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非洲:已經準備好成為非洲合眾國了嗎?

非洲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frica)這個觀念不算新,它活躍於迦納的克魯瑪(Kwame Nkrumah,譯註1)時代、與坦尚尼亞的尼雷爾(Mwalimu Nyerere,譯註2)時代,如今,這個觀念正被非洲聯盟(AU, Africa Union,譯註3)大力推介;而最大力提議「非洲合眾國」的,莫過於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Muammar Gaddafi,譯註4)。

非洲各區或政府領袖於七月一日到三日齊聚迦納的阿克拉(Accra),舉行非洲聯盟第九屆高峰會,議程中出現了「非洲合眾國」一詞:非洲的一統政府。格達費一路走訪,向西非各區爭取支持。

對於這場峰會與創造「非洲合眾國」的主意,非洲部落客們討論熱烈。

Grandiose Parlor很好奇格達費致力於推介非洲合眾國的動機何在

從過去以來,他就一直呼籲非洲各國統一,組成「非洲合眾國」,這是另一個「美利堅合眾國」嗎?另一個心靈受到誇張蒙蔽的典型代表?還是格達費單純是在顯露他的泛非信念?

正當許多部落客在質疑非洲合眾國的可能性時,來自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Branded在他部落格Business In Focus中寫道,「非洲合眾國一直都在,」他特別檢視兩個元素來支持他的觀點,例如他指出東非的行動電話企業Celtel早就在該區建立單一網絡,並允許其顧客以在地費率撥號對話。

Benin Mwangi說:

拜科技創新所賜,因為國際貿易的步調發展正在一統化,現在是官方提議建立「非洲合眾國」的最佳時機,你可能沒注意到,但最近的趨 勢都指出,非洲合眾國一直都存在,透過各種傳播科技,非洲正轉型為一個大型經濟體。 這塊大陸的行動電話使用率正在攀升,而由於對全球經濟傳播需求增加,行動通訊也展現出更高成長的前景,行動電話服務正透過將服務項目整合為明顯的單一網 絡,以改善近用率、並降低國際漫游整體成本的方式來擁抱區域整合。Celtel是個很好的例子,Celtel將非洲東部與中部的行動通訊網絡整合為單一網 絡,讓顧客能以在地費率進行國際漫游,有了行動電話與筆記型電腦,你能在任何一個地方上網工作。 銀行與其他金融服務也循類似途徑,它們透過購併非洲原有的本地銀行,將服務觸及過去無法服務的地方,舉例而言,南非的標準銀行(Standard bank)近日與肯亞的CFC銀行合併,以獲得在東非地區的持續成長,而拜科技創新所賜,現在所有動作都能中心化,因而非洲的國外直接投資比例也在增加。

他以一個論點結束文章,他認為,除了建立貿易聯盟外,許多建立區域壁壘的動機都失敗了,因為貿易聯盟會直接影響經濟發展:

由過去歷史可知,由於政治因素,非洲許多區域壁壘都以失敗告終,只有貿易聯盟一直維持,因為貿易聯盟會直接影響經濟發展;如果創 造非洲合眾國就是創造財富,那麼我們能說它早已存在,而非洲所需要的,就是加強既有結構,將更多資金注入資訊傳播科技產業,並透過增值,建立能支持國際貿 易與創造財富的新架構。

AfricanLoft的Ugo Daniels認為,建立非洲國家聯盟(Federation of African States)是最實際的方式

我想說三件事,首先,是的,非洲國家無疑應該整合,但一統的非洲「合眾國」不可能實現,這條路上有太多自我中心、太多區域利益、 太多外在介入因素,這些都會阻撓「非洲合眾國」的建立。 美國會希望看到一個真正一統的非洲嗎?北非國家領導人們會想要一個統一的非洲嗎?我嚴重懷疑!他們只有在需要聯合國選票支持、或其他政治地理因素,才願意 承認是非洲的一員(高貴而令人欽佩的格達費總統不在此列),所以我們必須實際一點,循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的思路,思考非洲國家聯盟的可能性,以及我們是否現在就必須著手進行,現在就思考! 比起過去努力爭取獨立的非洲領導人們,現在的領導人們太沒擔當,為了阻止種族屠殺,尼雷爾(Nyerere)有入侵烏干達推翻阿明(Idi Amin)的擔當(譯註5),對於現在的非洲領導人,我認為他們只專精於如何致富、參加更多國際會議、發表演講,達佛(Darfur)集中營受害者的血液 就在他們的手中流淌,因為他們不願過度干涉、或提出反對以解救更多他們的黑人同胞。

