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五月, 2007

報導 來自 五月, 2007

20 五月 2007

韓國: 教師節,最重的負擔?

原文:Korea: Teachers’ Day, the heaviest burden? 作者:Hyejin Kim 譯者:twmax 校對:Leonard 「哪一個節日對你是最沈重的負擔?」這是韓國一個入口網站討論區在雙親節的票選活動的標題。猜猜看是哪個節日?教師節得到最高票數。 五月15號是教師節,以感謝韓國的老師們。但是,這天在韓國社會長期備受爭議。教師節的傳統是學生表達對老師的感激,但有時候這真實的意義 已被禮物給弱化了。父母們深感需負責為孩子送個好禮給老師。不管老師們是否樂意拿這些東西,外界都批判教師收賄。現提出的替代方案包括將教師節移到長假之 中,或把它定為學校放假日。45%的首爾主要學校決定今年的教師節放假一天。 教師節後,一些部落客如‘Small Mind’ 精心擬定如何好好過教師節的對策 從今年開始,別給孩子的老師們任何禮物,禮券或現金。在五月14號的晚上,關起燈。在你睡著前,想想所有你經歷過國小六年、中學 三年、和高中三年的那些老師。隔天,帶著一盒的維他命飲料去拜訪你想感恩的那位老師,並表達你對他或她的感激,帶你的孩子同行將會更好。看著這個場景,你 的孩子將會擁有尊敬師長們的心,且他們的校園生活也將同時改變。老師將會給予尊敬他們的孩子更多的愛。給老師賄賂後,別在你的孩子面前責怪師長,你的孩子 將會學到。教師節是你拜訪恩師的一天。你的孩子應該會以他們的方式對待他們自己的老師,如寫封信來表達他們的感激或作個康乃馨。 但教師節的壞評價使的認真工作的教師們氣餒。Youngjinjjang 分享了他妹妹的故事. 我的妹妹在國小擔任教職三年,她對於工作感到滿足且享受和學生在一起的生活,她常常談到這個決定有多好,但是今天她看起來完全喪 失精力且心情也不好,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教師節使她失望,原因是…這位老師寄了兩封信給學生要他們別帶教師節禮物,最後收到了兩封來自學生的信。她感...

19 五月 2007

智利:國家發展與原住民權的衝突

原文:Chilean Ethnic Groups: Development Against Native Rights? 作者:Rosario Lizana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早在西班牙前來殖民之前,原住民族群便已居住於智利,他們長期在國內各地捍衛自身權力,今日他們則為已居住數百年的土地而奮鬥,因為國家發展計畫可能危及他們既有的生活模式。 公共政策與原住民權中心的Victor Toledo[ES] 描述目前整個情況發展,有17個馬普切(Mapuche)原住民家庭居住於Lleu-Lleu地區,政府若決定在當地開闢礦場,將會影響他們的生活,現在 計畫正進行環境評估,他認為政府並未尊重原住民權,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都無法安穩過活,對他們的保護亦不足。Toledo也記得法律規定要保護原住民族 群,但關鍵在於政府的角色為何: 智利南部Lleu-Lleu湖地區的馬普切族群抱怨政府打算開闢礦場,突顯出公共議題本身的衝突:政府一方面有責任保護原住民的地地,另一方面關於礦業立法與規範又不夠完善,所以追根究底,整起事件的原因就是智利政府未善盡責任。 另一個案例則為西班牙公司Endesa修築Ralco水壩,過程中共381個馬普切原住民家庭被迫搬遷,家園全都沒入水中,無論是墓地或傳統儀式地點全都消失不見,一位西班牙製片拍攝一部關於此事的記錄片,描述政府與企業如何一步一步進行整項計畫,西班牙部落格Teruel[ES]發表一篇文章,題為「從記錄片看Endesa如何屠殺馬普切人」,文中回顧當地情況。 環境與社會正義行動網絡[ES]的主要工作,即為教育與散播有關環境權與原住民權的訊息,許多全國性組織都參與其中,但多數未成立網站或部落格,也不曾出現於當地報紙中。 各位在Mapuexpress[ES]這個網頁中,可以找到所有關於智利原住民族群(尤其是馬普切人)的消息與議題。

