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18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18 十一月 2007

巴西:黑色驕傲與種族主義辯述

1550年至1888年間,至少3百萬名非洲人在殘酷的奴隸販賣中被運送至巴西,這幾乎是被送到南美洲所有奴隸數量的一半。他們當中有大部分來自於安哥拉與莫三比克,再來是非洲的葡萄牙殖民地,成為巴西東北方蔗園的強制性勞工。 在奴役的年代裏,數千位奴隸想盡辦法逃離並組成了解放社區quilombos。其中最有名的是在 Alagoas 由Zumbi所領導的Quilombo dos Palmares。Zumbi成為對抗殖民武力攻擊的阻力象徵。Zumbi在1695年被殺死,而其逝世的日子--11月20日,成為全國持續對抗歧視的紀念日。

孟加拉:颶風 Sidr 與災後餘生

Sidr 是一個四級(譯註:此處分級方式使用的是iSaffir-Simpson分級法,詳情請見Wikipedia上的解釋)的颶風 (比 卡崔娜颶風Katrina還致命) ,從週二下午5:30到週五早上,以每小時最高達240公里(相當於150哩)的風速猛撲孟加拉南岸。現在它已經減弱成為一個熱帶風暴,並且掃過整個孟加拉,從東北部進入印度。 數十萬民眾因為當地的早期預警系統得以及時疏散 (用麥克風宣導和收音機廣播等),機場暫停起降,海港停止作業。颶風阻斷了全國的通訊和電力供應,大部份沿岸地區整個晚上停電。首都達卡也因為暴雨淹沒了 街道和導致電力和通訊中斷,狂風把廣告看板吹到半空中。建築物和屋頂整夜因為猛烈的強風而搖晃,到了早上電力和自來水供應都中斷了。孟加拉的 BDNEWS24.com 全日不間斷地更新著這些消息。 孟加拉部落圈一直關注著颶風的動態,利用許多開放來源的衛星影像和追蹤站台。The 3rd World View 和 E-Bangladesh 一直更新著防颱訊息和颶風路徑。 The Uncultured Project 紀錄了目擊者在達卡的親身體驗: 「我覺得這簡直就是電影的情節。我坐在車裡,返家的路上,此時還有15分就半夜了。街上半個人都沒有,除了大雨打在路上、風的噪音和車子的引擎聲之外,什 麼都聽不到。一片漆黑 – 每棟房屋、公寓、和你視線所及的建築物都停電了。然後...

全球之聲一週間 1112-1118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網路做為一個超越地理與國境界線的媒介,我們常常可以跟千里之外的人們休戚與共。玻利維亞不久前慶祝了「諸聖日」(All Saints Day),當地部落客便一起在網路上紀錄了他們的所見所聞,與大家一起分享喜悅。印度的部落客則討論著首都班加洛,因國內政治空轉,雖有「印度矽谷」美稱,城中基礎建設卻十分落後;塔吉克部落圈也擔憂,不當官僚結構造成的貪腐問題,可能引發嚴重的公共建設危機。 美國的知名影集「慾望師奶」,因劇中涉及貶損菲律賓人民,而在菲國引起眾怒,顯示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必須更注重族群間的相處之道。另一方面,在當今的數位浪潮之下,網路成為了促進平等的最佳媒介,在馬拉威,就有三位優秀的女性新聞工作者,在部落格上以女性觀點,評論時政並探討性別議題。 在東歐,北部波羅的海旁的拉脫維亞,剛經歷一場小小的和平革命,但南高加索地區的喬治亞,在2003年同樣以和平的「玫瑰革命」為人稱道,如今卻陷入嚴重的動盪,不同陣營互相批鬥、暴力相向,媒體也遭封鎖,看來此地的民主考驗才剛要開始;而在喬治亞,一位部落客在喬治亞與阿布哈茲(Abkhazia)的恩怨情仇之間,追憶著故鄉。 現代社會中,新聞自由常被視為民主的表徵,無數的記者為了追求真理,願意拋頭顱灑熱血,但在中亞,新聞自由卻面臨相當大的危機。烏茲別克一位活躍於國際媒體的新聞工作者Alisher Saipov,因長期關注烏茲別克與鄰國吉爾吉斯的宗教、人權與政治議題,遭到殘忍地殺害;哈薩克政府也因被媒體掌握其醜聞,惱羞成怒地大規模實施媒體管制,封鎖網路、停禁報刊。但即便如此,只要強權依然當道的一天,為民喉舌的媒體工作者都將前仆後繼,抗權勢、說真話!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烏茲別克:又是一名記者之死

Alisher Saipov來自吉爾吉斯南部邊境城市 Osh,是名26歲的烏茲別克裔記者,時常報導吉爾吉斯與烏茲別克媒體所忽略的議題,尤其烏國媒體長期受政府操控,因此對於他遭到暗殺身亡的消息,烏茲別克等中亞地區部落客普遍認為是重大損失。 在他短暫但活躍的媒體生涯中,他的合作對象包括Ferghana.ru通訊社、美國之聲烏茲別克語頻道、自由歐洲廣播電台以及Uznews.net,除此之外,Alisher Saipov也時常將Osh地方發行的烏茲別克語報紙《Siyosat》,偷偷從吉爾吉斯夾帶進入烏國,該份報紙不時報導兩國境內的宗教、人權與政治議題,他先前也曾發行該報的網路版,但他身殁後便不曾更新。 neweursia部落格的Libertad率先公布這位記者的死訊。他認為這麼偉大的人被暗殺,確實是一大損失: Alisher Saipov的記者專業表現在整個中亞地區評價極高,他是個好記者、也是好人,總是樂於助人,面對困境也從不放棄,永遠堅守真理、誠實、榮譽、勇氣等原則。 Craig Murray是前英國駐烏茲別克大使,因為先前在部落格中指控烏茲別克裔的俄國富翁Alisher Usmanov涉及貪污,部落格遭到關閉 (現在已經恢復)。他最近的文章指出,烏茲別克及鄰近地區的言論自由正受到極大威脅,Craig Murray與Alisher Saipov素有私交,也很遺憾聽聞死訊: 我不敢相信Alisher Saipov已經過世,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他不過是個23歲的年輕人,全身充滿著活力、生命力與樂觀態度,過世時也才26歲,這是烏茲別克政府殺害異議人士的最新事例。 Azamat Report部落格公布保護記者協會對此事的新聞稿,讓人們再度討論到「安集延屠殺事件」與Alisher Saipov報導此事的貢獻。 「無辜」心靈告解部落格的Daagini表示,雖然從不認識這位記者,也從未看過報導,但仍為他哀悼。 無論人們身在何處、身分地位如何,情緒總會受遠方發生事件牽動或影響,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確實如此,聽聞一件消息後,好像眼前上演一部電影,激發你原本以為不存在的思緒。 Registan.net的Joshua Foust撰文向這名遭殺害的記者致敬,細數在前蘇聯國家做記者的危險之處,自蘇聯垮台之後,記者遭謀殺事件層出不窮,且許多案件至今仍是一個謎團,原因在於「前蘇聯國家仍由情報人員主政,或是由舊時代官員繼續掌控政權,他們的行為也與情報人員無異」。 在文章之中,Joshua Foust列出2000年在前蘇聯國家他殺身亡的記者清單,其中烏茲別克並無任何案件,因為當地記者都是忽然失蹤,無人可確知他們是生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