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富汗:文化、衝擊

作為一個美國白人觀察在阿富汗的種種,較為有趣的面向之一是發生為數眾多文化失態和衝突。不幸地,這種摩擦不僅限於日常有趣和瑣碎的事,像健怡可樂(diet coke),也經常發生在重要的事務之上。

上週,為外交政策部落格(the Foreign Policy Blog)寫作的Preeti Aroon注意到一場關於足球議題小型示威抗議活動。基本上,如同我在另一篇類似的文章所解釋,這場抗議源起於,美國盡力去與當地阿富汗人接觸,其中之一是藉由贈送他們足球…只是這顆足球上印有沙烏地阿拉伯的國旗,而沙國的國旗上有著薩達哈(Shahada),也就是伊斯蘭教中的清真言,穆斯林必須朗誦清真言以對自己的信仰做出確認。大約有一百名左右在Khowst 的阿富汗人走上街頭,發動了一場和平抗議活動,因為認為踢著印有薩達哈的足球是對伊斯蘭大不敬的不智之舉。美國駐軍感到懊惱,做出道歉,並重新審視這個親民計畫,使其繼進行不致於再度發生無意識的侮蔑。

很自然地,美國部落客完全的不成比例的誇張這個意外的插曲,Afghanistanica找到一些比較起來很無禮的例子:

那個總是很細心的Michelle Malkin在部落格寫了這個意外的插曲,之後嚴責美軍荒謬的卑躬屈膝的道歉,批評穆斯林:

「…他們真是對每件事都要命的『敏感』(解讀:容易大吵大鬧)」。

  • 編按:括號為原作者所加

gv_afghanistan2.jpg

阿富汗坎大哈省Kandahar Province)重建部隊,照片來自lafrancevi的Flickr

她的批評者才真的是比Michelle更「敏感」(解讀:意圖冒犯),但你將畫面往下捲,過去有篇是可蘭經在廁所的圖片,讀它的迴響。

喔,親愛的讀者,Afghanistanica也提供了其它美國的部落格的連結(小綠足球(Little Green Footballs )和聖戰觀察(Jihad Watch)),他們也對此事做出類似的激昂說法關於穆斯林的大吵大鬧(事實上並不是)。他以陳述什麼是顯而易見的作為回應:

我只會說,我不認為多數的阿富汗人會喚起某種很強的慾望去生氣和大吵大鬧。我想這個插曲只是件小事,想到在阿富汗有其它更重要的需要被關心,我不相信這件事會引起多大的注意。

明確的來說,事實上,說的更恰當點基本權利,像是言論,似乎正在受到攻擊--在喀布爾的每個角落。

sadaiHaqiqat電台是Salam Watandar在薩曼甘省samangan)的聯播電台,昨晚遭到關台。這個電台是由當地的年輕人所設立,大部份認為,這是一個自製的發射設備的電台…

這個電台一直受到威脅,大部份來自當地資訊和文化當局。

除了對電台的威脅之外,Atash Parcha詳述了他好像被自殺炸彈吵醒的事。

砰~星期五早上吵醒我的聲音。我好累,又爬回床上睡覺。

那天稍晚,我妹問我她聽到的是不是爆炸聲。那是駐喀布爾國際機場西翼的北約德國部隊遭到自殺式攻擊。如同以往,受害的以平民百姓為大宗。

而在美國,我們幾週以來都為國內其他跟這被事件相比微不足道的事情悲傷,這樣的態度令人費解…有些人可能會感憤怒,當他們的神聖之書在眼前被外國人褻瀆。不了解這正是文化基石的美國及其黨羽,看來已經立下了他們未來失敗的基石。

唉啊,阿富汗將不再有任何外國投資,這樣的預測是由於所謂「土地黑手黨」為自己的目的,竊占土地。

多重土地登記使得關係良好的有力人士,可以強行宣稱土地的所有權而不受懲罰,失敗的法治系統則讓受害者無從追索。土地和財產權缺乏安全性,對於一直是投資阿富汗的重要阻礙之一。

的確。但在阿富汗不盡然每件事都是黑暗和厄運。最近部落格策略性轉向的Safrang,上週到了赫拉特Herat),有許多關於這個城市的好事要說:

首先吸引我這個新來乍到的人注意的,是這個城市舖設及維護良好,並佈滿綠蔭的寬闊街道。從機場驅車隨著吵鬧的護送車隊,從機場經由Injeel區開進赫拉特市區的一路上,對於我這個來自道路永遠擁擠又坑坑洞洞的喀布爾人來說,這裡的道路讓我看得是目不轉睛。

再者,是它的歷史。這裡是龐大的根據地,有壯觀的星期五清真寺、醒目的尖塔,這都在一種令人惋惜的年久失修狀態。波斯皇后Gawhar Shaad以及詩人Khwaja Abdullah Ansari的陵寢、四個具有歷史的城門、有蘇聯坦克車的廣場,以及紀念英勇的赫拉特人的第24響,還有其它…

第三是風。不,著名的120天之風(Wind of a Hundred and Twenty Days)這種夏季風現象並不是神話故事…

在街道、歷史和風之後,是赫拉特人讓這裡變得如此美好。他們可愛具有特色的波斯腔,他們的波斯特徵以及有禮的態度,他們相對的世界主義觀 (cosmopolitanism),他們勤勉的創業精神,他們愛好藝術和文學 (證據就在他們經常在言談中引用詩句),以及直到這個城市的治安變差之前 為止,公園裡晚上總是擠滿了出外野餐的家庭。我真的很喜歡這樣。

他也提到了整個地區穩定的電力提供這項有趣事實。某種程度,他讓我比以前更想到當地實際探訪…我真想親眼看看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如果沒有別的,看看在新發現的榮景裡突然湧現的精巧建築

何不就把文章結束在較為正面的註腳?希望這能連接阿富汗和西方之間的齟齬,在這之後,經由音樂彼此了解。這篇令人驚豔的文章,是一位美國雷巴布琴(Rubab,傳統阿富汗樂器)大師正在演奏,非常值得一看。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