馬達加斯加:部落客冷漠面對危機

原文:Madagascar: Lack of Activity in Local Blogs in Times of Crisis Sparks Debate 作者:Lova Rakotomalala 校對:Justin 很多人寫到馬達加斯加最近遭逢連串天災,Tomavana則提及當地西北地區爆發飢荒: 由於馬達加斯加接連遭遇氣候惡劣與氣旋襲擊,世界糧食計畫呼籲各界協助19萬災民,該組織已決定,未來四週內,將自Antsohihy鎮的中心派送100噸食品與援救物質。 這篇回應也引起另一名讀者Lamako的想法,他很失望類似文章太少: 馬達加斯加媒體對於這些事件著墨太少,甚至隻字未提,很遺憾海外馬國民眾對數千受災戶缺乏團結之心,馬達加斯加各個網站也未提到 任何飢荒的風險,影片與相片只專注於「人」的問題,外界若要得知相關消息,只能前往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網站,好似否認氣旋曾發生一樣,但當法國電視台FR3 播出稍微批評馬國的報導時,許多海外馬國民眾卻大表不滿,這種差異真是難以置信! Tomavana同意應該採取更多行動,但都是由其他組織行動;Tattum認為人民對慈善團體的信任下滑,因為人道援助計畫已多次出現貪污弊案,她寧願自己來,才能自己控制計畫方向;Lamako回應馬達加斯加部落格應更努力宣揚團結,就像南亞海嘯或美國卡翠娜颶風時期一樣;Vola指出,部落格的基本概念即是部落客本人自己決定討論主題與想法,部落格不該背負任何道德或經濟責任,人們也不該對部落客的主題選擇進行道德審判,除非自願,部落格並無拯救世界的責任,外界有必要評價我們寫或不寫嗎? 其他相關新聞方面,上週馬達加斯加據稱發生企圖暗殺總統事件,但沒有部落客對此提出任何評論。

17 五月 2007

(短訊)約旦:媒體監督團體將出現

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約旦部落客Lina連結到一則新聞,其中指出來自五個阿拉伯國家的記者準備組織媒體監督團體,以反抗區域內政府對媒體記者限制愈來愈多。根據報導,20位來自埃及、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摩洛哥與利比亞的記者將於六月份,於開羅發起「自由媒體工作者聯盟」,埃及裔美籍的社會學家與人權份子Saad Eddin Ibrahim亦表達支持。

