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17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17 十一月 2007

(短訊)拉脫維亞:雨傘革命

圖片來源:Marginalia Marginalia 的Peteris Cedrins,寫了些關於拉脫維亞最近的「小小起義」--「雨傘革命」的感想:可見這裡和這裡。 譯註:這場自十月下旬開始,在拉脫維亞首都進行的抗議活動,起因可參考中廣新聞及全球之聲之前的報導;群眾們最後成功地讓被違法停職的肅貪局局長 Aleksejs Loskutovs 復職,且令總理 Aigars Kalvitis 解散國會並且下台。然而拉脫維亞民眾擔心,目前的政府體制不改,問題依然存在著,政府下台只是換湯不換藥。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馬拉威:兩性平等的數位浪潮

近來在馬拉威部落格圈掀起了一陣女性新聞記者投入部落格寫作風潮。不久前,blogger.com 上面幾乎難以找到馬拉威女性部落客,但現在情況已有變化。這篇文章裏,我們將跟隨著四名馬拉威女性新聞工作者的部落格,看看她們不只留下個人記錄,更寫下 對馬拉威的報導。 她們分別是:Eunice Chipangula,馬拉威國家廣播公司職位最高的女性;為國際新聞通訊社撰寫特稿的 Pilirani Semu-Banda;Penelope Paliani-Kamanga,每日時報的專欄作家;Stella,只透露單名的部落客,她目前在某家電台工作。 Eunice Chipangula 與二項馬拉威第一 Eunice Chipangula從今年二月起開始Standing Upon God's Promises 部落格,開格第一篇章就是本人自介。她是第一位贏得英國Chevening 獎學金的馬拉威廣播人,讓她有機會在卡爾地夫的威爾斯大學進修新聞學碩士。回到馬拉威後,她被擢昇為馬拉威國家廣播公司的副總經理,這是馬拉威國家廣播公司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這個職位。在文章,她只有簡單提及,從一月份起她轉任國際合作部、稍後又到勞工部擔任副祕書長。 令人驚訝的是,馬拉威人並不太認識Chipangula,套用她自己的話,她想成為一名上天派來看顧馬拉威的使者。 Chipangula在部落格上發表了九篇文章,大部份都是關於馬拉威的性別不平等與性騷擾議題。另有二篇文章是談別的,一則是放寬合法墮胎條款,另一篇是關於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 在勞工政策的和諧,合力對抗非法移工。她有些文章則是評論馬拉威法律委員會在今年4月份召開憲政會議上提出的建議。...

哈薩克:媒體戰爭

在哈薩克,Rakhat Aliyev 事件 持續延燒,這位出任過大使又是前任總統女婿的政客,繼續用違法監聽高層交談的錄音帶等見不得人的東西來勒索政府當局。於此同時,一堆哈薩克網站被封鎖了。「網站被封鎖的原因沒有任何解釋」,部落客mantrov 說。 weathercock,一位出生於哈薩克,現居於澳洲的部落客,「對舊蘇聯國家,尤其是哈薩克的言論自由限制有一種病態的反應」,於是他許下承諾要把所有被禁掉的kompromat出版物*重新上架,「只為他們獨特的本質」。「哪裏還能再找出另一個國家,其高官們的對話像1930年代美國幫派份子一樣的?」他強調。 譯註:kompromat 是宣傳方法中,灰色宣傳的一種,是由競爭關係中某一方,以未經證實、半真半假訊息混淆視聽,為打擊對手而發出的訊息,特別強調破壞對手的名譽。 因政府不快而封鎖網站還不是哈薩克政府神經質動作的最後一招 – 上週,幾家獨立報紙被警方和制服人員侵入搜索,明顯地試圖要妨礙報紙的發行。結果,其中幾家報社遭印刷廠拒絕而導致無法印行。不久後,這些報紙總編輯和新聞部長 Yertysbayev 進行了一場會面。 sarimov 說,這場會面的目的是要緩和衝突的局面 – 當局並不想要搞出惹怒媒體的醜聞,更不願公開政府和總統見不得人的資料。「部長開出的條件很簡單:停止報導 Aliyev 爆料事件,合作的印刷廠就不會出任何狀況。這真是徹底的二分法。」sarimov 下了這樣的一個結論。 然而,這些報紙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選擇的機會,只能接受這樣子的條件 – mahno-mactep 稱這協議為「下流的和平條約」。同時,Joshua Fo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