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11 十一月 2007

全球之聲一週間 1105-1111

11 十一月 2007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地球村」的概念今日幾乎可稱為老生常談,但在這個聚落裡,每日還是有不同的憾事上演,南非雷鬼樂手Lucky Dube遭人槍殺身亡,他生前不斷用音樂散播鼓吹平權,也時時試圖喚醒人們對治安敗壞的重視,他的死訊讓人們再度討論南非今日的局勢,過去的種族隔離時期已逝,但人與人之間的隔閡似乎不是一聲令下就能卸除;諾貝爾獎得主詹姆斯‧華生的言論同樣令人不解,過去的白人優越理論從未消失,但出自一位如此地位卓著之人令人意外,也讓部落客議論紛紛;九十多年前土耳其帝國屠殺亞美尼亞人,但土耳其政府至今堅決不願承認此事為種族滅絕行為,全球各地的亞美尼亞則不斷在各國請願,希望塑造群眾壓力,然而無論這場事件如何定義,悲劇業已發生,這是土耳其無法否認的事實。 其他地區的人們則繼續為自由奮鬥努力,三年前Yahoo!提供中國政府資訊,導致人權份子師濤被捕入獄,三年後Yahoo!執行長楊致遠終於開口說了一句道歉,但此事仍舊重創中國網路言論自由;布吉納法索民眾大多與網路絕緣,但少數有機會接觸電腦的人民,則企圖透過部落格突破政府重重管制封鎖;巴基斯坦政府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軍權政府再度以鐵腕強勢鎮壓民眾與社會輿論,新聞與網路等各種對外資訊管道一一斷絕,外界都在等著看,這究竟是軍事強人總統的強弩之末最後一搏,還是社會蹲下即將躍起推翻舊時代?土耳其則有部落客強調還給穆斯林挑戰與質疑宗教的自由。 查德最近爆發慈善組織領養造假醜聞,消息指稱許多富國人民所領養的非洲「孤兒」,其實並非孤兒,而是被迫離開雙親身邊的孩子,這件消息提醒世人為善的責任,除了出錢出力,更要謹慎行事,才不會讓多少悲劇以汝之善行為名發生。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埃及:穆斯林弟兄會

  11 十一月 2007

今天我來分享一篇由埃及女孩Wahda Maseyya 撰寫,討論穆斯林兄弟會的文章[Ar]。事實上,在埃及大家對於這個團體(或說是個宗教性政黨),正進行許多討論。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主要的宗教信仰是伊斯蘭,其未來變成宗教性政黨是否可行。 我擔心穆斯林兄弟會有一天變成屠刃埃及的兇器,讓外國勢力以打擊恐怖主義作籍口,侵佔我們摯愛的母土。所以我真不願見到他們野心實現,讓這個政黨擔起組閣大任,其成員登上總統寶座。 Wahda記下她和一個美國研究者對穆斯林兄弟會的討論。Essam El Eryan是穆斯林兄弟會政治支部的負責人,我小心地使用「社團」字眼取代「政黨」,因為目前他們還未被埃及當局視為一個正式政黨。Wahda 覺得雖然社團裏是有些成員立場溫和,但她相信穆斯林兄弟會將繼續揮動激進的意識型態旗幟。 我認為穆斯林兄弟會有著不易改弦的鮮明意識型態,因為這是他們穩固的反動基石,甚至有時候可說是激進。我曾和其中一位兄弟 會成員辯論過,告訴他一名美國學者正在研究穆斯林兄弟會。美國學者很樂觀,她稱Essam El Eryan為溫和中間路線的代表例子。但是我告訴她El Eryan 只是少數派,就算他立場溫和,也無法代表這個組織的大多數人,他們多是保守激進的。 與我討論的這名兄弟會活躍份子則認為,任何團體裏都會有菁英負責領導,而Essam El Eryan 就是這樣的人物。 Wahda還表示: 但我仍相信,一些改革者遭到激進份子的反對,激進人士仍掌握絕大的權力,他們與傳統的穆斯林兄弟會的主張維持著親密關係,這很難讓改革者在團體中發揮作用。 這不意謂改革者就此放棄,我希望他們繼續努力去改變團體中的激進想法。我真的不願看到埃及最後成為另一個伊朗。相反的,我希望它有朝一日像是英國或茅利塔尼亞,享有民主內政,不致受到軍隊或是伊斯蘭教徒的介入。 參考聯結: Muslim Brotherhood Official Site, Ikhwan-Web Wikipedia, History of the Muslim Brotherhood in Egypt 原文作者:Tarek Amr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