南韓:父母親的愛、權力及金錢

校對:nausicaa 韓國的財閥(企業龍頭)似乎是看太多香港和韓國的警匪片。南韓前十大公司之一–Hanwha的執行長最近被警方懷疑為了要幫在美唸書近期返國卻受傷的兒子報仇而採取報復攻擊。就像任何的父母一樣,當執行長Kim Seung-youn看到自己的兒子因為受傷要縫11針時難過不已,然而,為了要懲罰那些打傷他兒子的人,Kim Seung-youn也許做的太過火了,他雇用了一些流氓來報仇。Kim Seung-youn也同時被懷疑有直接參與這次的報復攻擊事件,雖然他否認此事。身為一個有錢有權的人,同時又是一個溺愛自己兒子的父親以及在極度競爭的媒體環境的一角,這件事對韓國民眾已經引起許多的爭議。 部落客 Baram8批評媒體,並以Kim Seung-youn為人父的角色來試著了解他的行為: 在我的觀點裡,我覺得Kim Seung-youn會被強烈的批評只因為他是財閥,那些毆打他兒子的酒保不正是該醜聞的原因嗎?他們不只是侍者而是流氓。八個人打一個人,他們甚至把自己的名片給他兒子,並告訴他如果他不服氣的話,可以回去找他們。想想看,如果這發生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非但飽受驚嚇而且還不能去報警。但Kim Seung-youn有權勢,所以他替他的兒子報仇(當然,我知道他的行為是不適當的) ,他應該先向警方報警的,但是,我能理解為何他要尋求報仇。有趣的是,媒體居然對這八個打人的酒保沒有做絲毫的報導,媒體只談論Kim Seung-youn在這次的復仇攻擊中是否有直接毆打那些酒保,媒體只是想要炒作另一個可以引起注意的醜聞罷了! 你覺得呢? Coolcat等其他部落客則討論單純的打架事件是如何隨著時間越演越烈成為一個大議題: 當我聽到「財閥的暴力醜聞」時,我才在好奇是誰。隔天我從網路上得知是Hanwha,這很容易了解是誰做的。我覺得替兒子報仇是很隨處可見的,我只當它是件有趣的故事。我知道Buk-chang-dong這個Kim Seung-youn兒子被打的地方,因為我以前曾在那工作過,但我對員工會坐在酒吧與財閥的第二代喝酒感到意外。突然間,一個簡單的事件變的嚴肅了,開始有謠言說,那些員工是流氓,現在整件故事的全貌已經完整且易於理解,其實,就是掌管酒吧的流氓們打自大的富家子弟。 突然間,我同情Kim Seung-youn的處境,要是我的話,我也會想幫我的兒子報仇,只不過我無法這麼做,因為我沒有權力。Kim Seung-youn有權力,他使用權力並教訓了擾民的流氓,我寧可去讚賞Kim Seung-youn。 還有,Kim Seung-youn的兒子不是個無賴,而是個耶魯的學生。 如同大家猜想,Kim抓住那些打他兒子的流氓上山,而他所雇用的流氓用鐵管打他們。據說Kim當時穿著一件皮衣外套。情節比電影還電影,也許他是真的看太多的警匪片了。而結果讓一般的民眾感到十分滿意,有人替Kim Seung-youn喝采,因為他報復了流氓,也有人替那些流氓喝采,因為他們把全能的財閥送進監牢。...

瓜地馬拉:老校將拆與教師罷工

校對:mountaineer 瓜地馬拉公立學校教師「再度」上街抗議,要求政府「特赦」,別將他們的「罷工行動」列為違法,此次復活節前抗爭已是當地教師這一年第二度罷工,他們的訴求並非改善制度或學校,而是爭取薪水上調12%,以下是兩項情況的對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區,面對當地市長有意拆除城鎮內一所小學,一群教師於是自願無薪工作。 部落客兼記者Claudia Navas則提到市政當局決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長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濫用職權,企圖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鎮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興建市場,這將限制許多孩童的受教權,也危及全體居民的人權。 部落格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論,他描述整個故事後,再與教師抗爭事件兩相比較。 瓜地馬拉已有太多問題待解決,(我認為)政府有意拆學校建市場根本是麻木。 2. 雖然教師罷工,教育部仍將發給他們配有微軟軟體的百元電腦,許多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 Javier...

