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葉門:迦薩、我的祖母和蠟燭

葉門部落客Maydaa Shuja寫了一篇關於蠟燭、電和該國可能引進核電的文章,值得我們深思。葉門政府無力供應持續穩定的電力。

當各界不斷對迦薩地區電力中斷問題傾注關懷之時,Maysaa Shuja述說她的祖母過去教導他們在最需要的時候才使用蠟燭的這個價值。

Maysaa解釋:
 

願阿拉保佑祖母安息。祖母未能長壽,在迦薩地區電力短缺時協助他們,讓他們受惠於她的經驗。否則,她會教他們在電力被切斷和節能政策下,如何最有效地使用蠟燭,這是迦薩地區的人不會了解的。我是葉門人,對於蠟燭我所知道的比電要來得多了。我記得電被切斷整整3天的感覺。我還記得當時我把視力退化和成績退步歸罪於政府斷電所造成的,甚至是我生命中失敗的罪魁禍首。這是為何我完全了解迦薩地區失去電力時所經歷的磨難,因為我有個寬容心,而非基於國族或宗教的情懷,我曾走過他們所經歷的,而且現在每天仍要經歷斷電的折磨。但是我所經歷過的辛苦已經不足為奇了。我也沒能幸運地有個清楚的敵人,例如以色列,要它為我所有的悲慘負責。

在我的國家,蠟燭代表一種權利。電力愈常中斷,我們的蠟燭就變得更小更細。因為日漸增加的斷電,我的祖母開始想像蠟燭可能會用完的情景,於是她決定控制我們家的蠟燭使用量,她把所有的蠟燭都沒收,如果有人偷藏蠟燭一定會被她發現。祖母訂定了合理使用蠟燭的規定。在家裡沒有她的允許不能點蠟燭,由她評估誰比較需要,再決定誰可以得到蠟燭。對我們這些讀書的人,她會多給一點,每人有兩支。如果不是讀學校的書,就會得到一支蠟燭。如果有人在聊天,蠟燭會被拿走,因為聊天並不需要用到蠟燭。需要使用浴室的人則可以拿到一小根蠟燭,因為祖母不喜歡在黑暗中洗澡。

每當一開始斷電,祖母就會在家中巡邏,監看蠟燭的使用。玩蠟燭的人,蠟燭會被沒收,之後再要蠟燭時,祖母會管得更嚴。她會一直巡邏直到電來了為止,接著她就會把未用完的蠟燭收回來,收在保險箱裡。

事實上,電力是西方的產物,或許我們不配擁有,因為我們沒有參與它的發展。對於電,我們的問題在於,我們只不過是個消費者,對於全世界的問題來說,我們也同樣只是個消費者—不斷抱怨的消費者。對阿拉伯政府而言,我們的問題是我們不斷要求權利,而他們也不斷拒絕我們的要求。我們對迦薩地區的問題是,該處不是唯一陷入黑暗的地區,大家都在向其他情況未必較好的地區求援。例如伊拉克,從1980年代興建核電廠之後,如今仍陷入一片黑暗中。他們現在用自家的發明,回去用石膏而不是水泥來重建家園,以順應當地貧苦的環境。在持續的退步和黑暗的不公當中,這就是我們的情況,而電力就是這些不公的其中一項。

但是地球的另一頭看起來卻大不相同。身為葉門人,我發現倫敦的人們很荒謬,認為蠟已經是過去式,把它放在博物館裡,拿來做人像,浪費這項亟需的資源。如果英國願意把那些蠟給我們,我祖母可能會給我兩根蠟燭好讓我閱讀,就可以省下我買近視眼鏡的錢。其他人則很可笑,把蠟視為一種浪漫的美,我還用各種方法偷渡蠟燭,從蠟燭儲藏箱中小心地藏起來帶出去,以免被發現。我一生多數時候過得悲慘,想著有限的燭光可能為我帶來一絲希望。我也學習像獄囚一樣消磨時間,不然會心痛而死。

不過,政府每天都有新點子,最近是加入擁核的行列,在一個全國識字率低於50%的國家使用核能。我的祖母沒能活著看見葉門政府談核能政策,這個政府無力提供人民電力,而我的祖母也不可能了解什麼是核能!她甚至無法正確唸出核能的發音,她不會知道那些不幸,降臨在她所珍視儲藏、以及我們所用盡的蠟燭。

「不要咒罵黑暗,請點燃蠟燭,」這樣你就不會落入絕望,咒罵政府應為斷電負責。做一個積極的公民吧,點一根手邊的蠟燭,感謝提供蠟燭的政府。事實上,政府努力教導我們如何節約用電,而我的祖母教導我們如何節省蠟燭,這讓我學會約束自己的夢想,不會在沒有電的黑暗夜裡單獨哭泣。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