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敘利亞:為了全體的線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議題

在我上一篇「釋放 Kareem 運動所學到的一課」 文章中,我談到關於參與運動以及為什麼一些被捕入獄和被迫害的部落客們和線上作家能夠贏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卻很難吸引公眾的注意。我也討論了這運動成功或失敗背後的邏輯,並與突尼西亞的網路運動議題做了個比較。

在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對於以下清單的注意,這份清單並不佯裝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線上作家、和運動分子們,以及他們暗中進行的倡導運動和論點。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經在牢中好幾年了,有些則是因為他們在網路上所寫 的東西,而被控告或騷擾。他們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個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應該保留對於被騷擾的部落客的支持和運動,而放棄其他遭到騷擾和折磨的線上作家。他們都應該得到我們對於保障他們基本人權的支持。為了傳播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間的注意,我希望我們可以從其他人的經驗中學到一課。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終結沉默且並使其不再發生的決定性重點。

發表關於要求一個更團結的部落格圈,且對這個由Mistral所製作的影片發表評論的突尼西亞部落客,同時也是名行動者的Astrubal如此說道:

我們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來幫助釋放那些仍然被監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來避免這樣的危害。不管怎麼作,Mistral 說得非常對,怎樣都不如一個非常團結的部落格圈所做的來得要有效率。

kareem-amer.png

為了對於以下議題的報導,和 Kareem 議題比較之下的等級差異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發表了些Technorati 的圖表,來顯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議題的部落格文章發表數(請點開圖片看結果)。這些圖表說明了必須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為了揭露某些不正義,並確保 對全部被迫害的線上作家們有著公平的支持,不管他們是否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abd-al-monem-mahmoud.png

27歲的埃及人 Abd al-Monem Mahmoud,身為穆斯林兄弟組織(Egyptian Muslim Brotherhood)部落客記者及開羅的英屬 Alhiwar 頻道通訊記者,4月15號星期日在開羅國際機場被逮捕。

據了解 Abd al-Monem 是在報導關於刑求 的新聞之後被逮捕。 Abd al-Monem 在Alexandria 大學就讀時已經因為他的行動而被拘留過好多次。上週他透過一則在Youtube播放的影片(阿拉伯文文字版) 來訴說他四年前在被國安局拘留期間所經歷過的虐待。

我最後一次看到 Abd al-Monem,是2007年三月底在卡達杜哈舉行的第三屆 Al Jazeera 年度論壇上。在一個全球之聲所作的專訪之中,Abd al-Monem Mahmoud談了些關於他的部落客經驗和藉由穆斯林兄弟組織使用網路的歷史。這個專訪將會在翻譯成英文之後發表。他也表達了對於 Kareem Amer 這位被捕入獄的部落客夥伴的支持,並解釋為什麼年輕的這一代穆斯林兄弟組織,會選擇部落格來作為他們軍火庫工具之一。

ROUKANA HAMOUR (敘利亞)

roukana-hamour.png

以(拉丁文)「Roukana Hamour」 在Technorati搜尋並沒有得到太多結果。在 Google 上搜尋的唯一的結果指向一則 Amira Al Hussaini發表在全球之聲的文章,這篇翻譯自在上個月我和 Hamour小姐在杜拜的會面後,以阿拉伯文所寫的一篇文章

Roukana Hamour是一個敘利亞部落客。去年國家犯罪安全部隊成員在沒有任何逮捕狀的情況下,在孩子們面前以槍口威脅她,並把她從家中帶走。在她被拖到街上時,她還穿著睡袍。這個發生於2006年十月十五號事件,是因為 Roukana 寫部落格而導致的。

由於她和她兄弟間的爭吵,身為一位敘利亞名商人的女兒,Roukana被拒絕繼承她父親所遺留的2千萬元的 遺產。她被法官拒絕,因為在這個案子上有如同敘利亞司法部長這類高層司法人物的介入。在從司法途徑維護她的權利失敗後,她開始以部落格發表關於她跟敘利亞 司法系統交手的經驗,以及揭發一部分的人在這個國家相關當局、銀行、司法部門的貪污,這些人阻擾著她對於她父親遺產的所有權。結果因為她的寫作,使 Roukana 蒙受更大的騷擾。

