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獨裁黯夜之光

數個南美洲國家在20世紀都曾歷經軍事獨裁時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烏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當時的加害者從未遭到審判,因為政府在1979年通過特赦法,赦免軍方將領與民間人士以獨裁為名的所有罪行。

不過巴西最近首度發表有關當時犯行的官方報告,其中細述綁架、強暴、虐待、處決、秘密埋屍等,此份500頁的長篇報告名為《記憶與真實之權》,由國家政治死亡暨失蹤委員會著手調查,前後共費時11年,「人權觀察」組織讚揚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雖然軍方並未提供任何文獻記錄,巴西政府仍預計於2008年時,將1964年至1985年獨裁時期的秘密情報文件解密,公布於國家資料庫中。《記憶與真實之權》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費下載

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軍事獨裁時代曾入獄一個月,他與新任國防部長喬賓(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報告發表活動,對於杯葛此項活動的軍方人士,喬賓明確表示:「沒有人能挑戰這份報告的真實性,若有任何質疑,報告內都能找到解答」,各地部落客也附議他的看法。


1980年魯拉率領罷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攝。

軍方幾天後有了反應,在9月1日發表公開聲明,提醒若調查軍事獨裁時代的政治謀殺事件,便已違反特赦法,也將讓國家「退步」,外界也隨後做出回應,obomcombate[pt]張貼一封軍方將領駁斥國防部長喬賓的信件:

本人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下,反對公布相關檔案與記錄,因我了解此舉背離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礎,將會「使國家和平與和諧倒退」。

巴西部落格圈則反應兩極,顯示20年的獨裁時代傷痕仍未癒合,Celso Lungaretti[pt]曾與20名官方記錄理應已死亡或失蹤的人士會面,他認為軍方的反應令人無法接受:

這顯示軍方對於揭露歷史真相感到侷促不安,…這份聲明等於打擊政府權威,不僅質疑國防部長,更讓人懷疑政府究竟是否無力撫平軍事獨裁時代的傷痕,畢竟面對歷史事實,不同的人仍有相異詮釋。

記者Carlos Motta[pt]指出,喬賓此刻面臨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喬賓必須展現過去少見的態度,例如勇氣,如果他不回應軍方反對公布報告的聲浪,放縱軍方拒絕公布獨裁時代的可怕罪行,喬賓將會成為另一個傀儡部長,完全失去指揮權或威信。


1980年警方與罷工群眾,由Estevam Cesar所攝。

Alexandre Lucas[pt]則懷疑,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無改變任何事:

很遺憾,自1964年4月1日軍事政變以來,巴西軍方的心態毫無改變,當年軍事推翻合法民選總統、關閉國會、解散內閣、殺害異議份子、藏匿屍體,今日心態亦復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軍少校在Alerta Total blog[pt]內張貼回應,讓人們更覺得Alexandre Lucas所言無誤,軍方態度從未改變:

就我所知,許多軍方人士都和我一樣憤怒,總統竟公布報告攻擊他所領導的政府,總統對於軍方的誠信何在?難道他不能等下台後再公布嗎?我更憤怒的是,國防部長竟威脅軍方不得對這份報告表達任何不滿,我們為何不能說不滿?國防部長怎有權決定我們的思想?我們不是民主國家嗎?…抨擊軍方的人忘記軍人也是人,而且還是拿著重要武器的人!我們希望政府能改變姿態,後備軍人動員令都已發出,我擔心會發生最糟的情況…

Serjão[pt]等民眾也批評政府不該發表報告,認為這是報復行為:

這份《記憶與真實之權》的報告由國家政治死亡暨失蹤委員會主筆,已撼動了國家特赦的平衡,讓激進組織大樂,卻苦了軍方,我們必須知道事件原委。


1980年警方與罷工群眾,由Estevam Cesar所攝。

但對Pavarini[pt]而言,這本報告並非報復,而是展現正義:

以人道常理而論,所有獨裁制度受害者都不會認為現任政府的行為是報復,這與報復無關,而是正義,我從獄中的親身經驗可知,仇恨會先摧毀懷有仇恨者,而非受仇恨者。

Marcos Rocha[pt]整理雙方說法後的結論是:

巴西民眾面對苦痛歷史的最好方式,便是擁有各自記憶的權力。


1980年警方與罷工群眾,由Estevam Cesar所攝。

本文照片由獨裁時代的攝影記者Estevam Cesar提供,他擁有許多八零年代金屬業勞工在聖保羅罷工的照片,現任總統魯拉當時是工會領袖,也因罷工而遭逮捕入獄。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