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言論審查下的愛國主義燃起

西藏正陷入一片動亂之中,西藏人民的性命岌岌可危。掠奪、掃射和破壞正處處在街上發生。這裡的情況早已是世界各國報紙的頭條。但是,當我突破重重防火牆的關卡,來到中國政府所謂的民主部落格區時,我發現所有暴亂相關和血腥的圖片全都刪除了,留下的只有一派和諧與富庶的景象。這一切都得歸功於歷任國家主席和總理,以及人民大會堂的決策。

我來到自稱“中國網站瀏覽率第一的部落格” - 博客網。初映入我眼簾的是電影明星和俊男美女的圖片。在令人眼花撩亂的首頁上,就是不見任何與西藏現況相關連的報導,除了一個歸類於旅遊區塊下的小標題 – 西藏

我點進去此連結一會兒,就即刻關閉跳出來的視窗。因為我所看到的只有一張張藏族人民善良微笑的臉孔、宏偉的布達拉宮的圖片,和寫著“歡迎到此渡假“的標語,而這一切是絕對無法幫助我對於西藏現況能有任何一丁點的了解。

接著我來到”中國博客”,亦是另一個點閱率非常頻繁的博客網。首頁的標題相當激勵人心,引述自一位名叫吳祚來的部落客– 為胡錦濤四個堅持叫好。(文中完全沒有提到西藏相關議題)

還有幾篇少數與西藏議題相關的文章吸引了我的目光,其中一篇是由柳鯤鵬所寫的 “這一定是幻覺 – 驚聞西藏發生騷亂”

简介:胜利团结光荣的两会正在盛开,加上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成就;近期西藏发生了骚乱。大好形势和骚乱,两个中一定有一个是幻觉。

關於網路控管的運動一直以來就是作為政治宣傳的堡壘。不過,這次不同於過往的是,政府當局試圖引導輿論傾向他們的論點,所以在某種層次範圍下討論西藏議題是被准許的。在其他幾個網站,我們也可以看到討論西藏議題的輿論,有部份是被刊登出來的。

讓我們看看“搜狐博客”和”歪酷博客”,幾乎有過半的西藏議題文章是從官方新聞複製而來,文中清楚嚴正責難西藏的暴動,並且同聲譴責他們為叛國者。這或許是審查制度下的結果,但是有一點不可否認的是這次的事件已經燃起了危機意識,並且點燃了中國人民的愛國主義。

50米陽光評論”西藏的騷亂者不得人心”,反應出中國人對於此次事件的典型想法:

西藏的这次事件,是有预谋的,有组织的,有策划的恐怖行为,西方媒体看不到这些手持尖刀屠杀手无寸铁的卑鄙行经的一面,却混淆视听说我们的政府在镇压西藏的“和平示威”

在”網易新聞網”和”人民網”的網站論壇,都可以見到更多憤怒的聲浪湧向西藏的暴民們。

來自內蒙的部落客”大自然”更指出這一連串的陰謀,是要分化中國。

西藏的那部分不安分子为什么在这个月暴动?因为3月份台湾公投了,通过的话,台湾就独立了,他们这是在与台湾相呼应!台湾独立的后果怎么样?那等于给M国一个亚洲的军事基地,一个踏足我国的平台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照片備受批評,因為有很重要的部分遭到刪剪,這個部分證明這些人不是一般民眾,而是暴民,以下是另一張澳洲報紙刊登的完整照片。

這才是全貌。

sina.com的一位部落客呼籲大眾提高警覺,也整理出中國在2008年將面臨的危機:

拉萨戒严, 疆独劫机, 台湾大选, 海外反华,国外媒体颠倒是非,趁机抵制奥运! – 中国人民遇到了本世纪最大考验! 2008, 中国人你准备好了吗?

他再進一步列舉出:

中国雪灾更是惨烈!回家的英雄,维护治安的战士,体现了中国人内心最根本的善良和朴实,让我们的社会道德得到了改善!可是纵观西方媒体,没有一个能正面报道,就别提同情了!西方的电视里面通过故意删减拼凑镜头和被采访者的语录,拼命在西方舆论媒体中制造中国民众火车站暴动,警察暴力镇压和政府不通人情的不实报道!