一名喀麥隆的作家兼行動主義者Mwalimu George Ngwane指出,雖然非洲已經發展出政經整合軌道,文化因素卻仍是荒漠一片,「因而儘管個人主義與排除問題還沒解決,整合已經變成我們的共通語言,…非洲人民仍不願一統,不願擁有共通語言、泛非洲媒體組織、經修正而和諧的教育系統,也不願回歸合作與共存的有機概念。」

Ngwane認為,非洲應該試著循自願加入途徑組構單一政府

因此我提議如果七月的阿克拉高峰會,無法達成對目前非洲聯盟政府的共識,我們應該放棄總體路線,也就是嘗試要所有非洲國家接受一 體化的版本,而應開始採用自願加入的途徑,讓已經準備好要創造一個「非洲合眾國」的國家或地區加入,用如同1961年迦納、幾內亞和馬利組成國家的方式集 結在一起,成為核心成員。當他國人民看到這些核心成員所獲得的效益後,將會敦促他們的政府進入非洲合眾國架構中。

Alnigeria的部落客認為,這個主意「乍看之下相當荒謬」:

當你無論如何都想來個急轉彎(do a double),你會發現這個主意還是有其優點所在,反對這個主意的人大概都窄化了我們的選擇,無論是美國模式、或歐盟模式,可在適當的地方創造一個雙重 系統。 如果我們的選擇包括成立一個彈性十足的邦聯,邦聯內的經濟連結鬆散,如此便能鼓勵彼此的生產與經貿發展,讓這個邦聯在維持運作的同時,依然擁有足夠權力讓 成員國都能受益,那麼這個主意就呈現出新風貌,亦即「一個更強的非洲聯盟」(A stronger AU)這個有名的觀念。我不確定此刻這個觀念能否成真,但顯然這提供我們另一個從貿易上看待「非洲合眾國」這主意的方式。

Critic Blog則建議「先成立一個小型非洲實體」:

這聽起來不是很像「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症候群嗎?在這些峰會前,總有很多擁護聲、興奮之情及譏諷的言詞,如果非洲仍然試著 解決這些基本的事情,但就連峰會主辦國至今仍必須謹慎地處理厄立垂亞與衣索比亞在鄰國索馬利亞的交戰衝突(譯註6),那麼這塊大陸還有什麼成立合眾國的希 望?更不用說對外的統一窗口了?何不先成立一個小型非洲實體?有些傑出的非洲人,如阿克拉公民運動者、反對種族分離政策的傳奇小號手修‧馬沙凱拉 (Hugh Masekela,譯註7),就說非洲必須先處理自身內部的危機與衝突,然後才是非洲合眾國。若要如此匆促地創造出一個非洲大陸政府,非洲聯盟成員國似乎 都還沒準備好,然而這卻是阿克拉峰會的優先議程。此外,有人會想看到一場關於誰將成為首位非洲總統的激辯?單一政府、單一軍隊、每件事都是統一等上述觀念 真的都會成真?我們等著瞧吧!

Dave也不確定非洲是否已經準備好成為一個真正的一統實體

每當我想起這塊土地上53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文化、種族以及政治差異,這些差異也逐年被強化,直到今天都還是如此,我就欽佩起泛非 洲主義者的努力,這無疑是偉大的事蹟,因為非洲國家與文化的差異太大了,甚至在我最近到坦尚尼亞的旅程中,我都發現要融合彼此的區域差異與風俗習慣,確實 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這真的能成真嗎?當然可以,但我認為這塊大陸已經準備好了嗎?不,我認為還沒。(這是我的部落格,所以我能發表自己的意見!)

但Dave支持成立非洲中央銀行(African Central Bank)的提議

正面而言,我個人認為非洲中央銀行這個主意是很值得鼓勵的,對於利用非黨派機構投資許多貧窮、或政治上脆弱國家的微基礎建設是個 很好的開始,如果有共通的限定貨幣,確實能讓許多國家對美元的嚴重依賴,並抵銷如辛巴威等通貨膨漲國家的經濟情形。不過記住,非洲聯盟最無法處理其社會經 濟政策的成員國就是蘇丹、獅子山、剛果民主共和國以及辛巴威等國家。

David Ajao指出,「顯然問題不在於非洲是能政經整合,而是何時能達成整合?是現在?還是會逐漸達成?」:

我現在已經確認非洲目前統一的可能性,為什麼?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 ,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至今仍未能有效運作,某種程度上,它所能作的就是盡量將衝突維持在小地區。

