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非洲:部落客向死去的雷鬼樂手Lucky Dube致敬

Lucky Dube album你是否曾擔心居家被入侵?你是否曾憂慮在大白天的54號高速公路上車子被截走?你是否害怕妻子成了寡婦?你是否想過早上出門人還好好,回家的時候卻是躺在棺材裏、頭部還殘留子彈? 加入我們,一同來對抗罪行與腐敗。

這段文字是南非雷鬼明星,Lucky Dube所寫 ,10月18日他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被槍殺身亡。Lucky是非洲最偉大的雷鬼藝術家之一,其作品描傳遞了和平、正義與平權的聲音,深深打動人心。南非的部落客對他的離世倍感震驚。

Adeola Aderounmu表達哀悼

我和其它百萬樂迷同為這名了不起的非洲雷鬼傳奇人物,深深哀悼。青少年時代,我聆聽過Lucky的「奴隸」 (Slave),那是很棒的音樂。他創作過許多優秀作品。當他被子彈擊倒之際,再一次證明了這些年來,約堡已成為全球最危險的城市。我仍不明白為什麼非洲 人為了偷車就任意殺死一名身上沒有任何武器的同胞呢?這個無情的兇殺中是否還有其它動機?它顯露出這個世界是多麼地光怪陸離。

可貴的生命在南非無情地被踐踏,我很難過。親眼看到自己父親被殺的孩子們,實在令人同情心痛,這世界真是亂了套。

Lucky, 你是個英雄,是一個不杇的神話。在時間的長沙裏你已刻留下磨不去的名字。我們不會忘記你的!

Sokari 寫道

謝謝你的音樂為我們帶來的快樂幸福,雖然你已遠去了,但是你的精神和音符將會繼續存在。深深祝福!

部落客 My Afritude 道出他的震驚

我真的被Lucky 槍擊消息嚇壞了,我對他的家人致哀,特別是可憐的小孩子,今後再不會有爸爸陪伴了。這是多麼不可理解的事,我不停地追問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Lucky 用音樂留下了令人懷念的傳奇,這回他離去的悲劇也是如此。不管什麼樣的暴力都無法把他的貢獻奪走。Lucky 你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

馬拉威的部落客Clement Nyirenda 則期昐認為Lucky事件可以為南非政府的打擊犯罪行動帶來一點新契機

Lucky 藉由音樂,讓世人了解南非人民在種族隔離期間所面臨的艱難處境。但令人感概的是,他堅定支持的爭取自由運動,卻成就了太多的「自由」。例如:犯罪、墮胎、同志婚姻,其中某個罪惡最終導致了Lucky 之死。它再度證明南非不是一個安居之處,不管你是不是名人。

這次事件考驗著南非當局如何安全地籌辦2012年世界盃足球賽。

現在南非正如火如荼地準備主辦世界盃,但這個意外偏偏向全世界送出了一個負面的訊息。南非總統Thabo Mbeki籲請全國人民共同遏制犯罪。

Clement 作了以下結論

總而言之,同樣也是公民的總統大人,必須接受南非暴力犯罪已失控的事實,目前為止,政府任何打擊犯罪的措施都失敗了。當局必須要更嚴肅地找出防止治安惡化的新方法。警力要重新建立,解除現任高層警官職權,注入人事新血或許可以帶來新的創意改革!

一位南非基督徒部落客問:針對治安惡化,我們怎麼辦?他並分享個人在約堡經歷的街頭暴力。

我要問的不是大家對於Lucky 被殺害的感想,我的確知道那是怎麼回事。我要知道的是,該怎麼辦? 我和 Megan曾在Pretoria 住過短短三個月,當時我們遇過劫持危機,幸好我們逃走了,但它實在是一次可怕的經驗。現在晚上開車即使看到紅綠燈,我們都不敢停下車。一年之後, Megan 成了同一地點交通路口搶案的受害者,光天化日下,一名男子走向她的車擊碎玻璃,搶走皮包逃逸。 我很難過和震驚,為何這麼一個美麗的國家卻得在惡化的治安下苦苦掙扎。我想那就是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嚴重差距。種族隔離留下的傷害恐怕還要好些年才能慢慢平 復。 現在好了,Lucky在自用車上,在兒子、女兒面前活活地被三名綁匪殺害。約堡警方表示為調查此案,還成立了一個特勤小組。這是不是意味,受害者必須是個 名人警方才會認真受理?其它小老百姓怎麼辦? 關鍵是,我們現在怎麼辦?身為一名基督徒可以做什麼?

Gus 卻認為在南非的暴力犯罪,實與階級或種族無關

Lucky 之死只是國內治安問題的冰山一角,歷史因素造成我們對他人的刻薄,暴力犯罪並不是因為種族動機也不是階級歧視,它根本是因為我們對所有生命的不尊重。 民眾活在恐懼裏,恐懼造成更多的一時衝動和暴力。路上行車、有人敲門、親愛的人深夜晚歸、在公園遛狗、某人闖入時快打開教警報裝置以呼叫配槍警察…….. Senzeni na? 這些情況,我們可曾有辦法?

