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西班牙人對科索夫獨立的反應

儘管塞爾維亞極力反對,科索沃(Kosovo)仍宣佈獨立,兩天後,有關承認科索沃的好處何在依舊爭論不斷。根據Kosova Thanks You網 站,至今已有17個國家承認科索沃共和國,而其他34個國家也準備的要承認科索沃共和國的成立(譯按:根據2月27日的最新數據,至今已有20個國家承 認、另外5個國家還在準備中)。歐盟的法國、英國、德國或是義大利都已經承認科索沃,但其他如斯洛伐克和西班牙等國家則是認為科索沃宣布獨立的舉動並不尊 重國際法,而強烈反對

然而,對於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數天前將科索沃現況,比喻為西班牙境內的巴斯克自治區(Basque)及加泰羅尼亞區(Catalan)的評論,西班牙極力地抗議表示不滿。西班牙政府認為,科索沃與巴斯克自治區加泰羅尼亞區一點關係都沒有。

catalonia-next-state.jpg
照片取自「加泰羅尼亞:下一個歐洲國家」部落格

在過去幾天裡,加泰羅尼亞部落客已為了這件事件爭論許久。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的支持者,大肆宣傳歡迎科索沃的獨立,在愈來愈多的部落格裡貼著如增加新的一面國旗或「今日的科索沃,明日的加泰羅尼亞」等標題,而其餘加泰羅尼亞的部落客則贊成西班牙政府的觀點。

Diari del votant anònim[加泰羅尼亞語]覺得蘇格蘭才是比較值得讚賞的國家,但Joan Safont認為[加泰羅尼亞語]科索沃的獨立,對於其他想要獨立的國家而言,亦不失為一個鼓舞的例子。

這不能被拿來與加泰羅尼亞或巴斯克做比較,但我覺得任何在歐洲內所有追求獨立的政權,都能參考這個範例。這也就是為何我們會不斷 重複的說這兩種情形是相當不同的。[…]科索沃或許不是我們效仿的對象,但是每當有新的國家自由的宣佈他們所想要的、以及他們要如何變成怎樣的國家,這都 會使這個世界變的更加自由。

Narcís Sastre[加泰羅尼亞語]則不太確定該如何思考科索沃獨立的事件。

對這件事情,我有種很矛盾的感覺。身為一個支持民族自覺的人權擁護者,我替科索沃感到開心,但我卻能理解塞爾維亞必須目睹失去一塊領土的感覺,而這塊領土又具有象徵性及歷史價值。

另一方面,巴斯克自治政府甚至在科索夫宣佈獨立以前,就已經表現出熱忱,想將科索夫視為一個「如何在和平且民主的方式下,解決國家自主性及國家歸屬爭議的方式」的例子。巴斯克區議員Iñaki Anasagasti在他的部落格中[西班牙語]也讚賞科索沃的獨立:

這星期最好的新聞就是科索沃獨立,沒有發生暗殺、也沒有街頭打架鬧事(Kale borroka)的行為,新總統拜訪在科索沃居住的塞爾維亞裔,向他們保證在這個新國家中的所有人民,都將會過著沒有歧視且受到尊重的生活。

這項宣言也已煽動了此議題的爭議,並遭受許多西班牙部落格及論壇的反彈,批評如Anasagasti等巴斯克政客「住在一個類似真實的地方」,一位社會入口網站(social portal)Menéame的使用者就反諷地說:

所以在科索沃不會有種族屠殺、也沒有北約(NATO)計畫的爆炸攻擊事件,科索沃也不是個被外國政府所佔領、藉由外國政府控制來保證和平的國家,而且在科索沃也沒有過去仇恨…這些都是我想像的。

basque-selfdetermination.jpg
Baxerrian拍攝,經同意後使用

對於Francisco Veiga[西班牙語]而言,在科索沃獨立後,歐洲面臨的並非這將會成為其他地區所的範例,而是科索沃獨立的方式。

現在所爭論不休的,並非舊東羅馬教派辯論其不確定的真實疆界、亦非西伯利亞主權運動的「骨牌效應」問題,關鍵在於其他事情。

核心問題[…]是華盛頓與布魯塞爾在事實上及法律上承認,用武裝方式讓歐陸一個民族自覺的政治客體具備有效性(合法性)。或是更 精準地說,這是游擊隊與恐怖組織實行超過一世紀以來的「行動—反應」舊有基本原則,這從阿爾巴尼亞裔、現任科索沃首相Hashin Thaçi過去身分便可得知這個事實。Hashin Thaçi曾任「柯索沃解放軍」(UÇK)游擊隊指揮官,舊有代稱為「蛇」(Snake),另一名首相Ramush Haradinaj也曾擔任UÇK軍隊指揮官,他現正因戰爭罪名被海牙國際刑事法庭起訴。

他在最新文章中補充說到,歐盟因為自身對科索沃獨立缺乏熱情,而不自覺地與大多數巴爾幹半島國家結下樑子。他並批評歐盟在個過程中的角色。

事實上,歐盟對巴爾幹半島的作為,與一世紀前歐洲人在此所採取的支配方式並無不同。其實,這天正是絕佳的百年紀念日:1908-2008,奧匈帝國國王在一百年前佔領了波士尼亞的保護領土,進而引發五年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Great War)。

雖然身為巴斯克人的教授Asier Blas在其部落格Cartas del Este中表明,他並不支持科索沃獨立,但他認為這新興國家科索沃境內所居住的少數塞爾維亞族裔將獲得好處,而持樂觀態度[西班牙語]。

最終,科索沃的獨立,不是為了我、也不是為了你,不是為了阿爾巴尼亞、也不是為了塞爾維亞,而是為了科索沃民眾。長期看來,這樣獨立的行為尤其對塞爾維亞人是有益處的,因為若科索夫以其獨特性為而建立起一個獨立實體,那麼成立一個更加偉大的阿爾巴尼亞這種想法將會被遺忘。

我們應該專注於這個未來歐盟新會員所帶來的機會,如果這在不久的將來發生,那麼阿爾巴尼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將會與阿爾巴尼亞、塞 爾維亞這兩個國家有更自由的關係。從塞爾維亞的新聞、電視或其他文化相關的產物中,將會看到塞裔科索沃人的訊息,也因疆界日漸消弭,區域經濟整合將隨之而 來,這都將會降低現今受限的情形。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