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 衰退的小鋼珠產業

柏青哥小鋼珠店,日本都市內主要的據點,僱用了30幾萬的人,每年可以大約賺進30兆日圓,吸引了至少大約全日本四分之一的人會偶爾去拉拉把,其中1700萬人是常客。

然而,近期的柏青哥卻變成了在死亡邊緣掙扎的產業。以前,柏青哥以透過三店方式,即由第三方的獎品交換方式,使柏青哥這個雷同賭博的行為被允許,成為了日本的「國民休閒娛樂」。但,更嚴苛的規範及變化的市場觀點,迫使柏青哥這樣特別的賭博方式改變,使三分之一的柏青哥店將於隔年倒閉。對於這個迫在眉梢的危機和該產業所得利益每況愈下的情況,即使有美國影星尼可拉斯凱吉的大力支持,也於事無補。

pachinkoplayer.jpg
柏青哥玩家(Flickr用戶Suviko

最近對柏青哥產業的威脅是來自於,合法化及管制日本境內賭場的計畫,而這項計畫已被兩大黨罕見地一致[日文]背書通過。這項舉動使柏青哥這個準合法(quasi-legal)的賭博行為開始備受質疑,而兩大黨的背書行為亦激起一些評論,及部落客對現今日本社會內柏青哥與賭博的省思。

許多文章批評柏青哥的高度成癮性及它有害性的本質,在「柏青哥是賭博嗎?」這篇文章中,部落客Harumi寫道:

我不玩柏青哥,每當我看到一個接著一個的社會案件裡,小孩因為父母沉溺於柏青哥而死亡,我就覺得要是沒有這些柏青哥賭博場所的話,我們會過的更好。 首先,柏青哥是違法的。
即使是因為柏青哥而使得你破產,你也不能以柏青哥作為你個人破產的理由。
這是因為,柏青哥被視為賭博。
但是,造成許多人破產的原因就是柏青哥。
事實上,這樣的爭議可以被忽視到現在,簡直是個謎。

部落客hoopou-chu同時因為賭博禁令,懷疑賭場的合法性

從一開始,「賭場」這個字便違反了賭博禁令,如果這個法案成立,我懷疑法律是否仍禁止賭博。

在回應J-cast關於規範賭場文章[日文]的回應裡,也有幾個有趣的論點,其中第七篇回應提及:

當一堆人會為了玩柏青哥跑去借錢,柏青哥早已超過了純娛樂。柏青哥的本質就像毒品一般具有成癮性,很明顯的,柏青哥應屬於受規範 的一種行為。柏青哥,是給一般人做娛樂用的,是嗎?如果柏青哥會吸引人,是因為(贏)最後可以換得金錢的話,那它就應該是賭博。只有像日本這種沒品格的國 家,才會讓這些賭博場所並直接出現在火車站前,甚至沒有任何特別規劃的地區。

南韓總統李明博在會晤日本反對黨的主席小沢一郎時,表達他對韓國人在日本境內經營柏青哥情況的關注,該文第十篇回應很快地提出,在南韓,柏青哥根本是違法的:

在南韓國內柏青哥是被禁止的。
大家都知道為何南韓要禁止柏青哥。
那是因為柏青哥裡的高度投機性,它毀了多人的家庭,也使得許多人嚴重的依賴高利貸。
即使是這樣,還是有許多壓力加諸在日本政府上。
他們現在在日本裡散佈著,在他們自己國家裡被禁止的犯罪。
柏青哥是賭博,而且很清楚的,現在是時候把它從日本剔除廢止了。
我希望,日本政府能受忽視南韓政府所施的壓力,而進一步的將柏青哥產業帶入歷史。

該文第十二篇回應進而質疑柏青哥這種準合法賭博行為的獨佔地位:

若是你將三店方式用於麻將或撲克牌,你就會被逮捕,但柏青哥例外。
是什麼特別的情況,讓你不會因為因柏青哥而被逮捕?

最後,該文第十三篇回應質疑了柏青哥的「娛樂性」:

在我身旁有需多人讓我覺得:「如果他們不玩柏青哥的話,他們就會是很好的人。」這就是為何我會覺得,如果柏青哥消失的話,將會是件很好的事。
這並不是新聞,人們並非為娛樂而去玩柏青哥,而是著眼於將獎品換成現金的目標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