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古巴:卡斯楚退休的迴響

經過近半世紀的執政,卡斯楚(Fidel Castro)宣布他將不會接受續任總統,四天後,古巴部落圈仍對此新聞餘波蕩漾。繼Janine Mendes-Franco的整理報導,收集了宣佈後的第一反應之後,在國民大會選出取代卡斯楚的新國家元首之前,這裡有更多來自古巴和國內外最新發展。

398927816_1d90b75e14.jpg
照片來源:FloraG,遵照創用CC條款使用。

住在巴黎的古巴作家Zoe Valdés[西班牙文],對於古巴即將到來的改變表示懷疑

因為我們已習慣卡斯楚的行為,除非他死我才會相信他辭職。在任何情況下,他的弟弟就像帶著不同項圈的同一隻狗,是古巴跟人類歷史 上,最殘酷和最邪惡的男人之ㄧ。有卡斯楚二世在位,我不相信會有任何改變。改革唯有從民主而來,從立即釋放政治犯,從承認在古巴和流亡在外的持不同意見者 組織。當Marta Beatriz Roque、Osvaldo Payá、或其他內部人士,或流亡人士,可以在島上的民主空間進行干涉,改革才會到來。我不認為勞爾卡斯楚(Raúl Castro)會冒這個風險。

Ivan García [西班牙文] 在Tania Quintero的部落格中,以訪客身份留言,對於預期的改革,也是同樣悲觀

厭倦了革命運動,遊行,標語,在古巴人民懷疑下任總統(預料中是他的弟弟,76歲的勞爾卡斯楚)會是他政權的延續。 […]有些人像44歲的建築工人Juan Oñate相信,即使沒有變化,「至少勞爾講的話比較少,也比較不像卡斯楚那般影響古巴人民的生活。」[…]但和平是珍貴的。經過了近五十年的物質貧 困和缺乏,耐心也磨光了。根據共產黨的內部調查,卡斯楚兄弟的人氣和他們的政治制度支持度還不到人口的25%。

卡斯楚上週五發表另一封信,呼籲要「團結一致贊成總統與國會」,繼續插手干涉古巴政治,Alexis Gainza[西班牙文]宣稱,「喜悅時間短暫,就像蛋白餅乾還不到校門口就被吃掉了」

部落客Cuban in London,藉引用Frank Sinatra的歌曲,對卡斯楚在這麼多年後,才以自己的方式下台感到遺憾:

對一個英國公民來說,很難理解這位將卸任領導人的地位。畢竟,這位古巴總統經歷了9名英國首相和10位美國顯要人物,而他卻用自己的方式做到了。

他也為古巴的改革添加了一些藍圖:

以我的認知,古巴應遵循四個原則:發展自由媒體和獨立的司法機構是最先兩個,對外資的經濟和金融開放(只要不碰如教育和衛生方面已有的成就)和問責制度則應是另外兩個。

然而對「90哩外」(Ninety Miles Away)的Lou Rodríguez來說,卡斯楚放下權力的方式並不值得羨慕

無論媒體怎麼說,他用自己的方式下台,也就是像個衰弱的老人、或從三個地方疏散,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種方式不是他想要的。我幾乎打從心裡為他感到遺憾,不過我腦中並沒有赦免,如果這個小人比我短命的話,我會在他墳上起舞。

Jaime Leygonier說,卡斯楚並沒有退休[西班牙文],他是被逼退的:

他不是退休,卡斯楚沒有能力退休,連知道他是無能的能力也沒有。他在一年半前的一場皇宮政變後退位,所有人都反對這隻病貓,就像當初史達林逼退休列寧一樣,讓他在遙遠隱密的地方養病。這個領導人一定已經病入膏肓,才會被他的追隨者一致同意使他消失。

Review of Cuban-American Blogs批評西方媒體以道德相對論來對待卡斯楚:

如果希特勒在1939年前以元首(führer)之名下台的話,西方媒體對他的決定會有什麼反應?我們猜想,跟對卡斯楚以古巴永遠的總統之名「退休」的反應,應該不會有太大的不同。
[…]媒體因受到主觀意識影響了他們自身的客觀性,去譴責獨裁者的罪行,現在受到了反作用。當媒體硬要論及那些罪行時,卻將這些罪行描繪成誹謗者的辯解。但這些媒體所謂的成就,卻從未被視為是護教論者的辯解。