15 五月 2007

南韓:部落客揭露甜甜圈秘密

校對:Justin 最近在南韓一個入口網站的部落格裡,有位在連鎖速食餐廳Dunkin’ Donuts工作的部落客撰文表示,製作工廠環境並不衛生,該公司很快要求入口網站刪除文章,指稱內容涉及誹謗,但該公司的反應卻讓此事迅速在部落客間傳開,部落客於是利用網路基本特性,轉貼這篇文章於其他入口網站及部落格,或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評論甜甜圈公司的態度。部落客們很高興成功揭露真相,這是「部落客大戰企業」第一回合,部落客也紛紛表達看法。 「Goangye danjeol ui sijak」在名為「我的愛人Dunkin」的文章裡表達感受: 這比兩年前女友拋棄我更令人難過,我遭到背叛,就像我向全心愛慕的人道別一樣。 第二回合大戰內,Dunkin’ Donuts採取不同策略,他們向部落客發送聲明,標題為「Dunkin Donuts對網路爭議的立場」,部落格xenix引用其中文句: 人人都知道網路如漣漪擴散的效應多麼巨大,有時能分享好消息,但有時也會散播錯誤訊息,本公司向入口網站提出刪文要求,因為此項錯誤訊息已遭許多人散布,後來該網站基於客觀事實決定刪除內容,…原作者也已承認錯誤並自行刪除文章。 Shiver’s place試圖平衡看待兩造說法: 在某些部落客眼中,這已成為「企業與媒體」對抗「部落客」,入口網站接受「該公司指稱文章涉及誹謗」,便未事先告知部落客直接刪除相關文章與消息,入口網站與甜甜圈公司的態度直接挑戰部落客,企圖「隻手遮天」。目前網路上很難找到支持Dunkin’ Donuts的言論,此事至今已蔓延一週,少數人仍試圖客觀看待,但多數還是批判,「Dunkin,刪文也是你的業務範圍嗎?」,但網友與部落客的回應也有問題,很少人質疑,為何原作者在該公司任職五年,卻突然選在此刻揭露此事? Ghestalt清楚表達對此事的立場: 此事的真相尚未揭露,我最近看部落格和入口網站,卻好像看到體育館裡,觀眾輪流站坐形成人海波浪,…當然我們不必擲出手中石頭,我們應該要糾舉錯誤,但要謹慎等待事態演變發展再動作。

13 五月 2007

愛沙尼亞:糧食與和平

校對:Leonard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的軍人銅像衝突事件雖已逐漸退燒,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過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動亂,愛沙尼亞警方正全力戒備;親俄羅斯的青年團體仍在莫斯科遊行示威;政客與部落客均持續議論情勢發展。 先前全球之聲翻譯小組曾翻譯過發生於4月26日的暴力事件報導,以下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戶orang-m在5月3日寫的一篇完整報導: 糧食方面 今天我在愛沙尼亞美食展場攝影一整天。 展場人潮移往會議室之後,我獨自穿梭在擺滿食物的展示桌之間。 現場有許多賣相及美味俱佳的產品:碳烤香腸佐神奇醬料、某種膠狀的肉類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樣的肉製品、布丁、甜點、起司麵包、果汁及杏仁餅。 拍攝工作結束後,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腸。 一名身著愛沙尼亞國服的60多歲老婦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製品攤位的顧問。 我們聊了各式各樣美味食譜。 然後她聽到我用俄語講電話。 她說:「我拿些東西給你吃好了,人潮會在休息時間移到這裡,到時連剩菜殘羹都沒有。」 她開始對我說俄語,之前我們是用愛沙尼亞語交談。 然後,她把我餵得飽飽的。 展場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為何寫下這些? 所有混亂均由人心開始。 當有人將他者視為敵人──他就是有問題的人。 連醫生也不會幫助他。 為何我總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則這篇文章的回應: ulixes::這陣子我一直希望能夠寫一些正面的事情來鼓勵你,不過最終仍舊是你寫了這些激勵人心的文字,謝謝。 和平與世界都是奠基於人與人的關係,但突然間世界與和平均被國家政治給粉碎了,於是人們感到自己像是無助的白痴,後來我讀了你的文章,這才讓我安心一點,其實世界與和平仍然存在,人與人的關係也還在,各位保重。...