然后,我们不想把奥运过分政治化!可是,某个国际著名的导演利用人权问题与北京奥运会解约,然后就是上海有外国歌手在宣布藏独,明是个白痴歌手,反而被国外媒体吹上了天,成为国际战士!

6,从舆论上,我们中了欧美一阴招,美国故意把我们从人权问题名单中删除,然后出奇的在全世界夸奖中国人民权利进步,不到48小时,就报道西藏死伤人暴乱!这是故意用卑鄙的手段,先吸引世界关注中国,然后再让我们当中出丑!

8,明明是暴徒砸强扰乱社会,抢枪,打伤武警,为什么全部欧美媒体仅仅说我们的部队政府警察打人。把藏独分子说成英雄,把那些受伤的保护人民财产的武警说成匪徒。还故意把特意断章取义的照片由筛选性的放到各大媒体上,给西方民众制造我们公安武警欺负人民的假象!这就是西方媒体的客观和自由吗?

他的清單還很長。

我很抱歉未寫明這位部落客的名字,因為我第二次連上他的部落格時,這篇文章已遭移除,我後來發覺有另一個部落格轉錄他的內容,所以才能放在這裡。

雖然人們仍揣測,北京當局藉機激發新一波愛國主義以對抗敵人,但依據自網路審查倖存的內容,主流意見還在忍耐,不要敵視掀起暴動的民眾。

天涯企業網和中國最大軍事論壇鐵血網,關於西藏的文章很少,相關訊息在具有官方色彩的新華論壇更少,也有部分部落客抱怨他們的文章無法張貼。

7 則留言

  • soyiker

    chaos in tibet is a pilot, they attack civilian and biz shop in lasha for no obvious reason or specific event, and take the timing into consideration, we could conclude that it is not for democracy.
    taiwan issue and tibet issue are things about country defence under the coat of human right.
    do americans cared about the human rights of iqraki people?
    defence is defence.

  • 中国人

    怎么可能?这个在网上到处都有.

  • 華人

    “在天涯企業網和中國最大軍事論壇鐵血網,關於西藏的文章很少,相關訊息在具有官方色彩的新華論壇更少,也有部分部落客抱怨他們的文章無法張貼。”

    怎麽可能呢!!!拜托你們睜開雙眼看看!!!你是怎麽知道天涯關於西藏的言論很少而且不停給刪除?!?!大家都在激烈討論!難道你看不到麽?!?!?!現在中國的言論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麽不自由!!請不要不了解當代的中國就胡亂職責!!!!說中國之前,請你們先了解她!!!!!!!!!!!!!不知道的人沒有資格亂説!!!!!

  • 我留下我的Blog,你们可以去看看。看看事实上的中国的言论自由和你们所看到的有什么不一样~我无意于争论什么。也许看到的才是最真实的~

  • lj8002

    在14世代的传承中,有好几任達賴喇嘛都是英年早逝,原因很简单,利益斗争,下毒暗杀,这就是为什么清朝朝廷最后給他们定下一个金瓶制度的原因,乾隆实在受不了这帮喇嘛們明爭暗斗的暗杀了。

    这里就可以看出这些神权统治者的虛伪,自称“活佛”的人們为了利益勾心斗角,下毒暗杀,使尽卑鄙的手段。

    我曾经去过西藏旅遊,接触过喇嘛,以及平民。

    你想知道西藏为什么会有矛盾嗎?我告訴你我看到的原因。

    在C.P进入前的西藏,西藏人口中有95%的农奴,以及剩下的土司(奴隶主)和僧侶阶层。

    那時候,每座寺廟,都拥有大片的土地,和成堆的农奴。

    农奴们世代为奴,在祭祀的時候,奴隶主会砍下奴隶的手臂,拔下它们的皮,作为貢品。

    在達賴过生日的時候,他都会命下密院的僧侶扒下两个小孩的皮作为牺牲,如果你現在去西藏的历史博物館,你还能看到十四世達賴离开西藏前亲手写的扒皮命令。

    然而西藏的那些文盲农奴们虔誠的信仰者活佛。你大概不知道在藏药中,活佛的糞便是一种药物,藏民们爭相收集活佛們的糞便用於治病。

    奴隶主在招待客人的時候,待客的方法就是和客人一起L J自己的女奴隶,这很容易理解,他们认为这是热情好客的体现,因为这是在“分享女人”。

    C.P在西藏搞了“土地改革”,不过老共的手段是很狠的,那些奴隶主甭管是否愿意,都必須交出土地,释放奴隶,免除债务。

    土地改革是在1957年开始搞的,接著西藏就爆发了武裝暴动,奴隶主们反抗了,然后就是C.P的镇压,接著是達賴的出逃,但是,班禪沒有逃,他选择留了下來,因为他贊成土地改革。

