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埃及:黎巴嫩人在埃及-從佔領到解放

Layal El Katib,一位住在埃及一陣子的黎巴嫩部落客,這裡是她身為一個黎巴嫩人生活在埃及的親身經歷:

我在那裡說埃及語,事實上,沒有人會知道我是黎巴嫩人,除非有人告知他們,我的埃及口音從以前到現在也仍是完美無暇!
所以我並沒有經歷任何問題!在那邊很平常,我覺得像在自家一樣…在學校裡,我交了很多朋友,我們像是一家人,你知道,數年來我每天都跟相同的朋友在一起,這樣的結合力勝過血肉之親,因為你可以選擇你的朋友!我喜歡在學校的第一天,就因為可以認識很多新朋友!我總是喜歡有同伴,從未有融入任何團體的問題。

但有一天,在學校的一件事使她深受影響:

然而,時光流逝,我在6年級的阿拉伯語課堂上。我不記得老教在講什麼,但我記得他說,「當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黎巴嫩現在是被以色列佔領著…」。我對他所說的並不感到震驚,而是全班同學的反應!只有很大的噓聲伴隨著對我的指指點點!我沒辦法訴說我的感受!如此奇怪又令人震驚的是,我什麼事也沒做卻只是微笑!在那同一天,在下課時,我還記得我在我最好的朋友的肩膀上痛哭!
我不是為了佔領的這件事哭,我不是因為老師說全黎巴嫩領土被佔領而哭,而且他所說的並不對。我之所以哭是因為有史以來第一次,我感覺自己像個外人、少數族群或是個侵入者!

數年後:

所以,我仍在埃及,還是同一所學校、同樣朋友、相同的街道…等。在2000年,由於黎巴嫩人驚人的抵抗,那年猶太復國主義軍隊終於離開了黎巴嫩領土(除舍巴農場外)。

她繼續說:

那天稍晚我們出去,我不記得是在哪了。但我記得我們到公寓的門口時,有個人走近我們,並說: 「Mabrouk, Rafa3to Rasna」(意思是恭禧,你讓我們與有榮焉)。我無法描述我的感受,簡直是太驚人了。
那個陌生人和少數(一兩個)密友,大概是唯一對我們表示祝賀的人。當我在跟我的朋友們說這件事時,他們為我感到高興。我並不感到煩惱,就算他們沒有打電話給我,即使到現在也是。我們阿拉伯人很奇怪!他們是那些曾經噓過我的朋友,而我也是同個哭過的人!埃及還在,黎巴嫩也依舊。從噓聲變成歡呼聲不也符合邏輯?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