科威特:當觀光景點只剩購物中心

校對:Justin 科威特部落客感到相當憤怒,因為每當外國代表團來訪,本地人員總是帶他們去購物中心參觀,難道這是科威特唯一能展現、能誇耀之處嗎? kuwaitism的Q很不滿,官員總是帶著外國訪客去購物中心: 看到這種新聞,各位會跟我一樣難過嗎?現在我們只有「大道購物中心」能展現給外賓看嗎?購物中心很好、很新,…但那只是個很多星巴克咖啡與服飾店的購物中心而已,為何我國總理與官員會帶著巴林總理與官員,藉由興建另一棟購物中心以顯示我國的偉大? Qias則提出另一個可造訪之處: 我們總是抱怨科威特很空洞,沒有好地方可去,不如去Tarik Rajab 博物館吧,展示品融合伊斯蘭藝術與生活,我一去再去也不覺得無聊。 Forzaq8則是逐漸對當地報紙失去信心: 這或許只是件小事,但假若報紙都不查證自己的報導內容,還有誰會做? k thekuwaiti則遺憾科威特的Virgin商店結束營業: 內政部最終還是決定對付科威特Virgin背後的老闆,強制關閉商家的部分理由包括:經銷與出版非法產品,租賃店址未獲執照等。 Athbee在部落格無心分享他在科威特的一個老故事: 有天我和一位朋友經過一間購物中心,我很意外他竟然笑容滿面,因為我知道他平常並不太笑,但自從踏進購物中心後,他卻好像微笑成癮一樣。 我更意外的是,後來他居然開始向咖啡館的人們與路人打招呼,好像他要競選公職一樣!我事後得知,他經常來到這間購物中心,所以跟這裡的人很熟,他們習慣相同,都會戴著手機藍芽和頭巾或牛仔褲,有時還會帶著葵花籽分送給其他人。 The Stallion則領著我們到另一間購物中心,參加科威特船艇展: 昨天我開車前往Al-Kout購物中心,參加2007科威特國際船艇展,我在下午四點半抵達,現場人員卻告訴我,開幕時間從三點半延到六點半!其實我很高興聽到這件事,我才能悠閒地逛完展示攤位,不必和大批民眾擠! HILALIYA的Amer提到其他壞消息: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網路整備指數」,科威特跌了八個名次,從46名滑至54名。 Jibla的Ateej Al Souf則提供一段影片,內容為過去「科威特電視」樂團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的演唱會: 「科威特電視」樂團在紐約聯合國日慶祝活動上,展現全國音樂發展的卓越成就。...

11 五月 2007

汶萊:性教育,不可言說

校對:Justin 在充滿伊斯蘭意識的汶萊境內,性教育是極為禁忌的話題,不過最近在Borneo Bulletin刊登出一篇頭條,題為「令人憂心的小媽媽潮」(轉載),引發當地部落圈的興趣,部落客認為學校應趁此機會,開始將性教育納入課程之中。 伊斯蘭教不允許人們從事婚前性行為,認為如此非常罪惡,因此許多人仍相信國內不曾或極少出現婚前性行為,社會上普遍覺得,未婚者基本上根本不會有性行為。 但實情並非如此,「老人部落格」的Jack指出,如果我們相信汶萊沒有人從事婚前性行為,只是在自欺欺人: 我覺得很遺憾,汶萊民眾還在自欺,騙自己汶萊沒有人做這些事,只有夫妻婚後才有性生活,人們很難接受青少年的性行為相當普遍。 Jack認為社會與其漠視這項事實,不如盡早教育青少年,讓他們擁有足夠的性知識,才能理性地處理性生活問題,而不要依循直覺與好奇,卻不明白這些決定的後果。 但要在學校提供性教育確實有其難處,政府與穆斯林民眾唯恐被解讀為鼓勵或支持青少年嘗試性行為,可是另一方面,他們又很關心非婚生子女人數遽增,很容易造成其他社會問題,例如新生兒遭棄置於垃圾桶中。 Allydee在部落格裡清楚提出其論點: 我們一方面是個伊斯蘭國家,討論性愛似乎是項禁忌,但與此同時,我們不能忽視婚前性行為確實是項重要議題,衍伸出青少女懷孕、墮胎或遺棄嬰兒等現象,這具有因果關係,為抑制諸多後果出現,我們必須面臨並處理婚前性行為問題。 部落格「本地模式」的LSM明白其中存在兩難: 人民既擁有道德與宗教熱情,堅信性教育不該包括避孕措施,因為這只會吸引青少年有意嘗試,但同時也有人積極散布與介紹避孕措施,認為這總比意外懷孕與嬰兒出生要好。 不過LSM也提出其他解決之道: 我提議由汶萊部落客推廣性教育,我知道各位有些是老師、有些即將成為老師,若要改變本地教育體系,回應輿論意見是最有效的方法,請各位發表有關性教育的文章,告訴大家各位的故事,張貼有關避孕措施的資訊與謬誤,什麼都可以。 所以筆者率先響應LSM提議,也獲得多項正面回應,有些人主張強調宗教的禁欲理念,有些人認為要讓學生背上假孕胎,讓他們了解責任及感染性病的風險。 部落格之所以撰寫性教育文章,並非意欲鼓勵青少年嘗試性愛,而是希望能展現婚前性行為所牽動的龐大責任,並指出人們在性愛中的潛在後果,包括性病、青少女懷孕、遭棄養的可憐無助嬰兒等。 其他相關文章:Jazzmoney: Big Brunei Blog Thing

