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十月 2007

報導 來自 23 十月 2007

(短訊)千里達與托巴哥:政治中的音樂

「如果宗教是平民的嗎啡,那麼音樂想必是群眾的安非他命。」千里達與多巴哥的部落客Shivonne Du Barry,觀察了當地在選舉時,使用本土音樂拉抬選情的奇景後,做出了如此評論。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巴基斯坦:前總理返國爆炸事件

經過八年自我流亡海外之後,巴基斯坦前總理布托(Benazir Bhutto)終於返國,群聚歡迎者除了數千位支持者之外,還有兩名自殺炸彈客,攻擊事件造成136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輿論也對此事大感震驚。 政治人物一開始全都譴責自殺攻擊,不過到了隔天早上,人們對於背後元兇卻有不同看法,包括總統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情報單位、最大黨MQM領導人胡山(Altaf Hussain)均受點名,布托更認為是蓋達(Al Qaeda)與塔利班(Taliban)組織主使。 社會各界當然也有一套自己的觀點。 巴基斯坦部落格圈對自殺炸彈事件立即有所回應,「一切巴基斯坦」部落格對該事有適當反應;「巴基斯坦目擊者」部落格則認為巴基斯坦人民黨的支持度將會上揚;Ali Eteraz則描述爆炸現場與之後的反應。 「月亮之淚」部落格對巴基斯坦政局感到憤怒: 首先,我們受到最勤奮的領導人保護…我剛才是寫「領導人」嗎?容我調整一下,應該是說,我們受到如樹懶般慵懶的政治人物領 導,而且這些領導人物還把自己關在透明防彈箱裡,這些膽小鬼躲在人群之後,避免被其他膽小鬼攻擊,聽起來很矛盾嗎?在那種箱子裡,連笨蛋都會窒息而死。 ARY頻道的政治評論員Shahid Masood博士有篇文章值得注意,宣稱布托向他透露,早在布托返回巴基斯坦前,便曾寄信給總統穆夏拉夫,點名三位政治人物應以嫌犯身分進行調查,以免布托返國時遭攻擊身亡,而她也將三個姓名姑隱不發。 Zindagi認為首都喀拉蚩市長必須為安全措施不足負責,而Glasshouse則對布托返國之後的情勢樂觀以對,並在攻擊事件發生後為文章補註,提及部分對攻擊事件的有趣反應。 人民黨大老很快便指稱政府秘密情報單位策劃攻擊事件,由於布托平安返國確實會威脅到穆夏拉夫政權,故這些指控確有其根據,尤其這些秘密機構發動類似攻擊的記錄眾多。 Desicritics與反恐部落格均提出誰該為自殺攻擊負責的可疑證據;「結語之前」部落格認為布托高調行事也必須為攻擊事件負起部分責任。 順便告訴各位,筆者經過八個月出外工作後,也將於11月第一週左右返回巴基斯坦,不過各位不必擔心,應該不會有歡迎陣仗等著我。 原文作者:Omer Alvie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