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亞美尼亞:決議案與歷史錯誤

armenia_genocide_memorial.jpg
Tsitsernakaberd大屠殺紀念碑,位於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

亞美尼亞並不常登上國際媒體頭條,如果會出現於頭條新聞中,大多都是因為同一件爭議:1915年至1917年間,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究竟是否曾屠殺150萬亞美尼亞人,此事至今仍爭論不休,全球共有22國將發生在一次大戰末期的此事定義為種族滅絕,儘管萊默金(Raphael Lemkin)於1943年創造「種族滅絕(genocide)」一詞時,確實指涉猶太人與亞美尼亞人的苦難,但土耳其政府直至今日仍不願承認此一罪刑。

多數學者也認為亞美尼亞人的際遇即為大屠殺,但對散居全球的亞美尼亞裔民眾而言,讓美國承認此事才是國際串連運動的主要目標,因此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於10月10日投票,以27票對20票的結果,通過承認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的決議,不僅躍上國際媒體頭條,也在部落格圈激起陣陣漣漪。

決議通過後不久,居住於埃里溫的Raffi Kojian便在「亞美尼亞生活」部落格裡寫道,此事成為國際媒體矚目的焦點

今天早上我讀著眾多新聞報導,發生了有趣的事情,我連結至Google新聞查詢,想知道決議案是否有結果,搜尋得到的條目第一項便是「決議案通過」的報導,其後共有650篇有關消息,這真是件大新聞!當然報導角度與篇幅各有不一,從《華盛頓郵報》的噁心社論至眾人讚揚決議正確一應俱全,委員會主席藍托斯(Tom Lantos)在投票前便表示,委員們將用投票決定,究竟是要承認此事為種族滅絕,抑或要為軍事因素姑息土耳其,他雖然沒有明說,但就是將贊成票等於支持正義,將反對票等於向所謂的盟國壓力妥協。

雖然類似決議文在美國並非首見,但過去出於國家安全因素或外交政策,美國都避免將這些決議落實為正式法律條文,故此事讓亞美尼亞海外部落客大受鼓舞,「亞美尼亞海外生活」部落格的Lori的意見也相似

我永生都不會忘記這一天!多麼重要的一日!人在加州的我無法收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會議實況,只能仰賴人在亞美尼亞的父親收看現場直播,再斷斷續續告知我最新消息,我現在的情緒筆墨難以盡訴,我覺得快樂、驕傲、放心、狂喜、興奮、樂觀…。我們的努力並非徒勞無功,就算是總統也不能推翻這份決議,身為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的支持者,我必須承認對他很失望,而看到現任總統布希阻擋決議通過失敗,心情實在太好了!我希望向投下贊成票的27位國會議員一一握手致意,我想感謝他們不屈服於土耳其威脅,感謝他們未受土耳其遊說團體收買道德良心,感謝他們未甘於成為土耳其的傀儡。

土耳其部落格圈的反應則明顯不同,儘管種族滅絕事件發生至今已92年,土耳其政府與人民依然否認到底,也譴責不該要求美國承認此事,不過他們譴責的對象並非亞美尼亞政府,而是海外亞美尼亞民眾。得知決議案過關後,土耳其政府揚言中止對駐伊拉克美軍的後勤支援,Erkan's Field Diary是很早回應決議案消息的土耳其部落格:

這27名代表美國國民的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成員,他X的竟然插手一段毫不了解的歷史,甘心做為種族滅絕謊言的共犯,幹得好啊,證明由民主黨控制的國會對土耳其更差,希望這些議員因為反土耳其態度,把中東弄得昏天暗地之後,至少能為美國人民做點好事。

armenian_turkey_border.jpg
亞美尼亞與土耳其邊境,圖為亞拉拉特(Ararat)山區的霍瑞維拉(Khor Virap)修道院。

亞美尼亞與土耳其接壤,但兩國至今仍未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主要就是因為當年事件是否為種族滅絕爭議不休。決議案出爐後,以美國及英國部落客所撰寫的文章較多,原因除了由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投票之外,也因為美國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企圖阻擋本案通過

美國部落客顯然不滿布希的舉措,部落客「無聊老人」格外憤怒,認為布希根本沒有資格對此「違反人道罪刑」發表意見。

若不是有人事前向他簡報,我懷疑他根本不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裡,不知道奧圖曼帝國與土耳其人的所作所為,不知道誰是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不知道凱末爾在土耳其的歷史地位,不知道兩國之間的衝突,也不知道去維基百科閱讀相關資料,也根本不在意這些事情如何發展。布希只知道若如果承認亞美尼亞種族滅絕,不符合美國政治利益,因為將會激怒同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的土耳其,他只懂得維護政治利益。