Holy Pigeon以一篇文章,「Kurt Cobain 症候群,死者榮光」回應此事。

Lucky 離開人世,又是一個南非影藝界偶象的殞落,如 Gito Baloi, Brett Goldin, Taliep Petersen遭人射殺。過去25年來,Lucky 被視為南非的 Bob Marley,南非雷鬼音樂的代表。諷刺的是他的第一張專輯「Rastas Never Die」。我總會聯想到超脫樂團主唱 Kurt 年紀輕輕就窣死,過早的死亡讓這些人都變成了一種永遠的傳奇。

他還認為,解決這種瘋狂,就是要靠群眾的正義力量。

造成悲劇是因為人們的冷漠縱容。我為自己的漠視而悲傷,唯一的方法,就是擅用群眾正義,我們無須對這個字眼留下負面的烙印。朋友們,下回跟著我們,冷靜地組成一個活躍的團隊,學習在政府採取措施之前先擔起責任,不管做什麼,都讓它公開化。

Ramadhani Msangi用東非語表達看法

很難相信這個事實,Lucky是上天派來人間讓世界更美好的人選,但現在他卻先早一步離開了。

南非時報編輯Ray Hartley 借用Lucky 的歌詞,認為這事可以終結只有南非白人是受害者的想法。

本報悼念著雷鬼藝術家Lucky的死去,他日前於南非約堡被槍殺身亡。Lucky是國內最受歡迎的樂手之一,他堅定地反抗種族主義。他的作品歌曲,「不同顏色」(differenet colours)歌詞被視作反種族主義的大成:「你只看到我的黑皮膚/我只注意你的白皮膚/現在我們把膚色的偏見都拿掉吧」。

希望 Lucky 之死可以甩掉只有南非白人成為罪行受害者的錯誤想法。Lucky遇害當晚上,只有Lucky 一人獨自受難,但現在起,這種事可能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Mrembo第一次從烏干達首都電台聽到Lucky的音樂就著迷,他的反應是:

他的死亡讓我深受打擊,好像我真的認識這位朋友。我的心為孩子們淌淚。他們不該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殺害。我喜愛他的音樂,他過去很 喜歡來烏干達旅行。我真正喜歡他,是有一回從首都電台「荒島唱片」的節目,我深為其智慧言談所傾倒。我還向朋友Big AL推薦,然後我們兩個一起收集Lucky所有的CD專輯。後來我遠赴英國,我買了Lucky音樂陪著我。我最喜愛的一首歌叫作「流亡之屋」(House Of Exile),上帝保祐他的家人,願天父已迎接了你的靈魂。他的早逝讓他在非洲傳奇中取得一席位置。

部落格音樂排行榜報導,許多人懷疑Lucky事件不是一次單純的搶劫

八卦小報星期日世界報報導,警方調查Lucky Dube 一案,朝著蓄意謀殺的方向進行。

搶犯沒有奪取任何東西,車子、手機、皮夾,他們射殺了Lucky 後就行離去。Gauteng 首席警官Perumal Naidoo / Charles Johnson(曾負責矚目的Leigh Matthews刑案)被任命擔任調查工作。 流言像野火一樣散開,現階段有二位和Lucky關係親近的人士被視為疑犯,在葬禮結束後,他們將會被偵訊。

部落格音樂排行榜引用了Lucky 的歌「罪行與腐敗」(Crime and Corruption)作結:

一位敢於對抗罪惡的勇者,沒想到他的生命竟是這樣結束。

以下歌詞引自歌曲「罪行與腐敗」(Crime and Corruption):
Do you ever worry about your house being broken into,
Do you ever worry about your car being taken away from you in broad daylight down Highway 54,
Do you ever worry about your wife becoming the woman in black,
Do you ever worry about leaving home and coming back in a coffin, with a bullet through your head,
So join us and fight this crime and corruption.
I am still reeling from shock!!!

你是否曾擔心居家被入侵?
你是否曾憂慮在大白天的54號高速公路上車子被截走?
你是否害怕妻子成了寡婦?你是否想過早上出門人還好好,回家的時候卻是躺在棺材裏頭部還殘留子彈?
加入我們,一同來對抗罪行與腐敗。
這些驚恐讓人暈眩。

最後,Proudly South Africa(驕傲南非人)引用「Feel Irie」一曲,提醒大家記住Lucky歌詞之美

“how long shall you carry that burden on your shoulders? how long shall those tears keep running down your beautiful face? we all have troubles now and again, know what I'm saying? no matter how hard we try, trouble will find us one way or another. people had trouble since the pope was an alter boy. people had worries from when the dead sea was only critical. hear those drums rolling. listen to those guitars skanking. put a smile on your face. don't let the troubles get you down.”

還要肩負多久?美麗的臉龐還要垂淚到何時?我們現在處於困境,明白嗎?不管我們再怎麼努力,麻煩總是找上門。麻煩不是一天兩天的新鮮事,人們從老遠時代就擔心一堆事。聽聽翻滾的鼓聲,聽聽吉它搖擺身體,綻放笑容。不要因困境麻煩而失去希望信心。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