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富汗:猶記9/11

六年前的今天(諷刺的是也是個星期二),十五位劫機者劫持了四架民航機--二架撞擊世貿中心,最後造成大樓在火焰中倒塌,將近三千人喪生;另一架撞擊美國 國防部五角大廈,我家人中的數名友人因此生去性命;最後一架則在與劫機者搶奪飛機的控制權後,賓州的郊區墜毀,九十三名乘客喪命。這在美國歷史上成為一大 諷刺,許多人將之與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相提並論,而這也喚起了許多美國人對境外事件的關心,並引爆了長達一年的戰爭,也讓外交政策產生重大的改變。

從美國的觀點來解讀這起事件,在後9/11時期逐漸形成的政策上,再也無法揭示不同層次的辯論思考(雖然New Yorker in DC 確實提出寬容且正面的訊息)。而備受美國人矚目的阿富汗,最近被前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 )描述成是「大成功」?Nasim Fekrat 有篇動人的文章是關於「大成功」之於他的意義:

如果9/11事件不曾發生,今天阿富汗還在野蠻粗暴的塔利班(Taliban)政權控制之下。將近百分之九十的阿富汗在他們的控 制之下。今天,許多阿富汗人說,真主保祐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ndin),是他主使攻擊世貿雙塔,引導世人注視我們在水深火熱中的國家;阿富汗人也說,真主保祐美國,他們拯救了我們的生活,帶來民主、自由和安 全。我想說的,不是北約和國際部隊執行任務的過程與成就,而是:9/11對阿富汗以及其人民的重要性。許多阿富汗人說,對我們而言重要的,不是在9/11 事件中,受到攻擊的紐約世貿大樓和華盛頓的五角大廈有多少人傷亡,而是美國拯救我們的生活以及解放我們的國家。

要了解他所想要表達的意義,Fahim Khairy 將9/11攻擊放在塔利班手上恐怖的一年之脈絡下:

另一件在阿富汗的恐怖份子攻擊,摧毀了在第六世紀時所建立的 巴米揚大佛Buddha of Bamyan),它是位在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揚山谷的山崖雕刻。這些雕刻顯示了經典混合形式的希臘式佛教藝術。

二名宣稱是來自摩洛哥的比利時籍阿拉伯人,以自殺攻擊謀害了反恐(塔利班)第一領導人與北方聯盟首領的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Ahmed Shah Massoud)。 但他們的護照最後被偷了,而他們的國藉是突尼西亞。這二名攻擊者佯稱要訪問馬蘇德,攝影師身著炸彈腰帶、或將炸彈裝設於攝影機上,在訪問的過程中引爆。馬 蘇德一輩子都在抵抗入侵的蘇聯、凱達組織(Al-Qaeda )和塔利班勢力,終其一生與妻子及四名孩子住在泥土屋中。

人稱潘傑希爾之獅(Lion of Panjshir)的哈邁德.沙阿.馬蘇德,蘇聯的眼中釘、且是站出來對抗塔利班直到最後的人(當然除了北方聯盟的主要成員、現任阿富汗能源部長喀汗(Ismail Khan)之外)。我寫了一篇文章以紀念這個男人:

事實上,馬蘇德的個人歷史要比他的北方聯盟領導要來的複雜,他在1980年代對美國的憎恨、目睹1990年代初期在喀布爾的大屠 殺、以及在阿富汗北部Feyzabad大規模的鴉片走私。他被奉為聖人,甚至超越許多為國捐軀的英雄。沒有比馬蘇德優越的戰鬥技術及策略更值得被尊敬的 了!

忘了我輕率的文字,雖然馬蘇德是值得記念的(這可促進公民社會之發展)。但並不是每件事在阿富汗都像神話故事的星塵和獨角獸。在「評論是自由的」部落格,Conor Foley講述他的一位阿富汗友人所發生的一些悲慘故事:

他告訴我:「事情越來越糟。」叛軍現在控制了大半的國家,而沒有西方支持的總統哈米德.卡爾扎伊Hamid Karzai)及其政府會垮台。甚至在許多區域,阿富汗國家軍隊和聯軍在白天巡邏,而塔利班在晚間巡邏。判軍造訪清真寺和村莊裡的耆老,告訴這些人,他們是最有效的力量,如果人們有什麼問題,就應該找他們。

每個人都在談塔利班,但是叛軍比他們更強大。在許多地方是由希克馬蒂亞爾(Gulbuddin Hekmatyar)所領導的伊斯蘭協會 Hezbi Islami(譯注)主導著事務。他們比塔利班有更廣大的支持基礎,不論在地理上和種族上,這也就是攻擊發生在北部和西部的原因。其它潛在的政治勢力也視希克馬蒂亞爾為未來可能的盟友。他受到國會支持的特赦法掩護,這個法律包庇被認定犯罪的國家軍閥。

伊斯蘭社會Jamiat-e-Islami曾支持政府,現在則是反對。他們是北方聯盟的主要勢力,它顛覆了塔利班。前塔利班支持者的總統卡爾扎伊冒險與之結盟;同時間,他們的前任戰士參與許多正在發生中的犯罪活動,包括綁架國際援助工作者。問題出在總統卡爾扎伊沒有靠山,而他自己的部族則由塔利班控制。

  • 譯注:Hezbi Islami是伊斯蘭協會(Islamic Party)之意,1980年代是以反抗蘇聯入侵而聞名,現在則為反對美國和北約軍隊而交戰。

不是只軍閥和塔利班讓事情變壞,恐怕更是厚顏無恥的,在9月9日國際掃盲日(International Literacy Day)這天,他們關閉與管理國家的未來習習相關的學校

9月9號是國際識字日,但在阿富汗叛軍攻擊的南部省份,「由於安全因素至少有300所學校在Helmand、Kandahar、 Zabul 和 Uruzgan省將繼續關閉」,教育部長Siddiq Patman道。此外,有180所學校遭戰火燒毀。

教育部長接著指出,在全國有超過六百萬的學生(女性占38%)已在學校註冊,而將近40%的註冊學生在較為溫暖的南方。儘管在南方有著高註冊率,但由於高退學率,較少學生是來自中上階層。在南方,只有四分之一的學生唸到九年級,超過一半的學齡女童並沒有在學校註冊。

由於叛軍及相關的暴力活動和其它的問題,2006年在南方有超過350所學校關閉。

這一切實在太糟了,但小小的勝利在原本的9/11戰場並非遙不可及:Abu Muqawama 說到西方人如何緩慢但確實地步上正軌的故事。還有其它的待確認,而且,除了不幸(以及悲哀的、典型的)倫斯斐誇大的言辭,阿富汗在某些方面還是偶有進步。

遺憾的是,正如歹戲拖棚的伊拉克議題,對美國而言,阿富汗將依然是非當務之急而暫時擱置(back-burner)的議題。如同它似乎是這裡原始的、當前的,也十分可能是未來的不幸。極端主義和恐怖份子之戰將會被遺忘。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