  • 西非國家共同貨幣(ECO):這是甘比亞、迦納、幾內亞、奈及利亞以及獅子山的通用貨幣,賴比瑞亞也希望能加入,今天這篇文章所想表達的,就是這種貨幣將 面臨轉變,ECO是1990年代晚期由奈及利亞的Sani Abacha將軍宣佈成立,這種共同貨幣即將在2009年6月30日起正式流通。
  • 人民與貨物的自由流通(Free movement of people, goods):這是所有政策中最荒謬的一種,即使你是西非區域聯盟的成員國人民,從奈及利亞到甘比亞的手續依然混亂不堪,敲詐、賄賂、貪污,這些都是邊界 的規矩,邊界間的移動一點都不自由!所以他們現在在談什麼非洲聯盟政府?我全力支持一統的非洲,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The Concoction則寫了一篇標題為「換湯不換藥,並不會更有療效」的文章:

好事就是,在非洲組織內、或這塊土地上並沒有失敗主義的態度存在,當事情變得更棘手,就越難改變它的名字,2002年以來,非洲 聯盟一直都是這位小男孩的心之所繫,我很好奇,把名字縮短是否真的會讓這個組織更為靈活,非洲聯盟應該加速這塊大陸的整合,雖然此組織的視野與架構都和過 去的非洲統一組織(OAU, Organization of African Unity)無異,既然非洲聯盟成員國宣稱,新憲法將致力於成長、發展、民主以及和平,那過去的OAU到底是…?

非洲統一組織的重點是:

  • 拉哥斯行動計畫(LPA)與拉哥斯最後文件(the Final Act of Lagos, 1980):整合促進非洲國家獨立自主發展的計畫與策略,並促使非洲國家相互合作。
  • 非洲人權憲章(The African Charter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制訂於1981年、奈洛比)與格朗德貝宣言(the Grand Bay Declaration)、人權行動計畫(Plan of Action on Human rights):為了促進非洲人權發展,非洲統一組織採用兩個措施,根據人權憲章,非洲統一組織將在甘比亞首都班竹(Banjul)設立非洲人權委員會。
  • 非洲經濟復興優先計劃(APPER, Africa’s Priority Programme for Economic recovery,制訂於1885年):受長期吞噬非洲的乾旱與饑荒、以及非洲外債所敦促,非洲統一組織在1985年為了因應經濟危機而通過這項緊急計 畫。 那麼,非洲聯盟有什麼不同呢?

The concoction討論了她所稱的「合法孩童」(非洲發展的新夥伴)與「代理兄長」(非洲評議會),並巧妙地以「被忽視的議題」作結:

當大人物們相繼飛躍全球參與峰會,並互相打氣、討論一些時髦的事物,非洲的一般人民還是忙著捲起袖子繼續努力。

以農立國的衣索比亞,有人利用一隻驢子建立起行動圖書館。

肯亞的一位高中校長藉由教導學生生產食物、達成自給自足目標,來打破依賴外援的惡性循環,這些學生回到自己的村落教導他人。

儘管馬拉威受限於貧窮與惡劣天候的困境,一名馬拉威農夫教導人們如何餵飽自己,「利用鋤頭和鐵鍬挖掘一英吋(譯按:約2.54公分)深的溝渠,透過地心引力原理,他已經建立起一套詳盡灌溉系統。」

肯亞的農夫們正轉向種植馬魯拉樹(marula tree,又稱為大象樹,譯註8),以對抗因農業帶來的貧窮。

南非牧羊人們正忙著發送保險套,以對抗HIV愛滋病毒,並激發人們的安全性行為意識,坦尚尼亞的傳統醫生也將草藥與植物的根融合在一起烹煮,以對抗愛滋病引發的併發症。

南非出現了由兒童出力的抽水幫浦系統,其他地方也有幫助婦女減少汲水所須步行距離與花費時間的工具。

一名心臟外科手術醫生也回到了自己的社區。

對於非洲到底怎麼了、有哪些事應該要做,Wangari Maathai的演講做了很精采的摘要,她的網站有更多關於她、和她正進行工作的資訊。

除了在Google找到的事例,現今還有很多上述的相關例子,在這些例子中,人們積極接合非洲人民間的鴻溝,諸如祖父母們照護一出生就感染愛滋的兒童、婦 女們收拾經歷戰火與衝突地區的斷垣殘壁、領取微薄薪資的教師仍在農業地區村落就教、自願照顧病人的醫療人員等,雖然現在非洲似乎很少發生光明的事情,但仍 有許多幫助恢復家園、熱情、以及協助擺脫貧窮的熱心範例。

Tajudeen Abdul-Rahman認為非洲合眾國這個主意缺乏創意

這很不幸,因為即使是我們這些有志之士,都希望非洲聯盟的領導者們能有創意一點,而非只是希望能創造出另一個美國,知道美 國做了哪些事之後,若想希望在世界上成立另一個美國,將繼續打擊人權;我們的價值觀應該是建立更好的倫理觀、熱愛人權、堅持有尊嚴地活在世界上,而不是複 製另一個美利堅合眾國,畢竟美國的建立,是立基於對印地安原住民部落進行種族滅絕、奴役非洲人民、且持續掠奪世界其他國家之上的。

此議程已經在領導者之間傳開,基本上有兩種廣義的立場--希望能有聯合政府的人、以及希望晚點再付諸實行的人,大家都同意非洲應該統一,所以如果大家的目標都一致,那我們在辯論什麼呢?

