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30 十一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科索沃預言

A Fistful of Euros 預測科索沃未來的局勢:「科索沃將會獲得某種形式的獨立,而貝爾格勒和莫斯科會氣得跳腳,到時必然將是一團烏煙瘴氣…然後,就這樣。國界依然開放,太陽一樣從東邊出來。這種過渡狀態將造成某種『巴爾幹版的台灣』,擁有主權而不被外界承認。」 譯按:BBC中文網上,有篇頗為相似的評論。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訊)巴勒斯坦:到目前為止的和平

「在美國馬里蘭洲安那波里市所舉行的中東和平會談結束了,但在巴勒斯坦這並看不到什麼真正的改變。布希真的相信這夢幻似的會談可以解決占領的問題嗎?」巴勒斯坦約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市(Ramallah)的部落客Asad Al Nimr如此寫道。 他說: 這個會談真的能解決我們和以色列之間所有的問題嗎?! 他們相信這個會談能解決巴勒斯坦問題是真的很笨的一件事! 是因為大家都想著最好不要有這個無聊的會談? 不是有某人想著這個會談是達到真正的協議的一個選項? 或者,這是取悅美國的一種方式?他們真的了解我們生存的處境和占領的問題嗎? 他們何曾關心我們在這裡的生存方式? 為什麼我要突然相信他們是真的關心巴勒斯坦? 這不過只是利害關係而已! 但也許,就只是也許,會有什麼改變我知道所有人都希望有真正的改變。 我們只是需要持續的抱著希望!!!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日本:薄酒萊風潮不再?

時間一到11月第三個星期四午夜,日本民眾立刻打開薄酒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慶祝,自八零年代泡沫經濟高峰期以來,迎接薄酒萊似乎已成為年度固定活動,這項傳統至今仍在,許多人群集在餐廳和酒吧,希望搶在第一時間享受今年新釀的美酒,有些人不只飲酒,更浸淫其中,以薄酒萊沐浴。 薄酒萊上市也成為部落客的熱門話題,masakoski表示: 我先前還沒嘗到今年的薄酒萊,所以請哥哥到附近的7-Eleven便利店買了一瓶,真是美味! 雖然日本目前仍是全球最大薄酒萊消費國,但銷售量卻不斷下滑,部落客各自認為的原因不同。 tokorin25指出,人們開始懷疑外界是否誇大或高估薄酒萊的品質: 我明白為什麼薄酒萊風潮已不復在,因為人們都已實際嘗過味道了。 另一名部落客表示: 雖然商家提供無限暢飲,但我無法喝太多,因為並不是那麼美味,反而有點太淡,一般紅酒比較好喝,但當我聽到「開賣」二字時,就會激起我想喝薄酒萊的衝動,而且又是個慶祝活動,那比較像是豐年祭吧。 東京一間餐廳外的廣告上寫著:「2007年薄酒萊開賣!每杯600日圓,每瓶3200日圓。」 這位部落客也諷刺這項傳統: 好久好久以前,幾個喜歡喝紅酒的人辦了一場遊戲,比賽誰能先喝到薄酒萊,後來便廣為流傳,成為今天的局面。我一直在想像歐洲紅酒行家看著日本的現象,那些跟流行的日本人大叫「首賣日的薄酒萊最棒」,行家們只想著「笨蛋,那只是遊戲,遊戲而已!」日本人總是這樣,跟著別人歡度西洋情人節和聖誕節。 高中學生sovversivo creazione的觀察是: 11月第三個星期四便是薄酒萊開賣日,我最近常常聽見相關消息,日本也買下大多數薄酒萊,其實這種酒的價格在法國便宜許多,這樣聽起來,好像我們國家很富有,但物價隨石油價格不斷上揚,我也擔心家裡開支不足,許多東西都愈來愈貴了… 我覺得尋找新能源很重要,既然我們已太過富有,難道日本不該重新思考節能與能源使用效率嗎?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Trust

哈薩克:黑幫電影票房長紅

哈薩克第一部純商業電影--從拍攝、製作到發行沒有從國家拿一毛錢,全靠票房收入--上片後引起部落客眾多討論迴響。影片 Racketeer講述一位年輕運動員,在1990哈薩克經濟蕭條年代,為了賺錢,自大學休學加入黑幫,靠拳頭向生意人索錢。 部落客Adam Kesher表示這部電影很賣座,在上映前三天幾乎一票難求。「我不認為大家只想看本國版的俄羅斯幫派肥皂劇。消費者更希望看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國片。他覺得,國內片商並不熱衷好好地推銷哈薩克電影,是件憾事。「要支持國片沒有其它捷徑,法國和南韓就是好例子,他們的片商努力行銷自家電影,看看人家的成果!如果發行商只支持這類古惑仔電影,文化的扭曲,恐怕不可避免!」 Megakhuimyak則持正面看法:「我還沒看這部電影,我可能一點也不喜歡它。但是我贊同它顯示的事實。」這部電影已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及文化,「至少我們現在可以說:有人願意為國內觀眾來拍電影,而不是為了討好國際影展的評審。電影製片不必再去哀求文化部給錢,樂見有電影演員新血輪加入,而不是某些大人物的親戚依親帶故地霸佔位置。」他說。 部落客Sarimov 對哈薩克電影有諸多意見,在看過大家的討論後,他表示自己意見為:「過去十多年,我分析許多哈薩克電影,這大多份是我個人式的自省觀察。許多影片以鄉土為題材。最近五部電影最後的情節都是主角離開了鄉下。這是一個警訊,或許藝術創作者看待現實較為感情用事.。田園游牧式影片不是真正的電影而是政令宣導。現在,我們有了新而好的社會題材戲種。」他很樂觀的作結。 註:文中所有連結都是俄文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