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語言之死:進化、天擇抑或文化滅種?

在這個地球有194個國家,但是人類所使用的語言卻有7,000至8,000種,和國家數相距甚大。

語言的多樣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據估計,每兩週就有一種語言死亡。

數百年前,強大的歐洲國家統治整個洲的方法,是將獨立的或是鬆散的人民,以殖民語言組織為一個民族國家,近代的帝國也跟隨著這樣的腳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體和科技正加速了語言的同質性。但是這真會引起恐慌嗎?

法國喀麥隆裔的部落客Kans,在Le Blog du Presi 寫了一篇文章]回應法國新聞網站「Rue 89」所寫的 「每15天就有一種語言吹起熄燈號」(法語)

根據Collette Grinevald的說法,「Rue 89」引述里昂第二大學一位語言學家指出,90%的當地語言將會在21世紀末消失。儘管今日尚有數千種語言存在於世上,但是在這個星球上80%的人口,僅 使用83種語言進行溝通。全球許多原生的語言因殖民語言而消退。

評論「Rue 89」的法語讀者(多數為不具名)對此發表了全面性的評論,有人認為,語言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在某方面而言對人種所形成的並同社會是必要的,有些則認為此事的嚴重性不亞於文化的滅絕。

長期以來,法國一直存在著語言爭議,強勢的英文化和英語興起成為國際語言,引起了部分地區的觀注。

官方政策加快了地方方言的死亡,他們喜愛一統的民族語言。在法語系世界裏此過程更是一覽無遺。

語言之死:進化、天擇抑或文化滅種?

「往日總是美好…」,永遠、總是…我受夠了這樣的說法,我寧可聽聽日後的計畫,而不是只為了阻止存在事務的毀滅。羅馬與哥德建築今日不可能再造,但我們可以永久保留其美好的影響。時間會做出最好的整理,藝術文化如此、自然世界亦復如是。

Rue 89 讀者,Alzaz說:

當一種語言奄奄一息且消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這是一種天擇,與文化有關,強者終究是最後的贏家。

另一位讀者photosieste說:

種族滅絕即是文化的破壞。
你可以將它視作人的出生、成長和死亡。如果他的死是經過一個漫長而美麗的生命後自然死亡,那很好。但是如果是我們殺了他,或是我們沒有在他面臨危險時扶他一把,那又是另一回事…
語言面臨滅絕的危險就如同此事一般。

另一個讀者說:

一個語言滅亡的嚴重性不在於這件事情本身,而在於它的滅亡帶來了什麼衝擊。當一種語言消失了,這個語言所能帶背後的思想、觀看世界的視角也隨之消失,讓全世界人類對整體文化的負載度更為貧脊。

又一位讀者說:

一種語言內部穩定性絕對是一個問題。這五萬年間,許多事物的消逝是為了留給別的東西更多空間,我們並不會想及此事便發愁地鬧自 殺,用生態保育者、累積者或者短視的資本家的眼光想想,它不只是單一人類壽命長度,而是整個文明的時間長度。五百年的時間裏,每件事務都會逐漸進展,那又 怎樣?歳月所留的好處,那又怎麼樣?也許到時連貓都不存在地球上了, 那又怎麼樣?

Rue 89 讀者,jean jacques louis說:

「…由生物學中物種的多樣性」來看,是的,但是30億年來已知生物的唯一語言就是ADN碼,僅由4和3種代碼所組成。

當舊的語言死去,新的語言被創造出來:

多少新語言因為消逝的語言而出現? 如果調查近幾十年新語言出現的數量應該很有趣。經過數個世紀的生成,新語言只有稍稍地進展。在島嶼間不同的各種克里奧爾語(Creole),是根基於英語、荷語、法語、以及上述三種語言的許多變化用法、或是其它北非語Darija的演化版而產生。舉例言之,摩洛哥的Darija語是當地一種共通的阿拉伯方言,它是根據阿語、法語和西班牙語產生,但它在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的變化,原因包括受到巴巴里人的影響。

Kans 說,喀麥隆當地就擁有超過二百種方言,但只有二種官定語言—英語和法語。但混腔英文 (anglophones) 與「喀式法語」( francophones) 卻是最為廣為人知與流傳的語言,它們特別受到城裏年輕人的喜愛,年輕人反而比較少用官方語言或是自己的母語。

他舉了一個雜混式咯語的例子,這種語言充份融合了英、法與當地語言。

Moi je vous tchat que si on ne lookot pas, meme le camfrang là on va loss all. Mais popo, je mimba que les langues du lage là, francho il faut laisser tomber le way. Sauf si on veut go speak avec les anciens pour know un peu les divers du mboa, mais qui va meme do tous leurs divers là encore? Déjà que le christiannisme les avait bien bolè, il reste meme quoi nooon?! akaa!

殖民國語言是必要之惡?

