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惡霸與遭受霸凌者

在日本,霸凌是層出不窮的問題,媒體上周期性地報導將警訊水準不斷升高。發生於北海道校園的霸凌事件影片被上傳到YouTube(之後被撤掉),在2006年年末成為頭條。政府於上週公布的調查更加強化恐懼,調查發現,相較於前一年,霸凌案件的數目上升六倍。儘管部分是因為霸凌的定義與測量方法有所改變,這個攀升的數目是:2005年的兩萬件,到2006年的估計值膨脹到十二萬五千件,其中包括六起與霸凌有關的自殺案件

並非每個人都等閒看待這新聞。蠅量級世界冠軍的日本拳擊手內藤大助,到學校跟學童演講敘述他小時候被欺負的經驗,以此來對付這個問題。學校也受到壓力,要求改變處理霸凌事件的方式。


在瀧川高中發生因霸凌所引起的自殺

部落客tekicho對此問題的敏銳觀察

說起來很敏感,但霸凌是不會消失的。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即使成年人,就如每個人所知,也有霸凌。

但是,這種霸凌文化是怎麼發展起來的呢?部落客nano3000xp探索其根源

霸凌不會消失。它存在已久,而且會自然而然地持續下去,因為它是消減挫折的一種方法。這是人類的天性。在職場、在社會中、以及在學校,每當人們聚在一起形 成團體,闢出一塊屬於他們的地方,於是人類關係互動的處所於焉誕生。 我曾使用很困難的字眼,但換言之,進行交換處所的誕生,這裡人們承認其他人,也受其他人所承認。一旦這個處所固定下來,相對化(排序)就會根據某些標準建 立起來。職場或組織中,這就像位階。在警方或自衛隊中,位階間的差異是絕對的,只要你身處其中,長官或上司說的話就是絕對。 回顧人類歷史,沒有一個地方不發生這種相對化,每個社會系統(資本主義跟共產主義)中都存在著某種階級系統。

在沒有真實案例比對之下,容易將現象理論化。在一個留言版上,一位十五歲女孩寫下她遭受霸凌的經驗,提供了一則案例:

我在學校正遭受霸凌。 我一度去找老師,希望可以讓霸淩停止,但似乎得到反效果。 現在情況變得更加可怕。 不論男生或女生,我幾乎被所有人言詞欺侮。 很痛苦,而且很難受。我考慮退學。 我想去讀自由學校(free school),我想轉去別的學校。 (如果我沒畢業,將會很難找工作…) 如果我開始就業會不會好點呢? 我還沒跟父母說過這件事。他們可能會反對,我也不知該如何啟齒。我真的很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該怎麼做?

一位協助兒童的教育性非營利組織工作者,提供另一則霸凌事件的二手描述

我接到來自一名擔心霸凌的三年級學生的Email與電話詢問。

他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受到霸凌。他們的鞋子被脫掉藏起來,被取了不雅綽號稱呼。

如果學生告訴家長,家長會生氣地跑去學校理論,所以孩子們都噤聲。老師也會在班上說出來而曝光,所以學生們都噤聲。甚至連親近的朋友也會跟著一起霸凌。

怎麼辦呢?你想要好好上學,對吧?

什麼是最好的作法呢?我問他們這些問題並等答案。

在道德課中,大家一起來思索霸凌問題。我們想要在課堂中做這件事,這是學生的回答。相對於有沒有遭受霸凌跟誰受到霸凌,他們真的感受到全班一起探討霸凌問題的重要性。如此氣度讓我非常驚訝。

在我嘗試個別輔導霸凌行為時,對話通常從這些事情開始或結束:

誰是受害者?

誰是加害者?

還有,誰要負責?

當你這麼作,他們會受到二度傷害。這些孩子,以及他們跟成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難以處理。終止眼前發生的霸凌事件固然重要,但也不容易。

除此之外,提高班上所有學生的共同覺察力,共同思索霸凌行為,以及提高預防教育優先性,這是我們組織成員的想法。

最後,部落客ojezal69在寫到有關內藤大助,一位小時候曾被霸凌的日本拳擊手,十分振奮人心:

內藤很驚人。他在國中時曾被霸凌過,但他曾想抹除那段事實,在這樣的想法之下,他努力工作,並奮力變成世界冠軍。

我覺得他將勇氣帶給了此時正和霸凌掙扎的孩子們。他說他與心中那段[遭受霸凌]的記憶一起努力不懈。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