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共處

以色列部落客David Bogner討論為什麼「現在」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是不可能的。

以色列總統Shimon Peres在12日說了一段有趣的話:「我相信,我們現在能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

如果不加入「現在」這個有點麻煩的字,這會是一篇值得讚賞的致詞。

姑且不論Peres並沒有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的經驗,不過,也沒人有過這類經驗!雖然過去一直有人在嘗試,卻沒人曾與巴勒斯坦成功達成「類似」和平的景象…約旦失敗了…黎巴嫩也失敗了…當然多樣的巴勒斯坦派系自身也不可能彼此和平共處。

但起碼令人欣慰的是,我們的總統以Mr. Rogers*一樣的方式延伸了兩者和平共處的理論架構分枝,並留下這個概念實現的可能性,或許有一天我們以色列會以某種方式成為解開這個詭計的第一個國家。

  • 編按:Mr. Rogers(Fred Rogers)是美國知名兒童節目主持人,以溫和、慈愛的形象影響了世界各地的青少年。

然而Peres為什麼要用「現在」這個字眼?是不是我們漏掉了什麼東西?

難道是今天(譯按:11月12日)在加薩走廊所發生巴勒斯坦自相殘殺的戰事(造成5死30多人受傷),提供了穩定和平的一線生機,甚而加快了和平時程表?

還是今天火箭攻擊(譯按:到目前為止有6起)的砲彈模式--就像茶葉沈澱在杯底一般--提供了一些徵兆?這些徵兆包括了巴勒斯坦願意尊重以色列領土主權、以及一般以色列人民能安心居住在家而免於危險的權力。

現在有沒有任何跡象,能夠顯示出巴勒斯坦派系領導者願意在言語上有所節制,將「毀滅以色列」這類語言移出他們的呼籲?甚至承認以色列能以猶太國家存在於安全的邊界之內?

我曾經和一位朋友聊天,這位朋友當時正在尋找能雇用的技工(諸如水管工人、木匠、水電工、以及建築工人等),他對於任何有過提到自己有相關經驗的人感到擔憂。

有些人或許會有5到10年經驗,擁有相關專業而能夠擔負重任,但也有些人吹噓自己有「20年經驗」,但實際上他們只有一年經驗,卻自己將它乘了20倍。

擁有5到10年經驗的人能夠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不過自己將年資乘以20倍的人、並未獲得任何實際經驗獲工作知識的人仍然是個臨時工,且可能尚未從他過去的錯誤經驗學到任何東西。

對於這種臨時工,現在有個非常好的範例,也就是歐麥特總理釋放400名囚犯的計劃,這個計劃是為了回報巴勒斯坦人的…嗯…沒什麼恩惠。這是 一種「善意的姿態」,但當我們採取善意姿態的同時,是否代表著另一方也以類似姿態回應?畢竟我們所感受到的姿態並未帶有上述意義,我們可能感受到的巴勒斯 坦「姿態」,可能就是對我們比中指。

讓我們姑且不論這些具體的姿態,只要聽聽我們的「和平夥伴」說了些什麼。

今天(譯按:11月12日)巴勒斯坦首席談判代表Saeb Erakat拒絕了以色列的要求,以色列希望巴勒斯坦承認以國是個猶太國家,「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和國族認同糾結在一起的國家。」

難以與他爭論?噢,等等,除了以下這些國家:

  • 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
  • 埃及阿拉伯共和國
  • 神聖羅馬教廷(梵蒂岡)
  •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
  • 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
  • 茅利塔尼亞伊斯蘭共和國

再加上有些國家幾乎全穆斯林組成,同時也以伊斯蘭法條為其合法與文化的評斷標準*:

  • 阿爾及利亞(99%)
  • 亞塞拜然(93.4%)
  • 吉布地(東非,94%)
  • 甘比亞(90%)
  • 伊拉克(97%)
  • 約旦(95%)
  • 利比亞(97%)
  • 馬爾地夫(99.41%)
  • 沙烏地阿拉伯(89%,但100%市民都是回教徒,因為這是國家規定)
  • 索馬利亞(99.9%)
  • 敘利亞(90%)
  • 塔吉克(90%)
  • 突尼西亞(98%)
  • 土耳其(99%)
  • 土庫曼(89%)
  • 撒哈拉沙漠以西(99.8%)
  • 葉門(99%)

所以我不確定Erakat先生的陳述是否完全正確。

我並不是說以色列不可能與巴勒斯坦和平共處,若我沒看見這些政客的主旨所在,請多見諒,我認為他們只是吹噓自己有多年民主經驗的短期政客,而且正在犯以色列早在20年前就已犯過的愚蠢錯誤。

認真思考,有沒有可能以色列這些年都是一頭熱地希望巴勒斯坦承認我們存在的權力?而巴勒斯坦仍然在說不?

或許該把「現在」這個字從我們對和平的渴望中拿開。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