於此次法國總統大選做了全面性的深度報導來自火星的女孩質疑為什麼比起國內政治情況,突尼西亞人看來似乎更熱衷且更了解法國政治。

海外領地投票

瓜德洛普與馬提尼克Guadeloupe and Martinique 瓜德洛普及馬提尼克同樣出現持平紀錄,瓜德洛普多數投票者是投給薩克奇(42.6%)及賀雅爾(48.4%)。

海外領地的投票是在4月21日,比法國本土早一天,Internet Rapide的葛瑞格解釋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影響他們認為自己的投票是無關痛癢的。由於提早一天投票以及時差,來自法國本土的電視及收音機新聞廣播被暫時中止,以配合停止在星期五之後投票前的競選活動。


賀雅爾是”法國之亂”

Et Si Nous Parlions 激昂的寫到他對於薩克奇信心全無,以及他對於賀雅爾的支持,Trop Nul en Guadeloupe解釋為什麼賀雅爾是”法國之亂”。

賀雅爾,她將自己粧為法國之母,其實不過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一個隱藏在美麗臉龐下的騙子(太容易矇騙許多投票者)。自從”她”六個月前開始競選,賀雅爾就不停地隨著目前事件找到安插自己位置的機會,也滿足其他人的期望。特別在她的企圖裡,她犯了許多所謂的大錯,但這些事實上正是她空泛論點的具體成果。 如同社會黨的輕蔑傲慢,她已經成為最新、忠實的成員。賀雅爾不過是一個將自己獻給最高出價者的高級妓女。


Trop Nul en Guadeloupe也認為許多薩克奇的支持者也許會投給賀雅爾,這麼一來在第二回合選舉裡薩克奇將會面對賀雅爾-而非貝魯。


大溪地

政治如鬧劇

Samson Point Com寫到大溪地的選舉情況。如同在法屬安地列斯(French Antilles)、法屬玻利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是早一天投票的。但是在這情況下如果他們不提早一天投,因時差因素大溪地人將在投票前得知法國本土的選舉結果。

就像許多人,Sampson寫到這次總統選舉紀錄裡的有趣之處。但他認為這樣的關注某種程度反而變成了鬧劇,而無法顯現真誠的市民契約自主。

Now, you are as likely to find the candidates in VOICI and GALA [i.e., tabloid magazines] as in LE MONDE our L’EXPRESS… 現在,如同在LE MONDE我們的L'EXPRESS…,你很容易在VOICIGALA(如:小報雜誌)裡找到那些候選人。 你有聽過這次大選如何迷惑整個法國。沒錯!如同勒龐所說的。我們不是在裡面談我們自己嗎?我們飄游在無意義的字海當中…我們問我們自己阿列特.拉吉耶(Arlette Laguiller)(她認為他自己是個”男人”?)之後的那張照片放的會是誰,我們拿出賀雅爾穿牛仔褲的照片因為她通常只穿洋裝…等。


薩姆森一度穿越”憤怒的青少年時期”(法)。他充滿了疑慮。儘管如此,他寫道,這是個重要的投票,如果人門是塗在更高層次的政治領域有所實踐,公民教育是必要的。父母應該與他們的孩子談論政治。

一個住在法國的非洲人表達他對賀雅爾的支持,及對薩克奇的破滅

薩克奇與2005年暴動事件

Et si nous parlions,一個法語系國家非洲人,解釋他就算一年前是薩克奇的支持者,為何現在轉而支持賀雅爾的原因。

薩克奇處理2005年暴動事件使得Et si nous parlions的作者相信,薩克奇以及多數的法國人,並非真的對於建構一個多元社會、多元種族的法國感興趣。

一年前,我是挺薩克奇的。我密切關注著他的想法,那些曾承諾將為化石般法國帶來改變。因為我始終相信”一隻鳥在手,勝過兩隻在林中”,所以我積極行動。總之,與其等待,也許是1000年的時間,等待法國改變它的心智及整合它的歷史裡不同顏色人種,當我們在期待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之時,我寧願接受真實存在的歧視。

直到有一天,在郊區發生了暴動。我等待薩克奇以務實的態度處理這個問題,恢復平靜,而且仍然試著理解並找出這個郊區排除問題的社會解決方案。我等待他利用這個機會重啟肯定的行動。在某些失業率達40%的城鎮裡,不難理解為什麼就業會是郊區暴動的首要答案。所以,當尼可拉斯先生決定開始細數在一個生活在法國、來自巴黎紐利的白人面對來自巴黎北郊Clichy-Sous-Bous的棕膚青年,必須面臨自然的、歷史的、心理的與社會的種種恐懼,我們完全被嚇到了。

