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土耳其:土耳其將走向另一次政變?

土耳其總統大選日益升高的緊張情勢,導致了更多的抗議活動。軍方甚至發表聲明,暗示如果總統候選人Abdullah Gul當選的話,軍方可能發動會政變。國家該做些什麼?如同許多土耳其部落客所說,坐在電視機旁靜觀其變,看著這場選戰的進行,看著電視上播放著在伊斯坦 堡抗議活動的畫面,看著改變到來的徵兆。本週的Turkey is Typing的焦點是土耳其人民的等待,等待未來。

選戰

Erkan’s Field Diary談到土耳其總統選戰的媒體報導:

不像是高收視率應該發生的時間,但這是不尋常的時刻。在昨晚的媒體大事 BJK-FB derby後,另一件媒體大事緊接著到來:人們在星期五的中午群聚於電視前,觀看在土耳其國會中所進行的總統選舉實況轉播。 根據我所聽到的,一開始是參與選舉的政黨間對於367或184國會議員出席才能開始選舉的技術性合法見解之爭。主要的反對黨CHP宣稱必須至少有367位 國會議員出席才能開始選舉,但執政黨堅持只要184位出席。他們都以憲法條文為根據,但根據我所了解,後者的說法是正確的。

在土耳其,總統並非由人民投票,而是由國會議員選舉產生。而眾所周知的,執政黨在其政府的作風上有伊斯蘭化的傾向,與較為世俗化取向的政黨不甚相符。杯葛總統候選人的其中一種方法,是國會議員在第一輪的選舉中缺席,讓選舉的合法性有所爭議Mavi Boncuk告訴我們關於選舉爭議的法律流程所需耗費的時間資訊:

憲法法庭總長Tülay Tuğcu表示,取消總統選舉的申請,只需經過幾天法庭的程序,就可以宣布裁決。但在最近的一個聲明中,副總長Haşim Kılıç指出,法庭需耗較長的時間以便能讓憲法法庭成員能檢視情勢的細節。

Kılıç表示,根據法律,憲法法庭的成員有權要求最多一個月的時間,來檢視國會的章程以及相關憲法的規則,以決定當時參與總統選舉的國會議員人數是否足夠。

Talk Turkey向我們說明總統選舉的過程以及以對比的方式舉了一個絕佳的例子,說明土耳其的選舉像什麼

想像最高法院有個職缺。再想像這是總統選舉的幾個月之前。想像跛腳鴨總統提名替代人選,然後再想像反對黨威脅杯葛提名的程序以及要求進行總統選舉。原因是,自從上次選舉後,土耳其的的政治傾向有利反對黨。因此,任何政府職缺應該考慮到下一次選舉的結果,從而決定適當人選。 事實上,參議員的選舉每六年舉行一次,眾議員則是每二年一次,而總統每四年選舉一次。這被稱為制衡。這是遊戲規則,如果不是選舉的結果在數字上的歧視對執政黨不利,這個規則不會改變。 以上的想像情節正在土耳其上演。普選在幾個月後就要舉行。雖然機率很小,但執政和反對黨之間也許會有大量的席次變動。上次的普選距今己有五年的時間。而現任總統的七年任期在5月16號結束 (總統由國會選舉產生)。據此,現在執政黨將提出替代的人選。

抗議活動

因為無法對總統選舉直接發表意見,土耳其民眾走上街頭。許多部落客也說明此次抗議活動,從我和其他人(Me and Others)描述人民的觀察,到伊斯坦堡街頭風格(Istanbul Street Style)說明參與者傾向的選擇。Idil在如果可以請忽略我(Ignore Me If You Can)以及都會部落格:伊斯坦堡(Metroblogging:Istanbul)完整地描述了抗議活動,並稱之為「我生命中最有影響力的一天」。如果你有時間,我強力推薦閱讀她在都會部落格:伊斯坦堡(Metroblogging:Istanbul)的文章。她對於抗議活動進行有詳細的論述,以及少見的編輯筆記:

我發現到有些人認為,有其必要對示威活動做出負面的評論。這不是一個作出負面評論的平台。你可以在這裡找到的,是對當天活動的說 明。我的一天。我試著盡我所能說明這天發生什麼事,因為對土耳其而言,這是歷史性的一天。這是土耳其共和國歷史上最大的集會,所以這天值得紀念。請不用費 心讓所有事情泛政治化,或是對我負面評論。謝謝您的關心。

政變?

