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五月 2007

報導 來自 17 五月 2007

(短訊)約旦:媒體監督團體將出現

  17 五月 2007

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約旦部落客Lina連結到一則新聞,其中指出來自五個阿拉伯國家的記者準備組織媒體監督團體,以反抗區域內政府對媒體記者限制愈來愈多。根據報導,20位來自埃及、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摩洛哥與利比亞的記者將於六月份,於開羅發起「自由媒體工作者聯盟」,埃及裔美籍的社會學家與人權份子Saad Eddin Ibrahim亦表達支持。

南韓:父母親的愛、權力及金錢

  17 五月 2007

校對:nausicaa 韓國的財閥(企業龍頭)似乎是看太多香港和韓國的警匪片。南韓前十大公司之一–Hanwha的執行長最近被警方懷疑為了要幫在美唸書近期返國卻受傷的兒子報仇而採取報復攻擊。就像任何的父母一樣,當執行長Kim Seung-youn看到自己的兒子因為受傷要縫11針時難過不已,然而,為了要懲罰那些打傷他兒子的人,Kim Seung-youn也許做的太過火了,他雇用了一些流氓來報仇。Kim Seung-youn也同時被懷疑有直接參與這次的報復攻擊事件,雖然他否認此事。身為一個有錢有權的人,同時又是一個溺愛自己兒子的父親以及在極度競爭的媒體環境的一角,這件事對韓國民眾已經引起許多的爭議。 部落客 Baram8批評媒體,並以Kim Seung-youn為人父的角色來試著了解他的行為: 在我的觀點裡,我覺得Kim Seung-youn會被強烈的批評只因為他是財閥,那些毆打他兒子的酒保不正是該醜聞的原因嗎?他們不只是侍者而是流氓。八個人打一個人,他們甚至把自己的名片給他兒子,並告訴他如果他不服氣的話,可以回去找他們。想想看,如果這發生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非但飽受驚嚇而且還不能去報警。但Kim Seung-youn有權勢,所以他替他的兒子報仇(當然,我知道他的行為是不適當的) ,他應該先向警方報警的,但是,我能理解為何他要尋求報仇。有趣的是,媒體居然對這八個打人的酒保沒有做絲毫的報導,媒體只談論Kim Seung-youn在這次的復仇攻擊中是否有直接毆打那些酒保,媒體只是想要炒作另一個可以引起注意的醜聞罷了! 你覺得呢? Coolcat等其他部落客則討論單純的打架事件是如何隨著時間越演越烈成為一個大議題: 當我聽到「財閥的暴力醜聞」時,我才在好奇是誰。隔天我從網路上得知是Hanwha,這很容易了解是誰做的。我覺得替兒子報仇是很隨處可見的,我只當它是件有趣的故事。我知道Buk-chang-dong這個Kim Seung-youn兒子被打的地方,因為我以前曾在那工作過,但我對員工會坐在酒吧與財閥的第二代喝酒感到意外。突然間,一個簡單的事件變的嚴肅了,開始有謠言說,那些員工是流氓,現在整件故事的全貌已經完整且易於理解,其實,就是掌管酒吧的流氓們打自大的富家子弟。 突然間,我同情Kim Seung-youn的處境,要是我的話,我也會想幫我的兒子報仇,只不過我無法這麼做,因為我沒有權力。Kim Seung-youn有權力,他使用權力並教訓了擾民的流氓,我寧可去讚賞Kim Seung-youn。 還有,Kim Seung-youn的兒子不是個無賴,而是個耶魯的學生。 如同大家猜想,Kim抓住那些打他兒子的流氓上山,而他所雇用的流氓用鐵管打他們。據說Kim當時穿著一件皮衣外套。情節比電影還電影,也許他是真的看太多的警匪片了。而結果讓一般的民眾感到十分滿意,有人替Kim Seung-youn喝采,因為他報復了流氓,也有人替那些流氓喝采,因為他們把全能的財閥送進監牢。 另一方面,Kim的行為則是被解釋為資本主義醜惡的一面,就像Gsong的部落格裡所說的: 這件醜聞有著媒體喜愛的所有要素,金錢,暴力,父母錯誤的溺愛,陰謀和荒謬的行為。你可以找到比這個更有趣的主題嗎? Kim Seung-Youn 有錢到可以不顧社會的基本規範。這個社會使他擁有財富,他卻試圖的要控制法律,而非去尊重法律。還有,為何他的兒子要跑回首爾大學,即使他自己本身原是在一所十分優異的學校就讀? 交換學生計畫並不是用來讓想家的海外韓國學生跑回家的,為何首爾大學的亞洲歷史系要接受他? 今天看新聞時,Kim Seung-Youn 在法庭上似乎假裝他對此事件毫不知情。無論是小是大,他都會受到一定的懲處。之後,他就會假藉某種疾病而出外就醫,即便他之前不曾得過這種病。幾個月後,他就可以無事一身輕地重回工作崗位。 ORIGINAL AUTHOR: Hyejin Kim

瓜地馬拉:老校將拆與教師罷工

  17 五月 2007

校對:mountaineer 瓜地馬拉公立學校教師「再度」上街抗議,要求政府「特赦」,別將他們的「罷工行動」列為違法,此次復活節前抗爭已是當地教師這一年第二度罷工,他們的訴求並非改善制度或學校,而是爭取薪水上調12%,以下是兩項情況的對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區,面對當地市長有意拆除城鎮內一所小學,一群教師於是自願無薪工作。 部落客兼記者Claudia Navas則提到市政當局決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長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濫用職權,企圖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鎮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興建市場,這將限制許多孩童的受教權,也危及全體居民的人權。 部落格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論,他描述整個故事後,再與教師抗爭事件兩相比較。 瓜地馬拉已有太多問題待解決,(我認為)政府有意拆學校建市場根本是麻木。 2. 雖然教師罷工,教育部仍將發給他們配有微軟軟體的百元電腦,許多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 Javier Aroche[ES]說: 政府官員缺乏遠見,竟然未使用免費軟體,這樣可省下更多錢,買更多設備,我更遺憾的是國內沒有團體推廣使用免費軟體,因為這將大大影響政府決定。 Ermita[ES]也同意這項說法: 有些人或許認為,免費軟體或開放原始碼只是些電腦迷的自娛作品,但我們如果把一些數據拿給政府看,情況也許會更有趣。 與此同時,也有人在討論這些教師是否該獲得這些設備,Luis Figueroa[ES]表示,若政府還提供百元電腦給罷工教師,縱然每部電腦只需100美元也是浪費錢。 部落格Albedrio[ES]作者則指出,瓜地馬拉現在公立教育都還不足,討論這個議題(譯註:成立私營的學校和機構)很荒謬…機構的現代化與教育職員的加強也很迫切。 瓜地馬拉的教育現況是,有些教師只關心是否加薪、犯錯能否特赦與平價電腦,該求學的孩子卻待在家裡,只能利用微軟軟體學習,而家長則面臨部落客所描述的種種困境,如在San Pedro La Laguna發生的學校拆除。 ORIGINAL AUTHOR: Renata Avi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