布希根本不該參與這場論辯,一來他毫無所悉,二來他根本無法客觀處理此事,他還提到「反恐戰」,卻沒說自己也是恐怖主義的一員…。

「冬季愛國者」部落格也同意

就我所知,這其實是語言問題,我們不該稱之為違反人道罪刑的歷史經驗,因為如此我們將會限縮現有違反人道罪刑的定義。

兩天後,由於白宮持續施壓,不願讓決議案於11月進入大會表決,部落格上的討論也開始改變,土耳其持續揚言禁止駐伊美軍借道該國,土耳其亦「短暫召回」大使,反對決議案者開始指控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認為她不該支持第106號決議案阻擋戰事。部落格The Hill's Pundits也持相同看法

在處理伊拉克、土耳其與亞美尼亞問題,裴洛西議長選擇了最糟的政治時機。

我們今日真的在與恐怖份子交戰,駐伊美軍逾十萬人,土耳其揚言入侵庫德族地區,民主黨參議員比登(Joe Biden)還提議讓庫德族自治區脫離伊拉克獨立,現任土耳其政府伊斯蘭色彩濃厚,而美國正在進行全球反恐戰,正是最需要土耳其協助的時刻。

但裴洛西卻選在此時將決議案送入大會討論,以政治手段威脅國家安全。

議長女士,現在尤其不適合在此事上玩政治把戲,請將美國國家安全置於國內政治之上。

Simi Valley Sophist更進一步指控裴洛西叛國

儘管土耳其極力反對,裴洛西持續推動決議案,她的政治動機究竟為何?肯定與亞美尼亞選票無關,也絕對不是因為擔心美軍再有人傷亡。

你也許認為裴洛西在意美軍的福祉,你也許認為她在乎亞美尼亞人的歷史記憶,但我要告訴你,裴洛西只是找到另一個搞砸對伊戰事的手段,很抱歉,我看不出她有愛國心,就像越戰叛國者珍芳達(Jane Fonda)一樣。

「這不是地獄」部落格同樣認為

歷史將會記住,這些民主黨領袖都是專門扯人後腿壞事的叛國雙面人,光是網路上不實的傳言便讓他們動搖,這會是他們的歷史罪過。

面對國內的反對聲浪,先前表態的的眾議員陸續撤回對第106決議案的支持,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眾多反對決議案的部落客中,只有極少數否認這場種族滅絕曾經發生,在這些美國人眼中中,國家安全與外交目標再度凌駕亞美尼亞人心目中的「歷史正義」,Cribs and Ranting部落格便認為

美國眾議院正式將土耳其人對亞美尼亞人的屠殺定義為「種族滅絕」,這是項符合政治家精神的正確決定,美國或許不是首例,但這麼做確實符合身為全球領袖與自由燈塔的風範。

可惜現實重重打擊了眾議員,縱然關係到種族滅絕,最終彰顯的往往不是真理,而是充滿偽善的現實。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原本由民主黨黨團所背書的決議案,內容譴責近百年前對亞美尼亞人大屠殺的種族滅絕行為,但為了怕激怒土耳其,民主共和兩黨眾議員開始陸續撤簽。

土耳其已承諾交出文獻紀錄,並主辦研討會決定此事是否屬種族滅絕,可能得花好幾年審議,又得花好幾年才能達成結論,但也許眾議院便會趁此機會,脫離理想主義讓他們落入的窘境。

此番情景似曾相識,2000年也曾上演同樣情節,當時另一項決議也準備送大會表決,Unzipped部落格的ArtMika對比今昔,認為其實眾人不需為今日事態發展感到意外。

布希加上土耳其的聯盟似乎再度勝利,多位眾議員趕忙撤回對決議案的支持,由於此案應不太可能獲過半數議員贊成,議長裴洛西也許不得不將決議案束之高閣,我讀到以下這則消息時感到噁心,他們一如往常,將我們用完即棄,真是政治道德的一貫作風。

美國廣播公司George Stephanopoulos報導:「根據國會與政府消息來源指出,對於譴責九十多年前亞美尼亞人屠殺為種族滅絕的決議案,議長裴洛西不太可能正式在大會成案。」

雖然歷史眼看又要重演,美國將再度為伊拉克戰事以及與土耳其關係,阻擋決議案通過,不過部落格圈裡倒是出現了某些前所未見的現象,正如同今年稍早,亞美尼亞裔記者兼編輯丁克(Hrant Dink)在伊斯坦堡遭殺害後,亞美尼亞部落格圈的主要反應,反而是來自多篇非亞美尼亞人士的文章。

這已經形成全球性的對話,媒體也四處徵集部落格與網路使用者的意見,「高等教育中」部落格內便有篇文章,討論學術界在亞美尼亞種族滅絕論辯所扮演的角色,這篇文章就和一般部落格相同,都歡迎各界回應。

更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亞美尼亞與土耳其部落客避免共同在網路上討論這件決議案,但有些土耳其民眾試著利用部落格接觸亞美尼亞裔人民,例如「白色之路」部落格的土耳其作家Mustafa Akyol