撇開 Roukana 沒有得到任何媒體或任何NGO的關注的這個事實,她自己正準備著另一場戰役。在一次EMAIL往來中,她這樣告訴我:

فقد تقدمت بطلب ترشح الى مجلس الشعب السوري عن مدينة دمشق و تم قبلو ترشحي منذ اربعة أيام و اليوم قدمت بياني الانتخابي و سأباشر حملتي الانتخابية التي تعتمد على لحمتي بالناس ليكون المقعد في المجلس مقعدهم ( صحيح ستكون فرصتي بالنجاح ضئيلة جدا لأن……….. ) و لكن يكفيني شرف المحاولة محاولة ان يكون لنا صوت يطالب و يسعى و يعبر عن الانسان.

我已經申請提名,代表大馬士革參加敘利亞議會選舉。四天前,他們已經接受我的候選人資格文件。今天,我公開了我的競選計畫,並且將很快地開始競選活 動,我的競選活動將以和民眾建立更貼近的關係為主,如此一來議會中的那個席次才真的是民眾所擁有的。(雖然從現實上來說,我現在勝選的機會是非常小的)但 我很榮幸能夠嘗試著替民眾的需求發聲,並且盡力去達成(他們的需求)。

力虹(中國)

li-hong.png

在2007年三月20號,中國網路異議人士「張建紅」(或稱力虹),一位獨立中文筆會(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ICPC) 的成員判刑六年。張去年被捕,被控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張曾在線上發表要求政治改革的文章。

ABDULSALAM BAROUDI (阿爾及利亞)

abdulsalam-baroudi.png

Abdulsalam Baroudi 是首位阿爾及利亞被 Tlemcen (譯註:阿爾及利亞的某一省) 的宗教部部長指控的部落客。他被指控二月20號在個人部落格上發表了一篇標題為Sistani Appears in Tlemcen」 的破壞名譽文章。在稍早一篇由全球之聲阿拉伯語編者Amira Al Hussaini在全球之聲發表的翻譯文章中,Abdulsalam 寫到:

在 Tlemcen 宗教部為了那則二月20號標題為 Al Sistani Appears in Tlemcen 的文章,對我提起誹謗官司之後,我接到來自Tlemcen 省的安全局的傳票,指示我要在週六出庭。 官方已經事先得到了部長可以告我(指示「就去作吧」)的允許。這個部長現在也開啟了以法律訴訟來對抗部落客的大門。 這種事發生在一個被言論自由觀察組織在2006年報告裡歸類為「網路使用者享有寬廣的言論自由」的國家裡頭。這名單列出了四個限制網路言論自由的阿拉伯國家:埃及、突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和敘利亞。

Jeff Ooi (馬來西亞)

jeff-ooi.png

Jeff Ooi,這位直言不諱的馬來西亞部落客,和另一位部落客,同時也是資深記者的 Ahirudin Attan (或稱 Rocky’s bru)一起被親政府的地方英文日報 New Straits Times Press (NSTP)控告。


在2007年1月11號
馬來西亞法院命令 Jeff 必須在1月17號前將全部據稱是誹謗的文章從他的部落格Screenshots移除。這是第一次在大馬有部落客因為他發表在部落格內的文章而被報社控告

馬來西亞的部落客發起「和我們走在一起(Walk With Us)」和「部落客團結起來」運動,以支持在這個媒體被政府所控制的國家中的言論自由。

MOHAMED FOURATI (突尼西亞)

mohamed-fourati.png

在2007年3月9號,記者兼部落客 Mohamed Fourati 在不到庭的狀況下被突尼西亞政府判處 14 個月的監禁。理由是他 2002年在突尼西亞的異議網路雜誌Aqlma online所寫的兩篇文章無國界記者組織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在一篇聲明中表示:「突尼西亞政府不允許任何反對的聲音,不管是傳統的報紙或在網路上。」

