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13 六月 2007

報導 來自 13 六月 2007

日本:愛滋病是同性戀之罪?

日本第一起愛滋病通報案例出現於1985年3月,根據官方數據,此後案例數目便逐年成長,不過一般大眾接受愛滋病篩檢比例很低,故無法估算確切情況為何。日本政府透過各種活動與宣傳,希望控制相關問題,但正如官方資料所示,這些策略收效甚微。 最近資料顯示,日本在控制愛滋病傳染的成果遠不如其他已開發國家,厚生勞動省的愛滋動向委員會於5月22日公布,2006年感染愛滋病與受 檢HIV呈陽性人口創歷年新高,調查中指出,2006年共通報1358起新案例,其中952人檢驗出HIV陽性反應,406已感染愛滋病,自統計以來,日 本已有12394件個案,這裡可見英文報導與日文報導,個案中男性比例占八成以上,而且多數為同性戀者。 政府推出的愛滋病檢測廣告由知名諧星Puppet Muppet擔綱演出。 雖然只有少數主流媒體報導這則新聞,許多部落客對此各有不同意見,例如矢倉便怪罪同性戀者在日本散播愛滋病: 真是麻煩,我覺得應該向同志課稅,我對男男相愛沒有意見,但我不希望這些男人散播可怕疾病,讓醫療成本增加。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類似看法: 情況非常嚴重,雖然罹患愛滋病現在「已非必死無疑」,但仍無法治癒,而且我聽說治療會產生很大的副作用,當我想到愛滋病在很多同性戀者之間傳染,我在想他們是不是都認為「世界已近末日」,愛滋病只會讓醫療成本提高,我希望他們能夠盡量避免感染。 身為男同志的部落客Upappi則很關心各個部落格上的討論: 男同志注意到的是報導中提及如此字句:「男同志透過性交感染愛滋病情況持續增加」,無論是連結到雅虎新聞的部落格,或是在 mixi上的日誌,都大量討論此事,這些異性戀者對愛滋病了解不足,對同志又很無知,所以出現「他們為何這麼喜歡男生?」的反應,我覺得很可笑。但是這種 字句可能使同志遭受攻擊,若人們只憑印象,可能會誤解HIV感染的途徑。 一名HIV檢驗呈陽性的部落客提出另一種觀點: 厚生勞動省愛滋動向委員會的公告只是數據,假若政府完全依照數據決定對抗愛滋病的政策,我覺得便大錯特錯。 若是認為只要在性行為時戴保險套便不會感染愛滋,或是認為醫藥可輕易控制愛滋,都是過於輕忽的想法,愛滋病難以預防,使用醫藥控制愛滋也不容易,根本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認為日本對抗愛滋的方式既粗糙又不成熟,未來我們究竟該如何散布有關愛滋病的知識?如何破除人們對愛滋病的歧視?唯有從這兩點出發,才能找到預防愛滋病的新方式,這些數據才真正有意義。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Justin

玻利維亞:國際足協禁令剝奪樂趣

Hernando Siles足球場位 於玻利維亞首都拉巴斯的Miraflores區,是多個職業足球隊的主場,亦為國家代表隊練習場地,雖然過去三屆世界盃足球賽中,玻利維亞總是在資格賽裡 墊底,不過民眾始終相信,正是因為高海拔的地利優勢,讓國家隊能晉級參與1994年世足賽,那也是該國至今唯一出賽經驗。居住於聖克魯斯的E.在部落格 Voz Boliviana[ES]寫道:「1993年,我國通過隔年美國世足賽的資格賽,全國上下都歡欣鼓舞,充滿樂觀與民族主義氛圍,我們靠著自己的力量而有此成果。」 不過最近國際足協FIFA宣布,國際賽事未來只在海拔2500公尺以下的場館舉行,使玻利維亞許多場館失去主辦資格,也抹煞人民看到國家隊再度晉級的期望。 同樣身為足球迷的玻國總統莫拉列斯(Evo Morales)於是決定,將派遣高層官員赴瑞士蘇黎世,直接與FIFA主席布拉特(Joseph S. Blatter)交涉,並稱當天為「挑戰日」,全國各地亦出現反此規定的遊行與抗議場景,部落客亦群起加入反對足協。 FIFA的政策宣告激怒許多玻利維亞民眾,不分意識型態同聲譴責,聖克魯斯的Andres Pucci表示[ES]: 無論是全球最濕熱或最濕冷之處,都有人在玩足球。 有些人難在巴西下午三點的40℃高溫下踢球,也有人難在海拔3500公尺的場地踢球,但足球運動就是如此,人們會到另一個國家、場地或地區比賽。 Sergio Asturizaga是個居住於巴西的玻利維亞人,他在部落格Así como me ves me tienes裡回憶,過去人們爭論是否該在高海拔地區比賽時,布拉特曾訪問過拉巴斯[ES],當時Blatter向玻國政府保證會支持不設限制,為紀念此事,足球場外牆還高掛著一塊看板,Angel Caido [ES]的Hugo Miranda記錄了看板上究竟寫了什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