對此議題,大家共有三種想法:第一,組成非洲合眾國;第二,組成非洲國家聯盟;第三,組成非洲聯合政府。主張第二、三種想法的人宣稱他們也 同意第一種目標,但他們希望步調能慢一點。這些漸進主義者可能已經忘了非洲統一組織正是之前漸進主義的產物,而我們也很清楚,到目前為止,非洲統一聯盟已 經帶領我們到什麼地方,如果漸進主義成功了,那們我們就不會在五十年後的阿克拉峰會中,繼續辯論非洲統一。

諷刺的是,迦納首任總統恩克魯瑪(Nkrumah) 也曾在這裡宣布,「若未完全解放非洲,迦納獨立是毫無意義的。」這些宣傳非洲合眾國的人也無法體會我們自後殖民經驗中所獲得的美好教訓。在後殖民經驗裡, 由於國家是基於其他國家的利益而建立,你無法宣示主權,其他國家也能壓制本國人民,我們已經嚐過這種悲慘後果,主權在民,因此一個非洲民族聯盟應該是我們 的人民都準備好了,但現在是領導者們卻在阻礙我們,領導者們能選擇像長頸鹿一樣,拉長頸子站穩,以便能看的更遠,而不是以非洲失敗主義 (Afropessimism)與失敗主義方式思考,說著「我們還沒準備好」這種話,如果不是現在,那是何時?

將此議題視為漸進主義者與激進主義者間的選項,是錯誤的,我們的選項應該是在快速達成此目標、與更快達成目標之間,非洲已經等太久,我們也已經厭倦停滯不前,如果真的要組構聯合政府,我們是很嚴肅地討論此議題。

  • 譯註1:克魯瑪為迦納首任總理和總統(1960-1966),他積極主張非洲統一,曾於1958年召開第一屆非洲獨立國家會議,就任總統後,於1966年遭政變推翻,生平可見此處
  • 譯註2:尼雷爾為坦尚尼亞首任總理和總統(1961-1985),也是非洲聯盟的發起人,生平介紹可見此處
  • 譯註3:非洲聯盟於2002年7月在南非成立,前身為「非洲統一組織」,組織狀況可見此處
  • 譯註4:格達費是利比亞軍事強人,又譯「卡扎菲」,個人介紹可見
  • 譯註5:1962年烏干達脫離英國獨立,隨後實施一黨專政,1971年阿明發動一月政變,奪取政權,實行獨裁統治,1979年時,在尼雷爾的支持下,烏干達各個反對派組成全國解放陣線,3月發動內戰,同年4月中旬推翻阿明,有關阿敏的暴行可見此處
  • 譯註6:衣索比亞與厄立垂亞因邊界爭議始終交戰不已,而「非洲之角」索馬利亞的內戰更加劇兩國衝突,對於衣索比亞與厄立垂亞爭議,可見此處(新華網),而索馬利亞對兩國的影響,也可見新華網析評
  • 譯註7:修‧馬沙凱拉(Hugh Masekela)一生都與反南非分離主義活動息息相關,此人簡介可見此處(博客來專輯介紹)。
  • 譯註8:馬魯拉樹盛馬魯拉果,每年二、三月大象飽食馬魯拉果後,便猶如醉酒般在草原奔馳,因而馬魯拉樹又稱「大象樹」,馬魯拉果與芒果同屬,取其果液發酵蒸餾後,加入奶油便是一種開胃甜酒,酒精濃度略高於啤酒。

3 則留言

  • bob

    非洲要统一,美国那边阻力会不小,先不说美国在非洲大陆上安插了那么多代理人,连在中国都要搞一些分裂活动,以此遏制我们。
    在强者的战略中,对弱者一般都“分而治之”,“以夷制夷”,过去清朝那么干过,美国也不例外吧,人之本性。
    路漫漫其修远兮!

  • dreamf

    說的沒錯,若再加上彼此的文化差異
    退而以歐盟形式整合
    阻力也會不小

  • 真是一篇好文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