    这也造成了西藏的一种特殊的“族群分裂”:平民与僧侶阶层的割裂。那些底层的老百姓藏民们,如果你去西藏玩的時候,可以留意一下,西藏一般的农牧民家中,都是把Mao.ZD的肖像和菩萨挂在一起供奉的,因爲他們的祖輩都是农奴,是毛給了他們土地和自由。老共現在的民族政策,藏族的教育医疗住房全部都有go-vern-ment的补助,这也是一般的平民藏族百姓对独立不积极的原因。

    但是僧侶以及以前的土司后代可不这么想,在他们眼中,Mao.ZD和C.P是剥夺他们土地和财产得罪人,不仅如此,在历次的C.P镇压中,这些人的上辈或者亲属,或有被关押或有被枪決,可谓苦大仇深。

    所以你如果走在拉萨街头,你会发现宣传独立最积极的人,不是喇嘛就是以前的贵族后代。

    这些人一直在闹,C.P拿他们没办法,因为在西藏这个地方,教育太落后了,藏族的文化太落后了,這也是他们为什么如此虔诚的信仰神灵的原因,你能想象一个拿到物理学碩士的人去寺廟里对那些泥菩萨磕上十万的头么?但是藏民会,藏民会把家里最聰明的孩子送去作喇嘛,因为在他們的传统中,社会是分等級的,喇嘛是最 高貴的,这就是神权社会的典型特点。

    因为有着这种神权社会的特点,所以C.P对喇嘛是很头疼的。你大概不知道,西藏的每座寺廟的活佛,都享受C.P国务院的特殊补助的,換句话说,是C.P在养寺廟,养喇嘛,你看每座寺廟都金碧輝煌,這些金子钱都是内地的go-vern-ment出的。

    但是喇嘛们還是会闹事的。很简单,你再怎么給他们补助,他们以前的土地沒了,努力也沒了,风光得社会地位也削弱了,他們不滿。

    西藏人如果想要一个幸福的未來,喇嘛阶层是最大的拌脚石。你知道現在最想发展西藏文化的是谁吗?是C.P。因为最听从喇嘛的話,最容易被操纵的,就是那些文化水平很低的藏民了。

    所以C.P在西藏使劲的盖學校,内地的大學毕业生如果志愿去西藏教几年书,回來后就可以免費读碩士博士,内地的大学对西藏的學生向來是超低分录取。不過,在一個平均海拔5000米的地区,特別是半年都是积雪的地区,办学校和医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西藏有30多个台湾大,但是人口不及台北的一半。怎么才能让居住如此分散的遊牧人都能接受教育?這需要高昂的投資。

    C.P的想法就是,藏族的文化水平能夠高起來,不再那么愚昧,当所有的藏民生病的時候能去医院作个檢查,而不是去寺廟吃活佛的糞便的時候,喇嘛们也就沒那么容易煽动藏民了,西藏也就好管理多了,当然这样的话喇嘛也沒市场和地位了,这就是喇嘛们目前所面临的“生存危机”。所以C.P在西藏盖的學校和医院,是这次 西藏动乱中的首选攻击目标。

    喇嘛们是容不得藏民学习文化的,一个学過生物学的人,他生病的時候會去找喇嘛們吃糞便吗?

