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赫:族群對立拉鋸戰-新選世界遺產與新建追思十字架

波赫部落圈本週最新話題是位於維薩格拉(Visegra)的石橋入選為世界遺產。石橋名為穆罕默德.巴夏.索科羅維奇(Mehmed Paša Sokolović),以1505年誕生於維薩格拉的鄂圖曼帝國大臣為名,石橋跨越德里納河兩岸(Drina River),波赫與塞爾維亞國界大多數以德里納河為天然屏障。196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波士尼亞作家伊沃‧安德里奇(Ivo Andrić),曾在其著作《德里納河之橋》(The Bridge over the Drina River)中,描寫鄂圖曼帝國時代石橋建築與波赫人民的生活。

visegrad-bridge.jpg
 

位於波赫維薩格拉的穆罕默德.巴夏.索科羅維奇大橋,取自Wodnerduck ,遵照創用CC授權使用。

網友Day and Night發表大橋照片,讚揚此為建築傑作

這座大橋是鄂圖曼帝國歷史建築與土木工程的巔峰,共有11座石造橋墩,間隔11到15公尺,德里納河左岸第4橋墩有處右角出入通道,整座大橋全長179.5公尺,是鄂圖曼古典時期與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偉大建築師暨工程師希南(Sinan)所建,與其他作品相比,大橋可說是希南的代表傑作,其優雅的比例與崇高的歷史意義,見證了此類風格建築物的偉大。


波士尼亞新聞(The Bosnia News)部落格報導表示,3月25日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總幹事松浦晃一郎(Koichiro Matsuura)先生在塞拉耶佛(Sarajevo)的典禮上表示,將大橋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單,認可大橋傑出且獨特的價值,但是,波士尼亞新聞指出

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總幹事松浦晃一郎以「安全理由」取消訪問維薩格拉,而在波士尼亞女性戰爭受難者協會宣佈計畫在大橋置放紀念板,以紀念維薩格拉的屠殺受難者之後,主辦單位卻決定不在大橋舉辦典禮,以一個入選典禮而言,未免太巧合。
波士尼亞女性戰爭受難者協會在大橋上置放紀念板,並朗誦3000名維薩格拉屠殺受難者姓名。

穆罕默德.巴夏.索科羅維奇大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所認可的第二項波士尼亞世界遺產建築,第一項為莫斯塔爾古橋(Old Bridge in Mostar),據巴爾幹城市(Balkan Cities)部落格報導,莫斯塔爾古橋曾在戰爭中遭炸毀,修復後入選世界遺產;最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以取消莫斯塔爾古橋世界遺產資格要脅,要求波赫政府命令古橋旁旅館興建工程停工。

談到莫斯塔爾古橋,古橋在南斯拉夫戰爭中1990年代遭毀,一個義大利語部落格Balkanscapes在古橋重建時期奉獻心力,最近分析古橋修復後的意義,先看以下這篇1993年古橋炸毀前的描述

蘇萊曼大帝(Suleiman the Magnificent)的強烈要求下,莫斯塔爾古橋由傑出建築師Miram Hajruddin負責建造,耗時9年興建,在1556年完工。建築師深感技術性的困難,因為橋的面積相當巨大,卻只單靠一個橋墩,建築師害怕橋一旦塌陷,蘇萊曼大帝將會大發雷霆,而使自己受到死亡威脅,Hajruddin在移除鷹架當日,也準備了自己的墓地。幸好橋並未倒塌,經過幾個世紀,變成多個種族共存的象徵,包括信奉天主教的克羅埃西亞人、信奉伊斯蘭教的波士尼亞人與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等,幾世紀以來,這座橋都是最真實的、通往東方的大門。


然而,這名部落客認為,這座橋經過多年的修復工程,終於在2004年重新開放,並沒有保存凝聚莫斯塔爾人民的固有精神:

這座橋經過幾世紀以來,凝聚了克羅埃西亞人與穆斯林,可是現在卻背負了看不見的重擔,就像許多人所說,城市裡兩大族群似乎有了無法彌補的鴻溝。


關於修復後的古橋有許多評論,讀者之一cicciosax認為,「古橋如同以往人們所期待的,變成了穆斯林的象徵,因而受到天主教徒的反對,並在橋正前方豎起巨大的十字架與之抗衡」。

現在,塞拉耶佛要豎起新的十字架,紀念在與塞爾維亞交戰中的死者,因而在城市中導致族群對立。Samaha表示,類似的紀念性建築物,將會引起多數塞拉耶佛民眾反感,因此她反對這項建議:

你我都知道,一旦完工,從城裡就能看到建築物,當人們看見這項建築物,都會聯想到「那裡就是發動死亡攻擊的起點」,我誠摯地希望這項建築物可以停工,原因如前述,我希望不要利用這棟建築物來表揚死者,它將變為侵略與種族淨化的象徵,在這樣的地點上興建十字架,並不是為主或為人奉獻,如果塞爾維亞人仍然認為這樣可以表揚戰爭中的死難同胞,那就隨他們去吧。


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同樣不贊同紀念十字架的興建

我想這種建築物只是宣示領土或耀武揚威而已,沒有任何宗教奉獻可言,大多數的穆斯林戰後紀念建築都很謙遜,而克羅埃西亞紀念建築規模都比較小,我發現類似的十字架,都相當沒有基督精神。


她同時懷疑:

為何這些人不幫助塞爾維亞戰爭倖存者?為何不幫助己方受傷的人?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