And that is how I came to understand what sauce Sarkozy was counting on us to eat. That is how I decided to look elsewhere. If Sarkozy had been in power this last decade, someone like me would never have come to France. 這就是我開始瞭解到薩克奇希望我們所嘗的滋味。這是為什麼我決定尋找其他地方。如果薩克奇已經掌權十年,那麼像我這樣的人就不可能到法國。

種族與法國政治

在法國,無論是左翼或右翼認真努力消除種族主義,Et Si Nous Parlions都深感懷疑,但左翼則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這是真的,過去在右派人民運動聯盟(UMP)的黑人比起在社會黨裡的更多。但人民運動聯盟(UMP)裡的薩克奇已走向了極右派。這是一個UMP黨員對於有色人種所說的:我們將不會作任何事幫助你們獲得成功,但一旦你(妳)富有且具有名望,我們將會忘卻你(妳)是從哪裡來的。這就是只想追求最好的人民運動聯盟(UMP),在他們達到巔峰的路上,一路踩在那些被排除及貧窮所苦的人們身上。我不認為左翼份子裡的種族主義者會比較少,但我想在合法化種族主義以及不言明之間有個差異,這個差異是種族主義的始作俑者懷疑他的行動合法性。我對一個認為黑人居住在貧困郊區是正常的、認為只有外國人會製造問題、認為一夫多妻是暴亂來源的國家,並一無所求…。

如果薩克奇和勒龐進入了第二回合,法國將會從中受益。我再沒有理由需要冷靜或相信法國是期望多元的。我不再是和平主義者,我將為了共產主義利益而投票,因為我想無論如何,在多數人知道他們自己的選擇的情況下,我們並無法作任何事情。因此,我將創立我的黑人公司為黑人客戶服務並聘用黑人勞工。我將加入黑人協會…你可能會告訴我,我正在作他們期望我做的事,你是正確的。但至少這是以我的利益為依歸。

謹慎支持賀雅爾

雖然這位部落客並不確定賀雅爾比起其他候選人,是否能成為更理想的代理人,至少賀雅爾的> 發言對於非洲移民的利益更具說服力。

知識份子告訴我們不應投票給賀雅爾,只因她是女人。我有一千個客觀理由迫使我該投給她。第一,我是非洲人,而且她是唯一在電視上面對觀看TF1的百萬法國人民,聲稱法國剝削非洲的候選人。這並不意味她將會比其他候選人來得好。讓我們回歸現實;這是由我們決定改變我們自己的原生國家。毋庸置疑,她所說的事實已是一個好的開始。她也是提出”來回行程”的簽證,讓非洲人民能夠更容易回到他們的原生國家的候選人,而且我想今日的流離是由法國自身所建立的,這可不是件小事。

女性總統作為希望與改變的象徵

Although the fact that she is a woman is not the primary reason this blogger is voting for Royal, the symbolism of her gender is not lost on him 雖然事實上她是個女人並非這個部落客投給賀雅爾的主因,但他並未忽略她的性別所彰顯的象徵意義。

…頭一次,一個女人被視為法國的總統。憑良心講,我不相信她跟其他人相比能更勝任與否。但我想她所象徵的遠超越政治。我來解釋。 雖然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婦女仍遭受到這個社會歧視。一個女性能在這個層次握有權力是這個轉變的開始。我們不能再靠我們男人來改變,但我們可以靠我們的年輕男孩們,讓他們瞭解到一個女性能夠做到任何男性所作的事。是什麼改變了我所屬的少數族群?這是一個在人們心目中的象徵。在美國,你可以看到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現在你能看到芭拉克.歐芭瑪(Barak Obama)。我們不在那裡而在法國,但這是個起點。

照片:尼可拉斯.薩克奇與瑟珙蓮娜.賀雅爾;來源:Wiki Commons

譯註:彈性安全(Flexisecurity):彈性安全制是一個在未來歐洲勞動市場及社會政策發展中浮現的新關鍵字。它是指製造高水平的勞工彈性,並提供他們高水平的工作安全。亦即,彈性安全制意謂勞工不需在彈性(包括排班、契約、出入勞動市場…等)與安全之間二選一,但試圖在工作具有社會保障的前提下,協調出更具彈性的工作機制,例如接受額外的專業訓練。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