    喇嘛们不是地球上唯一阻礙科學传播的人。还记得黑暗的欧洲中世紀吗?还记得宗教法庭吗?当科學和知识传播的時候,神权統治者们就会发抖,当藏民们知道地球是圆的,绕着太阳转的時候,他們就再也不会相信喇嘛们说的大地边缘的十八层地獄。

    西藏,正处于一个现代文明和神权文化阶层剧烈冲突的时代。

    正如宗教法庭绝对不会饶过哥白尼和伽利略,他们不会自觉地退出历史舞台,喇嘛们也是。所以这个文明冲撞的过程中,你必然会看到斗爭,明的,暗的,和平的,暴力的,決不会戛然而止。

    撕开“人权”“自由”的外衣,这是一场神权奴隶制与现代文明的冲突。

    C.P如果真的想把西藏经营好,让西藏人们都过上富裕现代化的生活,就应该多盖学校和监狱,学校送給藏民,监狱送給喇嘛。

    我建议各位网路上的朋友们去西藏玩一玩,不要跟旅行团,也不要只去寺廟,去乡村,去草原,去看看西藏的原生态,去那些农牧民的家中,看看他们对C.P和Mao.ZD的观点,看看他们辛勤的劳作,看看他们作过奴隶的祖父祖母那残缺的手臂,和沒有文化的朴实,再去看看喇嘛们悠闲舒适的的生活,听听他们对go-vern-ment的不满。

  • 倾听底层民众的声音

    lj8002说得好。剥削者要的是剥削的“自由”,而怀有冷战思维的一些西方国家总想借“人权”等名义鼓吹他们的“民主”、攻击中国政府的“集权”,于是一拍即合。试想,如果真的free tibet了,藏民们回到了过去当奴隶的日子,奴隶主们笑了,他们领到了更多的“诺贝尔和平奖”了,西方国家就觉得中国的人权状况好了呢????

