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十二月 2007

報導 來自 21 十二月 2007

哈薩克:經濟危機之後

作者註:除Steve LeVine之外,本文其餘所有超連結均連至俄語文章。 無論是小型經濟或金融危機,或是政府所言的「導正市場行為」,哈薩克度過此次事件後,部落客仍不斷討論後續效應。 Sarimov表示,哈薩克金融業年會已無限期延後,國家銀行主席Saidenov解釋:「因為總統下了指示,所以情況很明顯,銀行業的任務也很明顯,不需要再開會討論」。這種抑制言論的決定讓Sarimove很擔心,「銀行家都嚇得不敢說話」,也預估明年政治還會倒退。 syndikator 探討政府把貧窮線訂為日常支出百分之四十的水準。很明願的,如果賺不到維生薪資的40%,我是難以維持生計的。,若我勉強賺到薪資43%好了,按政府的標準,我仍不能算是窮人,可惡的法令! 而WOndernews 質疑近來哈薩克房地產風波的根源。他聽到了一個網路上偶然走漏但已被查禁的資料,一段竊聽的電話錄音。2007年8月間,某位政府高官為執政黨招募國會競選經費。捐錢的企業正巧都是國內主要的二大建設公司。「也許這就是房貸市場破產的原因?」他憤怒地質疑。 Xxrock討論另 一項議題,政府最近查緝哈薩克最大城市阿拉木圖(Almaty)附近國家公園的違建別墅,他表示:「官員貪污早已是個公開的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所 有證據都顯示,土地任意贈予高層官員明顯違法,可是只有威脅權力核心的官員遭到法辦」,檢察官竟然決定不起訴部分犯案官員。 Steve LeVine總是熱衷於觀察哈薩克等裏海國家的石油業發展,他指出,最近雪弗龍(Chevron)與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大企業陸續讓步,代表石油大公司在哈薩克的影響力逐漸下滑,他表示:「多年來兩家公司都展現強硬態度,如今卻立場軟化,乖乖付出3.09億美元的環境污染罰金」,他也認為,義大利的Eni代表全球許多石油大公司與哈薩克談判,將盡力滿足政府要求,以取得該國廣大油田的開發權。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nairobi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共處

以色列部落客David Bogner討論為什麼「現在」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是不可能的。 以色列總統Shimon Peres在12日說了一段有趣的話:「我相信,我們現在能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 如果不加入「現在」這個有點麻煩的字,這會是一篇值得讚賞的致詞。 姑且不論Peres並沒有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的經驗,不過,也沒人有過這類經驗!雖然過去一直有人在嘗試,卻沒人曾與巴勒斯坦成功達成「類似」和平的景象…約旦失敗了…黎巴嫩也失敗了…當然多樣的巴勒斯坦派系自身也不可能彼此和平共處。 但起碼令人欣慰的是,我們的總統以Mr. Rogers*一樣的方式延伸了兩者和平共處的理論架構分枝,並留下這個概念實現的可能性,或許有一天我們以色列會以某種方式成為解開這個詭計的第一個國家。 編按:Mr. Rogers(Fred Rogers)是美國知名兒童節目主持人,以溫和、慈愛的形象影響了世界各地的青少年。 然而Peres為什麼要用「現在」這個字眼?是不是我們漏掉了什麼東西? 難道是今天(譯按:11月12日)在加薩走廊所發生巴勒斯坦自相殘殺的戰事(造成5死30多人受傷),提供了穩定和平的一線生機,甚而加快了和平時程表? 還是今天火箭攻擊(譯按:到目前為止有6起)的砲彈模式--就像茶葉沈澱在杯底一般--提供了一些徵兆?這些徵兆包括了巴勒斯坦願意尊重以色列領土主權、以及一般以色列人民能安心居住在家而免於危險的權力。 現在有沒有任何跡象,能夠顯示出巴勒斯坦派系領導者願意在言語上有所節制,將「毀滅以色列」這類語言移出他們的呼籲?甚至承認以色列能以猶太國家存在於安全的邊界之內? 我曾經和一位朋友聊天,這位朋友當時正在尋找能雇用的技工(諸如水管工人、木匠、水電工、以及建築工人等),他對於任何有過提到自己有相關經驗的人感到擔憂。 有些人或許會有5到10年經驗,擁有相關專業而能夠擔負重任,但也有些人吹噓自己有「20年經驗」,但實際上他們只有一年經驗,卻自己將它乘了20倍。 擁有5到10年經驗的人能夠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不過自己將年資乘以20倍的人、並未獲得任何實際經驗獲工作知識的人仍然是個臨時工,且可能尚未從他過去的錯誤經驗學到任何東西。 對於這種臨時工,現在有個非常好的範例,也就是歐麥特總理釋放400名囚犯的計劃,這個計劃是為了回報巴勒斯坦人的…嗯…沒什麼恩惠。這是 一種「善意的姿態」,但當我們採取善意姿態的同時,是否代表著另一方也以類似姿態回應?畢竟我們所感受到的姿態並未帶有上述意義,我們可能感受到的巴勒斯 坦「姿態」,可能就是對我們比中指。 讓我們姑且不論這些具體的姿態,只要聽聽我們的「和平夥伴」說了些什麼。 今天(譯按:11月12日)巴勒斯坦首席談判代表Saeb Erakat拒絕了以色列的要求,以色列希望巴勒斯坦承認以國是個猶太國家,「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和國族認同糾結在一起的國家。」 難以與他爭論?噢,等等,除了以下這些國家:...

巴西:語言使用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