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我們受夠了飛利浦

巴西有一句流行的諺語:「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電子巨人飛利浦拉美地區總裁 Paulo Zottolo 就學到了這個教訓。最近一次和聖保羅報紙Valor Econômico的訪問中,他不當的評論引發了當地部落格客的憤怒。「Piauí不該被視為一個省,其實它根本無足輕重。Piaui即使不存在了,也沒人會惋惜。」

更糟的是,這篇評論剛好是在Piaui 省會Teresina 慶祝155週年紀念當天刊出。Leonardo Fontenelle 提醒大家,Zottolo曾批評過這座城市:「省會Teresina就像化粧品牌妮維雅,名字好像聽過但沒幾個人真正認識。」

這樣的言論引起了部落客如雪崩般的反應,導致各式抗議行動,抵制飛利浦產品,還成立一個新部落格。飛利浦近來贊助的活動Cansei (我累了)也受到波及,其效益大打折扣。部落客的抗議行動批評由飛利浦為主贊助的活動,有強烈的精英意識。Emer Luis 一點也不驚訝:

能指望一個會在自家客廳掛著貧窮照片以提醒不幸存在的人嗎?那不過是一些無益的狗屁。沒人真把Cansei 當回事。

連Cansei的支持者私下也扺制飛利浦,Leonardo Fontenelle寫道

歌手Ivete Sangalo是Cansei 活動發起人的妹妹,擔任飛利浦的海報女郎。她參加了Praça da Sé的公開行動,隔週在Teresina 的演出,Sangalo 不曾提起這項爭議事件也沒有使用利浦的大型螢幕。她表示,如果她的身體是個地圖,心臟就是Piaui。

在同一主題上 ,Rizzolo對巴西經濟作了長篇辛辣的分析:

Zottolo管不住自己,身為跨國公司的總裁,他們的利益來自於本國的慷慨。這個事件如我一直在部落格所強調 ,要終止跨國企業在巴西的促銷活動。但大多數巴西老百姓、商人、大學科學家、都把自己奉獻出去。跨國公司一面吸榨巴西一億九千萬的人口與市場,另一方面還 興致高昂地支持政變活動。說公司領導階層不知道Zottolo操弄的陰謀,我可不信。律師公會、飛利浦等菁英們在行銷人才的協助下,把自己的商標借 出給抗議活動提高聲勢,一切都荒謬極了。

Fabio Pereira 質疑若是政府官員作出類似評論,主流媒體是否會同樣地放大檢視:

Zottolo 的論調若由盧拉(Lula)總統或其它工黨政府官員說出,是否也會引起如此的爭議?Luiz Azenha 在 youtube 上的影片顯示了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記者所會做的事。

可按箭頭點選語言偏好。

這件事顯然讓全巴西人都厭倦了飛利浦:

有很多人真的不爽,這種錯誤應要有個解釋。沒有比拒買跨國大公司的沈默行動更有力的呼籲了,尤其是一家不尊重文化差異,愚蠢言行者來領導的公司。

許多部落客加入拒買飛利浦產品的行動:

Piaui 人民應採取行動拒買利浦商品,展現老百姓的自尊。不要再讓這個美麗的省份和熱情正直的人民變成偏見的受害者。如照Zolloto 的說法,貧窮是種罪過,那麼巴西早就不存在了。

Andrei Lima 計算了消費者扺制的成果,由飛利浦巴西第五大採購買家 Claudino 電子連鎖商率先發難:

表面上看來似乎不打緊,但飛利浦每失去電子產品市場一個銷售百分點就代表了幾百萬里拉的損失。

Agent 65呼籲讀者直接把要求Zottolo 裁掉的意見表達給飛利浦公司:

他早是一個活死屍了。飛利浦正等著某些機會好裁掉他。在這之前,我決不會買任何飛利浦產品。給飛利浦的抗議信可寄到:jayson.otke@philips.com(Agent 65)

圖說:Piaui 和巴西東北地區理受尊重 – 飛利浦歧視了全巴西人。

Daniel Lopes 寫說自己經常聽到巴西南方人也有如此類似說法:

沒錯,巴西人也許可笑,貧飢地區人民如井底蛙 ,他們能怎麼辦呢? 他們可為如此的自負而道歉 ?他們可曾請求孩子教導他們地理知識,好知道Alagoas位 在何方; 巴西東北角是什麼 ? 難道他們只會說自己知道的事情? 別傻了,每個人多少都自命不凡,這就是複雜的優越感。

大多數巴西人的感受可總結成以下幾行句話:

總而言之,為了Piaui的朋友和居民 ,我有義務表達我的看法:我關心Piaui,如果它真的廢除消失我會很沮喪。

從好的一面來看,這次不當的批評激發了一些詩作靈感,例如Orlando Paiva這位通俗文學小冊能手寫道:

如果Piaui 消失

沒人會沮喪

這些聲明盡來自這傢伙

Paulo Zottolo算他倒楣

引起這股風潮現當受煎熬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