現在,突尼西亞當局拒絕讓 Fourati 的妻子離開突尼西亞,前往卡達與在Al-Sharq報社工作的丈夫會合。

MOHAMMED ABBOU (突尼西亞)

mohammed-abbou.png

freeabbou.jpg

2007年3月1號是Mohammed Abbou入監兩週年,他是律師,網路作家和人權鬥士, 因為在網路上撰文批判突尼西亞監獄系統並拿他的國家的政治犯和關在伊拉克Abu Ghraib 監獄的政治犯作比較,而被判處服監。Abbou的文章2004年八月被刊登在 the Tunisnews網站上。在服監期間,他絕食抗議過數次,他述說:「為了引起大家對我的國家所正在發生的鎮壓異議者事件的關注。」

另外一次,他把他的雙唇用釘書針釘在一起四天。在…Or Does It Explode?這篇後面,一位部落客對於 Abbou 的事件是這麼說的:

讀者們也許記得,Abbou去年以一個非常有膽識的象徵 — 將自己的嘴巴縫起來 — 企圖凸顯突尼西亞鎮壓言論自由的行為。但是我們的嘴巴沒有被縫起來,所以為什麼要對他的案子這麼沉默?

在一段對突尼西亞活動份子的訪問中,Abbou的妻子Samia談到了突尼西亞政府對他家庭的野蠻行徑。

以下大略摘譯自之前在全球之聲所刊登的文章

我問自己如果他們對待我都這樣了,那麼(他們會怎麼對待)我先生呢? 一個人告訴我:你是Mohamed的妻子吧?他發狂似地把我摔到地上,讓我的身體掃過地板,我的鞋子掉了,我的包包脫落,我一直尖叫直到無聲。他並沒考慮 到我是女人,而我沒對他作任何事,我只是來找我先生。 他沒有任何的尊重,法庭、法官、律師均如此。這些人似乎不知控制,他們就像是被餓了3天然後放出來的猛獸一樣。

RAMZI BETTIBI (突尼西亞)

2007年3月15號也是Ramzi Bettibi在他工作的網咖裡被逮捕的週年。Ramzi 被判四年監禁,罪名是複製一篇某組織的線上聲明到他管理的論壇,那個組織威脅如果前以色列總理Ariel Sharon參加在突尼西亞的世界資訊社會高峰會議(WSIS),他們將會發動恐怖攻擊。 根據The Initiative For an Open Arab Internet的第二篇報告,「Bettibi被暴力地對待,他的書和CD均自家中沒收,縱使法院沒有命令拿走這些物品。」

根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upport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ISPP),Ramzi Bettibi從2007年1月15號開始公開絕食以抗議獄中的粗暴和虐待。在2007年3月12號在網路發表的聲明中,National Council for Freedoms in Tunisia (CNLT)描述了他被折磨的方式:

在2007年2月23號,Ramzi Bettibi,這位突尼西亞的「網路犯」,在Bizerte 監獄裡遭受到三位自稱是國安隊成員的便衣警察施予的極端暴力。他們將他的手臂和腳銬在椅子上,試著強灌他牛奶,以中斷他為了抗議先前對他的暴力事件的絕食抗爭。在這過程中他的其中一顆牙斷了。 這是幾個月來,為了使他和國安部合作,Ramzi Bettibi在獄中所遭受的第十五次虐待。

NEILA CHARCOUR HACHICHA (突尼西亞)

在她公開於 Al Jazeera 和由華盛頓DC的美國企業研究所(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組織所舉辦的“Dissent and Reform in the Arab World”會議中,發言反對Ben Ali政權後,突尼西亞當局威脅她的家庭。因此Neila Charchour Hachicha這位突尼西亞部落客,也是運動份子,被迫停止寫部落格。 這是由the Lebanese Daily Star所刊登出,她所寫的最後一篇文章“From Tunisia, a Tale of Cruelty and Silence

在這個月裡,政府已經對我丈夫的房地產交易,製造許多不實的指控,這指控導致10個月的監禁。目擊者看到警方沒收我的車,雖然他 們一直否認涉入。便衣警察包圍我家且登記所有訪客的車牌號碼。一些友人告訴我,他們指示,禁止拜訪我或與我聯絡。其他人提醒我說,他們收到一張寄來的無禮 變造照片,攝於我女兒的訂婚宴上。政府封鎖了我的網際網路連線。最後警方傳喚我,訊問了好幾個小時,並要求我簽署一份永不再譴責警方虐待的聲明。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