  • Ali baba

    http://boxun.com/hero/200803/zuozhouboke/6_2.shtml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鄧小平 先 生 台 鑒 :
    從你 的”肉 喇 叭 “的 宣 傳 功 勢 上 看 ,近 來 你 不 僅 對 自 己 選 定 的 “接 班 人 “頗 為 不 滿 ;而 且對 一直 由 你 主 持 的 西 藏 事 務 也 頗 感 不 安 。 于 是 馬 屁 幫 們 忙 不 迭 地 炮 制 一 份 <>,來 粉 飾 他 們 的 也 就 是 你 的 無 能 和無 知 ;繼 續 用 舊的 謊 言 和 歪 曲 來 蒙 蔽 你 和 中 國 更 多 的 人 , 以 保 持 他 們 的 地 位 和 權 勢。 其 結 果 必 然 是待 大 多 數 國 人 大 夢 醒 來 時 ,西 藏 已 不 復 存 在 于 中 國 的 版 圖 之 上 ;由 此引起 的 多 米 諾 反 應還 將 波 及 遠 不 止 120萬 平 方 公 里 的 版 圖 ; 而 你 將 永 遠 釘 在 歷 史 的 恥辱 柱 上 , 成 為 嘲 笑和 唾 罵 的 對 象 。 若 要 改 變 這 種 狀 況 解 決 西 藏 問 題 ,首 先 就 得 知 道有 什 麼 問 題 。 只 聽 信順 耳 的 謊 言 , 無 助 于 認 識 現 實 和 找 出 問 題 的 所 在 , 也 就 根 本 不可 能 去 解 決 什 麼 問 題。 本 人 對 西 藏 歷 史 的 研 究 雖 也 不 過 淺 嘗 輒 止 ,只 鱗 片 爪 , 但 自信 比 你 和 你 的 馬 屁 幫 還略 微 清 醒 一 些 ,所 以 不 揣 冒 昧 給 你 寫 下 此 信 , 並 希 望 你 能 創造 一 個 自 由 發 表 意 見 的 學術 環 境 , 使 天 下 有 識 之 士 能 更 多 地 發 表 真 知 灼 見 , 方 才 可能 找 到 問 題 ,掌 握 真 實 的 而不 是 歪 曲 和 編 造 的 情 況 ;不 致 喪 失 最 後 的 機 會 , 避 免 走 到蘇 聯 和 南 斯 拉 夫 那 樣 的 局 面。
    西 藏 問 題 難 就 難 在 它 的 特 殊 性 和 主 權 歸 屬 的 不 明 確 性 。 其 實 ,現 行 的 國 際 法 早已不 敷 使 用 ,而 且 他 還 常 常 是 自 相 矛 盾 和 不 能 自 圓 其 說 的 , 不 能 簡 單 的 用 來 判 斷 當今世 界 上 的 各 種 復 雜 的 事 物 。 過 分 強 調 這 種 過 時 而 又 沒 有 約 束 力 的 東 西 絲 毫 也 無 助于尋 求 解 決 問 題 的 良 方 。 例 如 加 拿 大 和 澳 大 利 亞 在 現 實 中 無 疑 擁 有 完 全 獨 立 的 主 權 ,如 果 僅 憑 其 國 家 元 首 為 英 國 女 王 ;總 理 等 高 級 官 員 就 職 須 經 英 國 女 王”冊 封 “這 些 禮儀性 的 “事 實 “, 就 認 定 其 是 英 國 殖 民 地 甚 至 英 國 領 土 ,豈 不 是 滑 天 下 之 大 稽 。 要 解決 問題 就 得 面 對 現 實 , 而 不 能 僅 僅 在 書 本 上 找 “證 據 和 事 實”。
    西 藏 的 情 況 比 上 述 例 子 更 特 殊 更 復 雜 。 甚 至 他 與 中 國 (清 朝 、 民 國 )的 聯 合 形式也 極 為 獨 特 , 所 以 很 難 為 大 多 數 學 者 們 所 理 解 。 而 你 的<>的作者 甚 至 不 如 一 般 的 學 者 ,他 們 提 出 的 理 由 基 本 上 沒 有 說 清 事 實 真 相 。 金 瓶 摯 簽 只是由 外 部 權 威 勢 力 協 助 解 決 宗 教 權 力 紛 爭 的 手 段 ,與 行 政 管 轄 無 涉 。 例 如 你 家 庭 內部有 紛 爭 請 劉 伯 承 來 調 解 ,能 就 此 說 你 家 受 到 劉 帥 管 轄 , 鄧 家 也 就 成 為 劉 家 的 附 屬部分 了 嗎 ? 這 不 僅 是 無 知 , 而 且 是 歪 曲 事 實 進 行 詭 辯 。 你 過 去 的 熟 人 牙 含 章 、 平 措汪結 等 對 此 都 應 十 分 清 楚 可 惜 你 連 他 們 的 意 見 也 聽 不 進 ,否 則 何 至 于 被 撒 謊 小 人 所 騙 ?!
