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部落客寫信給基督

這看來有點荒誕,但許多穆斯林部落客在部落格中寫信給耶穌基督,抱怨西方污蔑穆斯林,特別是荷蘭國會議員Geert Wilders的反伊斯蘭影片Fitna。同時,年輕的伊斯蘭主義者準軍事組織Basij在德黑蘭的荷蘭大使館前抗議Wilders的影片。

kosoofbasiji.jpg

伊朗知名的照片部落客Kosoof發表了數幅抗議現場的照片。在其中一張照片上的標語是「如果不穿載面紗意謂著文明,那麼動物是最高度文明化的。」

Goldokhtar是一名宗教虔誠的女學生,她在給耶穌的信開頭寫者:「你好,耶穌基督先生」。她繼續寫著[波斯語]: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從何時何處開始有這些異議和分化者(譯註:上述遭抗議影片的片名Fitna阿拉伯文中的原意)?幾年前開始有這些反伊斯蘭的影片。在伊斯蘭革命(譯註:1979)年之前沒有人注意到伊斯蘭和其先知聖人們…但在伊斯蘭革命之後,另一種形式的革命展開了,他們開始做些幼稚的事來傷害伊斯蘭在世界上的形象。

這位部落客補充,像是狂奔天涯(Not without My Daughter)和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300)等片,都是穆斯林該抵制的電影。

Mehdi 寫道[波斯語]:

基督,我是一位喜愛你的穆斯林。不要為你的兄弟先知穆罕默德遭到污辱感到難過。我們知道這些人不是你的追隨者。他們沒有背負著十字架,但藉口發動聖戰,殺人無數。

他質疑,有越來越多電影旨在攻擊穆斯林。

Pangare寫給耶穌[波斯語]:「請幫助我們抵抗污蔑。我知道袮是支持我們的,而且你可以讀出我心裡的想法。」

除了這些伊斯蘭主義者之外,許多位部落客也分享了他們對這部影片的想法。

Arsham Parsi是一位伊朗知名的同性戀人權行動者,他[波斯語]:「有很多理性的方式可以表達對某件事的意見,或是挑戰某個想法。我看了這部影片,進而我抗議以反對它。」

Paroo Zadan寫道

我看了這部影片,發現它荒謬可笑。有多少穆斯林是極端主義者?我想穆斯林們首先應該拍片反擊Fitna造成的影響,然後試著想想 是什麼原因讓人們如此看待我們。篩選和威脅只會讓這部影片更有名。除了發動殺戮聖戰以外,我們的宗教領袖應該發起展現世人看見伊斯蘭良好一面的聖戰。

校對:sychan

3 則留言

  • 譯者的背景加註。

    伊朗開始被推上國際新聞舞台的中心是1979年何梅尼所發動伊斯蘭革命推翻美國所支持的巴勒維王朝,改行共和體制。美國之所以支持當時已不得民心的巴勒維王朝是由於伊朗的石油資源。革命後的伊朗在何梅尼的反美(反對美國支持以色列)號召下,大約500名的伊朗學生在同年的11月4號占領美國大使館,並挾持66名人質長達444天。後又因兩伊(伊朗、伊拉克)戰爭的開打造成第二次石油危機。種種事件的發生,在冷戰非友即敵的論述之下,伊朗所構連的伊斯蘭成為美國帶來恐懼的敵人。

    薩伊德在「遮蔽的伊斯蘭」中指出,美國媒體去脈絡化的報導伊朗革命、人質危機所構成妖魔化的「伊斯蘭教」論述,取代了伊斯蘭教應有的多元,成為一種總體的泛稱。當時的代言人是何梅尼,而現在則是Osama bin Laden。

  • 漫畫「我在伊朗長大」所改編而成的電影「茉莉人生」(Persepolis)透過作者的成長,從一般伊朗人的角度來看當年的革命及背景,以及政治和社會的變化。雖是從個人的眼光來詮釋伊朗,但不失為另一個觀點,值得一看。

  • Fitna這部短片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但內容有部份血腥,想看之前請先做好心理準備。
    我個人的看法是,信仰本是很隱私的事,但被某些人作為其手段而提升至公領域的問題時,詮釋也就不同。影片中以可蘭經配合恐怖攻擊的畫面,將伊斯蘭和恐懼和構連在一起。而事實上,這些所謂的「恐怖份子」是以可蘭經為其作為合理化和正當化。首先,這只是這些人對可蘭經的解讀,這種極端基本教義派實際上只占極少數;其次,這些解讀當然也就不是大多數穆斯林的詮釋,更不能代表伊斯蘭教。

    網路上也有由穆斯林所製作的anti-Fitna的影片,說明基督教也存在著基本教義派份子以及對聖經的極端詮釋。 

    政治人物操弄人民的恐懼分化社會,排除他者,也是一種極端主義。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