許多非洲是千百人種和語言的家鄉,不過Kans認為,如果不幸地需要有統一語言的舉措,以犧牲原住民語言為代價,指定少數的官方語言,往往是必要的:

[語言死亡的]原因?土語往往未受官方認可,而英語、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等則佔了前排優勢地位。但是所有文本怎麼可能都依人種全部列出有所有的語言?總要作個抉擇,或許對沒被列為官方語言的語言不是好事,因為這等於宣判了它的消失。

Rue 98的讀者Alain Colbert也說道:

如果在亞馬遜的印地安人不會說葡萄牙語,他就沒有機會知道自己身為巴西公民的權利,畢竟在這個國家裏破壞印地安人環境的窮人與富人,可都是說著流利的葡語呀。

Kans認為新科技更加快了語言的同質化,特別是全球對於英語的偏好:

「初等的」語言(如本文所指之意)是科技變遷的受害者。我們見證了某種語言藉由科學,沾染上野蠻主義色彩,強加壓制其他語言。這 篇文章的標題,我們非洲社會沒發明飛機、汽車或電腦:有人只需讀到提及物件的字眼就能明白所指的意思,英語和法語就是這麼清楚地表達了”汽車” “”車子””個人電腦”等等的科技發明。再看看法語捍衛者直率的聲明,我懷疑「這並不是語言消失的原因」的說法,但美化的理想主義者卻如此認為。

Keo 是 Kans 的讀者,他提出意見,反駁語言有初等或已發展的區別。

反對,字母O的反對
我主張語言沒有初等或是已進化之分,而是忽視與喜愛的差別。因為當我們講初等語言時,好像意謂著這種語言從來沒有開化過、很艱難。但如果我們給予它們一個優勢的地位,它們就有機會像別種語言一樣地進展變化。
一個只有少數語言的世界像什麼樣?

假若全部的人都使用同一種語言,這世界會是什麼景況?

如果大家都使用同一種語言,我們能寄望人類可以更好的溝通嗎?能夠更了解彼此嗎?舉例問問,世界會更少的衝突爭戰?當然不會如此,歷史顥示與我們所見,戰爭往往發生在使用同一種語言的人群之間。
全球化萬歲!全世界25%的生命與物種就要滅絕了,語言與人口的滅絕、污染、普遍貧窮的擴張,這一切豈不美好?

在文化保留面向

Rue 89讀者gemrien以法國舉證,他認為語言或許會死去,但卻難被遺忘:

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遺產,如同一座歷史遺址,但我們不會還想住在城堡或是茅屋裏吧?
我們要保留人類遺產,把它傳承給子孫,讓下一代知道自己的根源,但這不表示我們必須流利地使用各地的方言。

不過反對這種看法的意見認為,就像某位Rue 89讀者所說的,在世界上其它地方,並不是每一個濱死的語言都可以留下見證其存在過的遺跡。

用我熟悉的例子,非洲好了,你必須了解,我很大方地推估,這塊大陸有一千多種語言(此數據為一般合理接受的數字),只有不超過 10%有妥善的文字保存。其中只有一小部份的語言被寫下(這必須感謝福音傳播者的努力)。據估計,從現在起到本世紀末,現存的語言只有10% 可以繼續存活,其它大部份都只會留下新約聖經的譯本:這可好了!
你明白其急迫性嗎?即便是百萬人所使用的語言也是處在危險之中,肯亞的gikuyu就是這麼一個例子,而且肯亞還是一個政局較為穩定的國家,想想在剛果內戰或莫三比克遍地地雷的情況!
再一次套用你的隱喻,我個人還真不想住在城堡。但另一方面,這個隱喻代表著如果我願意,我還是可以隨時造訪,別人也有機會學習城堡的建築。然而在任何一塊大陸上,城堡正在消失,沒有留下任何足跡、沒有留下任何化石。

歷經了多年的被忽視,法國的保護地方方言運動正在逐步成長,但法國人所關心的只是本土內Breton 或是Corse的存繼,並沒有將注意力延伸到法國海外地區即將消失的語言。

Rue 89 讀者Sylvius:

法屬圭亞那就如同Brittany,當地居少數、生性和平而與世隔絕的美洲印地安人使用六種亞馬遜語言(還有50多種奇怪的語言在當地流通)。法國精神信條裏不是有手足之情嗎?如果我們欲保留本土的語言、風俗和人種,那為何卻放棄了法國海外的領地?

一位不具名的讀者附議:

這是真的,因為歷史因素使然,一些亞馬遜語言都應該與法國境內決濱臨消失的少數語言相提並論:法屬圭亞那的美洲印地安語已快被遺忘了,比起來,Basque語 (擁有新聞、影音媒體、出版社,在大學中傳授研習)可能更佔了更多優勢。

馬達加斯加: 對本土語言的侮辱?

過去法國官方政策定法語為官方用語,的確傷害地方方言,那時的討論更為抽象。

全球之聲的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報導了非洲馬達加斯加的情況,長遠來看,政策處置確實不利於不屬於歐洲的語言。

馬達加斯加政府決定,官方標案或是文件公報不再刊載於發行量少於1000份的日報,也不再以三種官方語言(英法馬三種)的至少二種語言刊登公告。

Jentilisa 認為這個政策不但抽離對馬達加斯加語日報的支持,更糟的是,還讓政府利用來消滅本土語言。

有人希望政府可以支持本國語言的報紙,但這只會再次強化馬達加斯加語遭人排斥的心態,政府對待馬達加斯加語的態度就像個養子。有 人希望政府可以強制只刊在本國語言的報紙,因為官方宣傳公告的財務收入可以幫助本國語版的媒體。但此刻我只能仔細觀察,過去這種模式曾經是讓眾人跟隨的範 例,然而現今政府卻隨勢而流。

馬達加斯加部落客Rajiosy則不這麼悲觀: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