幾天前,我的一位新朋友為我演奏美妙歌曲,她是亞美尼亞人,那些歌曲來自她的種族傳統,我在享受聆聽悅耳的亞美尼亞音樂時,忽然發現,原來旋律與我兒時聽聞的土耳其傳統音樂何其相似,我告訴自己:「雖然政爭不斷,但我們依然如此相像」。當我駕車駛過伊斯坦堡的宏偉清真寺與王宮時,也有類似的感受,有些建築物都是由亞美尼亞建築師打造,他們頭戴土耳其氈帽、崇拜基督,並為土耳其蘇丹王服務。

我們都是同個帝國的後裔,不是嗎?數百年來,我們都和睦為鄰,直到名為「民族主義」的病毒臨頭,才讓地獄敞開大門。

只要以平靜心情訴說,訊息自然會被聽見,但請不要強加諸於民眾身上,我們不是野獸國,可是也有堅持的一面,當外來者決定我們的歷史,我們自然會開始回溯祖先的故事,假若我們開始聆聽你們細細述說,不是因為我們受遊說團體逼迫至無處可逃,而是因為我們的心靈受這場悲劇記事而感動。

除了Raffi Kojian與筆者,鮮有亞美尼亞部落客願意參與這場論辯,整體而言,亞美尼亞與土耳其部落格圈毫無交集,只有Talk TurkeyBlogian是少數例外,期盼隨著亞美尼亞政壇持續討論決議案,會有愈來愈多亞美尼亞及土耳其部落客就各項議題相互溝通。

美國眾議院第106號決議案結局尚未底定,全球之聲將持續提供最新動態,部落格圈的最近文章中,主要仍是兩樣思維,一是世人應承認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確實發生,一是縱然此事存在,美國的決議案並非糾正這項歷史錯誤的正確方式。

我明白應該要與土耳其維持良好關係,因為該國是伊斯蘭民主國家、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是戰略夥伴,但美國不應縱容土耳其粉飾歷史與迫害異議人士的政策,如果美國只在經濟及戰略利害無虞的情況下,才願意捍衛人權立場,美國就無法成為世界道德領袖。正如支持決議案、來自加州第29選區的共和黨眾議員Adam Schiff叩問:

「倘若我們無法譴責任何國家在任何時刻發生的種族滅絕,我們有何立場採取有效行動遏止蘇丹達佛問題?」

喬治城大學民主黨人」:

看著美國國會、政治人物、報紙專欄作家與人權份子,企圖通過決議案承認亞美尼亞種族滅絕,各位還見過比這樣更極端偽善的行為嗎?

美國國會現在打算通過決議案,承認土耳其確實曾企圖對亞美尼亞滅族,但對於美國自己必須負責的種族滅絕行為卻隻字未提,顯示通過這種決議案根本毫無意義。

獲得真相」部落格:

兩天前,我還「讚揚」美國總統布希有勇氣公開與達賴喇嘛會晤,但我今天卻感到尷尬,美國國會竟屈服於白宮施壓,拒絕承認亞美尼亞種族滅絕。

我們並不是在討論稅制協商妥協,也不是豬肉商與小麥商的法案利益交換,這是關係到150萬條性命身亡的事,承認種族滅絕存在並不會讓死者復生,但至少能為記憶帶來正義,讓眾人明白這件事沒有協商或妥協空間,布希很丟臉,國會很丟臉。

阿拉巴馬州大學法律系教員」:

亞美尼亞大屠殺是種族滅絕,這件事幾乎沒有歷史疑義,目擊者記錄無數,鄂圖曼土耳其政府文獻中,也公開提及在1915年至1917年間消滅為數眾多的亞美尼亞人;但因為美國依賴土耳其的邦誼,以處理艱困的伊拉克戰事,此時要土耳其面對歷史評斷似乎時機失準,美國若能正式承認亞美尼亞所受的不公義,所有亞美尼亞裔民眾固然都會獲得肯定,但最重要的不是讓土耳其本身坦承92年前的事件真相嗎?這可能還得花上好幾十年的時間,至少不可能因本週的國會決議案就有結論。倘若土耳其限縮美軍使用基地的權力,對駐伊美軍造成影響該怎麼辦?正如眾議員藍托斯指出的兩難:「我們值得冒著美軍在戰爭中的風險,以平撫亞美尼亞人受傷的心靈嗎?」

「亞美尼亞觀察者」部落格亦整理國內外亞美尼亞裔民眾對決議案的看法,Oneworld Multimedia部落格上則有完整報導,目前看來,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armenia_genocide_survivor.jpg
亞美尼亞阿爾馬維爾地區Arax的種族滅絕倖存者

照片版權為Onnik Krikorian / Oneworld Multimedia 2005-6所有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