在土耳其的歷史上,軍方曾介入以防止政府未走向它「應該走的路」。談到土耳其(Talk Turkey)描述軍方領袖是世俗主義(secularism)的捍衛者。不論你對土耳其的歷史觀點為何,軍方介入總統選舉存在著實際上的危險,如同Mavi Boncuk所說明:

軍方發布一份類似備忘錄的聲明,指出伊斯蘭保守主義正擴張其範圍,並宣誓其保護國家的「合法義務」。這項聲明在週五晚間國會舉行 第一輪總統選舉之後的幾小時發布,軍方人士指出這項聲明是跟隨對在這次總統選舉中世俗政治系統辯論的「關注」而來,並在必要的時刻,「公開的表達其立場和 態度」。 這項聲明張貼在網站上,軍方人士指出,這項聲明跟隨對在這次總統選舉中對土耳其世俗政治系統辯論的「關注」而來,且必要的時刻,「公開的表達其立場和態 度」。

民主意謂著什麼

Athanasia’s Daily 警告,雖然在伊斯坦堡舉行抗議活動是民主的作為,土耳其目前世俗政治和伊斯蘭化的二極爭議狀態,可能帶來「危險的轉向」

所以,沒有人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但明顯的是大多數人的確不希望看到持反世俗化的總統,及其妻子穿戴頭巾。而執政的正義黨 (AKP)卻聲稱選舉出總統是他們的民主權利。明天在伊斯坦堡的Çağlayan有另一場活動,抗議正義黨在總統選舉中所堅持的政治。看起來土耳其要一分 為二,成為世俗體制者和伊斯蘭主義者。我需要說我不喜歡這樣的分裂,且這樣子的分裂是危險的嗎?

Erkan’s Field Diary對於造成在伊斯坦堡的抗議活動有個有趣的詮釋:

JWT新聞是這樣說的:左翼軍事世俗主義者聚集在伊斯坦堡。從抗議活動組織者的層次來看,我也確實同意這樣的觀察。從世俗的參與 者的層次看來,我傾向認為是民主化的進程。百萬抗議民眾中的多數人想要發生軍事政變,就這點而言,就和這個國家民主權力的進程一點也沒有關係。但他們之中 的大多數目前還是依賴國家制度(由國會議員選舉總統),沒有想過要上街頭要求直接民主(總統由人民直選)。

然而,談到土耳其(Talk Turkey )著重於軍事政變缺乏民主的理念:

根據今天早上的報導指出,主要的反對領袖「Mr. Baykal」談到,如果憲法法庭不取消此次總統選舉,並解散國會迫使提前普選,國家將會走向危險的道路。我想知道的是反對總統大選會走向怎樣的什麼樣的 道路?我納悶的是,土耳其不是己經走向危險的道路?我也感到疑惑,如果憲法法庭和普「選」抵消了民主,會不會有數以千計的民眾靜坐?順帶一提, Baykal不是正以他「嚴厲的」聲明對法庭做出建議或「影響」?我的意思是,無論如何,在某種程度上他不是應該對群眾負責的嗎?那麼過去的四年他做了什 麼?我猜,是在等待機會。

對土耳其而言,該容納怎麼樣的意見呢?你的想法和我的一樣好,請自由的留下你的看法關於你認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對我而言...我想,我像大多數土耳其人一樣靜觀其變。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