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總統大選辯論

黎巴嫩已經正式進入新總統選舉的憲法階段,但我們還沒開始選總統,在黎巴嫩,總統是由國會選出的,到目前為止,總統選舉已經延期兩次,國內兩大政治 派系間的嚴重分裂是導致延期的諸多原因之一,此外,也有人害怕一旦選出一個不符共識的總統,可能會導致更多暴力與動盪。許多當地或國外的交涉與干預這幾天 正在登場,總統選舉的最後期限是11月23日,當天同時也是現任總統任期屆滿之日,國會已經決定在最後期限的前兩天,也就是11月21日召開選舉大會,多數人都希望能在那之前達成共識。值得注意的是,11月22日是黎巴嫩的獨立紀念日。以下是來自黎巴嫩部落圈幾個關心總統選舉的回應,請持續關注此議題,因為接下來兩週會有更多對話。

Walid提到籠罩黎巴嫩的歧異性,以及想要陳述或書寫一個意見有多難,因為永遠都會有反對意見,在針對現今局勢做出若干分析後,他最後提出了解決當前僵局的建議:

每次當有人書寫關於黎巴嫩的事物時,總會產生許多爭議,其中一個原因是極端的極化現象,這是干擾對話並讓雙方意見呈現兩極化結構的原因。[…]

目前黎巴嫩僵局的唯一解決之道,就是讓多數人直接說出他們的興趣和選擇,這些論述就代表了他們的利益所在。

那麼如果一直不斷延期,直到最後一刻才選出新總統呢?對此Riemer Brouwer建議我們不用擔心:

眾所周知黎巴嫩民眾都會遲到,且鮮少事先計畫,說不定還有很多時間,[…],在這裡,生活是比較不固定、有彈性的,黎巴嫩民眾習慣在最後一刻才做事,而現在也正是展現這項絕活的時候了。

Mustapha而言,目前正在黎巴嫩政黨之間正在進行、希望提出一名符合共識總統的交涉,都是不透明而複雜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會讓人們毫無線索、也失去權力:

我們知道哈裡里先生(Saad Hariri)*正在和貝里先生(Nabih Berri)*會商,我們也知道哈裡里先生正在會晤奧恩先生(Michel Aoun)*,就這樣,除了他們會商的些許清楚陳述外,談起誰會是下一任總統時,我們黎巴嫩民眾一無所知。

  • 譯按:哈裡里為黎巴嫩遭暗殺的前總理Rafik Hariri之子,現為黎巴嫩國會多數黨領袖;貝里現為黎巴嫩國會議長;而奧恩為自由愛國運動黨的領袖,該黨在2005年的國會大選中,搶下21席,隨後卻與真主黨結盟

R在其部落格Voices on the Wind指出,「共識總統」的概念是天真而荒謬的,因為還有其他原因:

在所有可能性之下,他們同意成為我們下任總統的名字,將是個不重要的笨蛋,而且他毫無民眾支持基礎,因此選出一個儀式性位置之 後,這個儀式性位置的實權注定阻礙更多儀式性位置..當然,透過妥協,M14歡迎大家詢問下一個問題,也就是他們必須在面對動盪或內戰的威脅(也就是黑 函)下,再度妥協組成一個國家實體政府。

Jounoune寫到真主黨Hezbollah)對這次選舉的看法,這是由真主黨領袖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所發佈的:

納斯魯拉支持解除總統危機的早期民調…「全世界」都無法消抹反抗勢力,而內閣(政府)只是「一群小偷與殺手兇手。」

Sursock則對美國長期警告其他人不得干涉黎巴嫩選舉的行為挖苦一番,因為美國已經在干涉了:

我現在只能看到這個新聞頭條,「布希警告黎巴嫩選民不得干涉總統選舉。」

Leila's Magazine發表一篇分析文章,分析中描述黎巴嫩與其他地區所陷入的掙扎,就如同自我認定的民族主義者、與為了世界新秩序而努力的國際主義者之間的關係一般:

多數人將反對派與忠誠黨之間、敘利亞與黎巴嫩之間、以及黎巴嫩與以色列之間等上述關係視為政治僵局,然而真正的衝突應該是在「國 際主義者」(包括各種立場,只要是希望能有全球政府,並希望能創造出可容許更多國際干預環境的人都算)與「民族主義者」(也包含各種立場,只要是希望能更 為觸及其他地區、並保住國家政權與憲法權力的人都算)之間的關係。[…]

考慮到黎巴嫩的總統選舉議題,就目前而言,已經產生了特定前景,更具體來說,也就是可容許更多國際干預、削減黎巴嫩政權地位,另一方面,來自各種立場的「民族主義者」當然必須預防發展到如斯情況,同時採取能延續憲法標準、與一統政府機構的措施。

Abu Kais描述了法國倡議內容的新方案細節,並將它形容為一個在民主之外的民主選擇,他進一步懷疑,於本週舉行的國會會議將延期,而這種質疑也確實成真了:

這就是法國希望在黎巴嫩和敘利亞倡議的事情:建立一個機制,讓基督教馬龍教派主教(Maronite patriarch)*提名五位總統候選人,然後由Hariri和Berri將人選篩選到兩位,再讓國會投票 選出其中一位。[…]

自週一起,世界各代表將會聚集在黎巴嫩,並用「薩柯奇(Sarkozy)風格」向黎巴嫩施壓,讓他們同意一群候選人名單(很不幸 的是,因為在這裡我們絲毫看不到任何法國民主的痕跡,所以不能算是法國風格)。此外,在週一進行的會議將或許無法舉行,因為必須等一位恐怖份子通過他已經 不及格好幾次的試驗。在隨之而來的暗殺與大眾恐怖之中,世界上多數國家都忘了民主的運作方式、以及必須進行的民主抉擇。

  • 譯按:黎巴嫩有兩個主要宗教,分別為伊斯蘭教及基督教

最後,對於這場可預期結果的總統選舉, Blacksmith在他的部落格上,扼要地複誦一次以上所說過的話:

過去一週來,我們都對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議題保持沈默,但這只是因為,我們已經說了大部分該說的。

這場選舉還沒結束,而部落客們的回應也是,請期待更多對話發生。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