緬甸:樂於助人的部落格

校對:Leonard 緬甸人以他們溫和的性格、心地善良、真誠、寬宏、和樂於助人聞名,在緬甸,各類的非營利團體與非政府組織紛紛建立,以幫助國民(特別是年輕人與孩童)的身體、教育與福祉。 最近,許多這類的組織開始使用部落格來宣揚其組織的行動,其中: 眼觀社會(Open Eyed Society) – 一個包含志願服務工作者與捐贈人的慈善團體,目標為改善孩童的生活。 於小學的捐助行動 圖片引用自部落格: 眼觀社會 # 眼觀社會(OES)是由年輕的志工所組成的無償自願性團體。 # 眼觀社會(OES)宗旨為改善孩童生活,志願服務著重關懷他們的教育及健康。 # 眼觀社會(OES)的振興教育計畫主要包含:支持來自窮困家庭的孩童,尤以孤兒優先。 # 眼觀社會(OES)的健康照護計畫包括:給予我們所照護的孩童醫學治療與醫藥費。事實上,為改善孩童的生活,捐贈人獲邀來給予慈善捐贈,如衣物、文具及金錢。 庫特多圖書館計畫(Ku Tho Daw Library Project) –...

10 五月 2007

伊朗:海軍人質危機後的思索

校對:nausicaa 為了要表達伊朗人民的伊斯蘭情操,伊朗總統內賈德 (Mahmoud Ahmadinejad) 於星期三(4月3號)下令釋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國海軍。在記者會中,他宣稱雖然伊朗有權利審判闖越伊朗海域的英軍,但將原諒並釋放他們。 這些英國海軍在星期四返國後指稱在伊朗期間遭到不當對待。在此同時,英國天空電視新聞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這15名海軍人員的艦長坦承他們在伊朗從事情報蒐集的工作。 我們最後得到什麼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個問題:在這個事件的最後,伊朗得到了什麼?伊朗要求英國政府在釋放遭拘留人員前表達對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國政府所拒絕。 當英國首相布萊爾向伊朗發出最後48小時通諜時,這些英軍就被釋放了。這位部落客質疑內賈德政府從原本堅持的立場撤守有何含意?內賈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評過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賈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對西方強權時的讓步。 這位部落客也提到,在內賈德的記者會中,一些曾批評伊朗政府的獨立記者未被允許提問,這樣的情形從年初政府呼籲國家團結開始發生。 誰贏?誰輸? Marayma Shabani [Fa]說,「總統先生您輸了。您在英國首相布萊爾發出最後48小時通諜後釋放了他們。我們得到了什麼?您釋放了這15名英國海軍卻只換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發制人的權力反而落在英國的手裡,而不是我們」。 Pasokhgoo [Fa]寫道,根據伊朗憲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國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Seyy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