    駐 藏 大 臣 並 非 如<>編 造 的 那 樣 是 什 麼 “平 定 準 噶 爾 部 叛 亂後設 置 的 管 理 西 藏 的 最 高 長 官”。 而 是 在 平 定 西 藏 的 屬 國 尼 泊 爾 的 叛 亂 後 , 為 今 後 平定類 似 叛 亂 的 方 便 而 派 駐 西 藏 的 “聯 絡 使 臣”。 他 的 地 位 甚 至 不 如 殖 民 地 總 督 ,而 與 駐汶萊 的 英 國 大 使 相 似 , 可 以 “會 辦 和 參 知 西 藏 的 軍 事 和 外 交 事 務”;事 實 上 他 也 從 未 擁有對 西 藏 行 政 事 務 和 軍 務 的 任 何 管 轄 權 , 權 限 遠 低 于 英 國 駐 汶 萊 大 使 . 他 統 轄 的 清軍和 川 軍 , 正 如 <>作 者 無 意 泄 露 的 那 樣 ,是 由 清 廷 供 養 而 非 由西藏 政 府 供 養 的”外 國 軍 隊”。 而 被 <>作 者 有 意 隱 瞞 的 一 點 是 :這支 軍 隊 的 名 義 是 駐 藏 大 臣 的 衛 隊 ,難 道 美 軍 駐 扎 歐 洲 , 歐 洲 國 家 的 主 權 就 會 因 此發生 轉 移 嗎 ?
    從 西 藏 按 自 己 的 方 式 選 擇 國 家 元 首 和 行 政 機 構 並 以 自 己 的 方 式 和 意 志 實 行 統 治 ; 和 擁 有 自 己 的 軍 隊 並 由 自 己 的 政 府 指 揮 軍 隊 這 些 要 點 來 看 , 他 無 疑 是 一 個 擁 有主權 的 國 家 , 而 不 像 克 羅 埃 西 亞 、 烏 可 蘭 那 樣 是 喪 失 了 主 權 的 國 家 。 即 使 它 是 喪 失了主 權 的 國 家 ,它 仍 然 有 脫 離 宗 主 國 的 權 利 ,”從 未 有 人 承 認 它 是 獨 立 國 家 “能 夠 成 為解決 什 麼 問 題 的 理 由 呢 ? 用 它 在 大 學 講 堂 里 詭 辯 還 能 唬 住 不 少 人 ; 但 對 認 識 和 解 決問題 絲 毫 也 沒 有 幫 助 。 你 不 承 認 , 現 實 也 仍 然 存 在 ,所 以 不 如 老 老 實 實 尊 重 對 方 的權利 , 在 爭 取 信 任 上 還 保 留 著 主 動 權 。
    西 藏 的 特 殊 地 位 表 現 在 它 雖 未 喪 失 主 權 ,但 並 不 是 一 個 獨 立 的 國 家 ; 雖 然 並 不獨立 , 但 又 不 是 殖 民 地 和 附 屬 國 。 既 不 像 獨 立 主 權 國 家 那 樣 完 全 自 己 照 管 自 己 ; 又不像”中 國 的 一 個 省”那 樣 由 朝 廷 派 官 治 理 。 而 且 在 內 部 自 己 治 理 完 全 自 主 的 情 況 下 , 把對 外 的 主 權 與 清 朝 廷 聯 合 為 一 體 。 所 以 才 會 使 許 多 不 明 真 相 的 中 外 人 士 誤 以 為 它是「 中 華 帝 國 的 一 個 省 」 。 這 種 聯 合 很 難 找 到 相 同 的 類 型 , 從 法 學 角 度 看 , 與 不 列顛聯 合 王 國 和 將 來 的 歐 共 體—–歐 洲 聯 邦 相 似 , 但 又 不 完 全 相 同 。 相 同 的 是 :人 民認同 于 同 一 個 國 家 (英 國 、 歐 洲 和 中 國 )的 同 時又 認 同 于 一 些 各 自 獨 立 的 國 家 ;聯 合 是自願 的 , 不 自 願 時 有 權 分 裂 。 不 同 的 是 ﹕ 英 國 通 過 王 國 的 合 並 確 立 了 國 家 主 權 的 合並 ; 歐 洲 通 過 平 等 的 民 主 聯 合 形 式 構 建 了 一 個 主 權 聯 合 體 ; 而 西 藏 和 中 國 卻 是 通 過最高 統 治 權 的 相 互 參 與 構 成 了 實 際 上 的 主 權 聯 合 體 。 西 藏 和 中 國 的 聯 合 並 非 法 律 意義上 的 合 並 。
    所 以 , 清 軍 和 它 的 繼 承 者 按 協 議 和 慣 例 ,只 有 在 達 賴 喇 嘛 提 出 要 求 時 才 派 兵 入藏 , 並 在 完 成 達 賴 要 求 的 事 務 後 立 即 返 回 川 、 青 海 等 省 , 形 勢 上 沒 有 常 駐 西 藏 的 軍隊 , 只 有 一 支 名 義 上 是 駐 藏 大 臣 衛 隊 的 川 軍 駐 在 拉 薩 的 指 定 兵 營 里 。 一 方 面 , 清 朝廷部 分 和 不 經 常 地 負 責 西 藏 對 外 .