另一個在古巴部落圈廣受討論的問題,是梵蒂岡國務卿Tarcisio Bertone在星期三進行正式訪問,同時慶祝教宗1998年里程碑性訪問古巴10週年。Rui Ferreira[西班牙文]描述Bertone在哈瓦那大教堂廣場主持的那場彌撒,約有3000名古巴人參加,表達他們渴望很快可以接受教宗本篤十六世的訪問,一名參加彌撒的女性表示,教宗的訪問將「帶來我們非常需要的和平與進步」,。

Reinier “El Gusano” Potts在Babalu 部落格上,引用《The Independant》裡關於Bertone彌撒的一篇文章,並表達了他的厭惡:

看見這些古巴共產主義追隨者參加彌撒真是令人作噁。但我必須承認,出於諷刺,聽著這一群殺人的惡棍,必須向萬能的上帝低頭,嚴肅地預習即將來臨的最終審判,一個可以代表政權最終儀式的典禮,讓我感到異常高興。至少勞爾卡斯楚夠有自知之明而沒出席。

Marc Masferrer這個星期公佈了古巴違反人權的案例,如非法逮捕獨立記者,Marc Masferrer並張貼了一個音樂短片,向政治犯Oscar Elias Biscet致敬。Oscar Elias Biscet因為在2003年反對政權而遭判處25年徒刑。他指出,這個星期有一個活動,向古巴獨裁政權施壓,要求釋放Biscet。

Penúltimos Días[西班牙文]持續在收集媒體對卡斯楚宣佈要退休的反應,也發表了一首歌,作為今天國會大選的配樂。在過去幾天,從讀者評論的貢獻之中,他發起了一個十大最愚蠢的卡斯楚報導活動,讓讀者在回應欄位提名,其中有位讀者提到電影製片人Michael Moor的評論。Michael Moor最近在古巴拍攝了電影Sicko的部分片段,並想說有沒有可能請卡斯楚,做一個歡迎的演說:

只要他講不超過5個小時,我告訴你,一定會有高收視率。你能想像他現身嗎?如果我可以跟Gil Cates(奧斯卡製片人)談,也許能讓卡斯楚在電影開場作一段舞蹈表演?一定很讚。

原來卡斯楚是一個很好的娛樂和幽默題材,Claudia4libertad發表了美國電視台深夜節目的最新笑話精選,都是以他為題材。例如David Letterman的節目,也作了「卡斯楚退休的十大原因」排行榜:

專家相信,現在他辭職了,繼承他的不是他弟弟勞爾卡斯楚,就是他的白痴兒子小卡斯楚(Fidel W. Castro)。

Enrique del Riscoy在他的部落格[西班牙文]裡,寫了一個生動的小寓言,在此做為結論:

[…]有一個小孩承諾他的玩伴,他要在公園裡站著守衛,直到有人來跟他換班。幾個小時過了,那孩子守著,冷到全身僵硬,還是 沒有別人要來接替他的跡象。最後有個過路人問他在那做什麼,在男孩向他解釋後,那路人試圖說服他,說這只是個遊戲,那些叫他站崗的孩子們可能已經在溫暖的 家中,但那孩子仍然信守承諾。最後該名路人信服於那孩子的堅決態度,找來警察解釋這個情況。警察隨即問了那孩子,說他是上級警官,來通知他的輪班時間已經 結束了。之後這半凍僵的男孩才明白,這並不是打破承諾,而是聽從新的命令,於是行了軍禮之後他就離開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故事就以這名路人對小男 孩的堅決印象深刻作結。不用說,它不是一個要頌揚堅定性的故事,而是再肯定我們的服從恭謹。[…]我們不再是小孩子了,早就明白,這只是一個遊戲。那 些原本下命令的人,早已在溫暖的家裡,或死了,而我們還惦記著舊命令,或舊的諾言,是一種天性,要放開一切,需從自己的想法開始。我僅告訴他們:現實並非 像故事那麼美好。若有新警察出現,會對他們宣佈還有好幾個小時的守衛要站。

1 則留言

  • 依俗緣覺得卡斯楚(Fidel Castro)有可能作「心靈改革」,只是不知「還政於民」該怎麼做吧?http://tw.myblog.yahoo.com/0zennenisshunkan-zentokuissunsaki有台灣「還政於民」的經驗與檢討,和 [監察院之最高審判官權]之計劃,歡迎參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