軍 務 的 安 全 和 鎮 壓 叛 亂 等 責 任 ; 另 一 方 面 , 以 達賴喇 嘛 為 首 的 宗 教 勢 力 則 擔 負 著 清 帝 國 用 共 同 信 仰 維 護 各 民 族 統 一 的 責 任 ,達 賴 喇嘛出 任 清 帝 國 國 教 的 最 高 精 神 領 袖。 在 當 時 ,清 帝 國 3/4領 土 上 (西 藏 、 新 疆 、 青 海 、甘肅 、 雲 南 、 緬 甸 的 一 部 分 和 內 、 外 蒙 古 、 東 北 各 省 以 及 俄 羅 斯 遠 東 地 區 等 )和 沿邊界 外 的 蒙 古 族 統 治 區 有 著 甚 至 比 皇 帝 還 大 的 影 響 力 。 皇 太 極 此 時 改 信 喇 嘛 教 的 主要理 由 就 是 :”欲 安 諸 蒙 古 ,必 聯 合 喇 嘛 教”(指 蒙 古 諸 部 統 治 區 )。 而 喇 嘛 教 則 成 為 維持中 國 在 歷 史 上 最 大 的 版 圖 (大 于 現 在 的 俄 羅 斯 )的 主 要 支 柱 之 一 。 反 過 來 , 清 廷 用軍事 力 量 和 每 年 供 奉 的 大 量 財 富 維 持 了 達 賴 喇 嘛 在 西 藏 的 至 高 無 上 的 地 位 和 權 力 ,並維 護 了 比 現 在 大 得 多 的 主 權 。
    在 這 種 聯 合 中 ,雙 方 獲 得 的 好 處 已 不 能 僅 僅 用 一 個 “巨 大 “來 形 容 ,而 是 各 自 成為對 方 的 主 要 存 在 條 件 , 所 以 這 種 聯 合 才 能 是 穩 固 的 和 持 久 的 ,在 這 一 聯 合 體 中 , 雙方 的 法 律 地 位 是 平 等 的 (這 就 是 代 表 皇 帝 的 駐 藏 大 臣 與 達 賴 “地 位 平 等 “條 文 的 真實含 義 ,否 則 駐 藏 大 臣 就 得 聽 憑 達 賴 的 差 遣 了 ),雖 然 雙 方 的 實 際 權 力 並 不 相 等 , 而駐藏 大 臣 ,金 瓶 摯 簽 和 內 地 每 年 向 西 藏 輸 送 的 大 量 供 奉 等 等 ,則 是 雙 方 關 系 中 維 持 平衡的 措 施 ,否 則 宗 教 領 袖 的 影 響 力 的 自 由 度 將 超 越 世 俗 皇 帝 ,導 致 雙 方 關 系 的 不 平 衡以至 不 平 等 。 雖 然 隨 著 時 代 的 變 化 雙 方 關 系 中 有 不 少 此 消 彼 長 反 反 復 復 的 變 化 ,這一基 本 格 局 卻 維 持 到 大 清 末 ,雙 方 關 系 仍 然 極 其 穩 固 ; 所 以 西 藏 才 沒 有 象 朝 鮮 、 越南、 老 撾 、 緬 甸 和 蒙 古 那 樣 ,在 外 國 的 威 逼 利 誘 以 至 軍 事 干 預 下 從 中 國 分 裂 出 去 ,甚至在 英 軍 佔 領 首 都 拉 薩 的 情 形 下 也 未 動 搖 過 與 中 國 同 命 運 的 立 場 。
    其 主 要 原 因 ,就 是 共 同 利 益 基 礎 上 的 自 願 聯 合 比 其 他 任 何 形 式 的 合 並 都 更 符 合人類 社 會 的 規 律 ; 這 一 規 律 就 是 現 代 社 會 理 論 所 說 的 “主 權 在 民 “, “人 民 的 利 益 高于一切”的 原 則 ;違 背 這 一 原 則 , 即 使 你 有 比 駐 藏 大 臣 、 金 瓶 摯 簽 更 充 分 的 理 由 也 無 濟于事 ;近 兩 年 的 蘇 聯 和 南 斯 拉 夫 不 就 是 最 好 的 例 證 嗎 ? 甚 至 說 同 一 語 言 的 同 一 個 民 族 , 也 可 以 為 幾 個 國 家 ,而 勿 論”國 際 法”如 何 評 價 ,難道人 們 對 美 國 、 英 國 、 愛 爾 闌 、 澳大利 亞 和 加 拿 大 的 各 自 獨 立 的 主 權 會 有 什 麼異 議 或 不 習 慣 嗎 ?這 些 都 說 明 : 人 民 的 意志 和 主 動 的 願 望 是 構 成 主 權 的 主 要 因 素 ;喪失 了 一 部 分 人 民 的 自 主 的 願 望 , 也 就 喪 失了 這 一 部 分 的 主 權 ;而 由 所 謂 的”主 權法”規 定 的 其 它 各 項 條 件 都 必 須 建 立 在 人 民 的 自主 願 望 和 民 族 自 決 的 基 礎 之 上 ;其 它各 種 形 式 上 的 主 權 若 失 去 這 一 最 主 要 的 基 礎 , 將最 終 失 去 其 有 效 性 ,軍 事 佔 領 和 行政 管 轄 都 無 法 改 變 它 ,特 別 現 代 是 如 此 。

    [下一页]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